第三百零九章 恸哭(上)(1/2)

加入书签

  胡雪莹和凌珊离开了古玩市场后,就直接去了哈市高铁站。

  而姜潮这边,殡仪馆的停尸间成了他们这几个法医的战场。

  公安、媒体以及社会大众,都在等着他们一个交代。

  而这种无形的压力是不言而喻的。

  姜潮头上冒了汗,写尸检报告不是一个轻松的活儿。

  而且海科长刚才发话了,不能为了速度,而忽略了法医的职责。

  每一具尸体,每一个死者,他们都要负责。

  “这只脚,怎么像是被啃过了一样,而且还留着人的齿痕。”姜潮似乎发现了什么,他皱眉道。

  “科长,你看死者脚底板上的齿痕是人留下来的么?”姜潮将这个断脚拿给了海大富。

  这个断脚应该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的,这脚底板上的角质层很厚实。

  海大富仔细的看了看,“是,这上面的齿痕是人类的齿痕,而且这个齿痕还能做齿痕鉴定。”

  “还有什么发现么?”海大富对着姜潮问道。

  姜潮已经处理到了第二具尸体,而第一具尸体那个十四五岁的男孩,虽然没有被肢解,但也挺惨。

  姜潮感觉秦永明应该在这个男孩生前做出了一定侵犯的举动,男孩的肛扩肌有些曲张。

  再联想到秦永明杀的人都是男性,姜潮虽然不好用推测的结果去盖棺定论什么,但这个秦永明绝对是个变态。

  “大腿小腿上的肉,还有内脏器官,都被剃除了,犯罪嫌疑人应该是把死者身上的肉,当做‘鸵鸟肉’拿去卖了。”姜潮道。

  “死亡原因呢?”海大富道。

  “死亡原因,应该是头部出血致死,但死者的头颅暂时没有找到,所以现在还不能下定论。”姜潮一五一十的说道。

  “如果是头部出血致死,外伤导致颅内出血的,口鼻都会溢血,并且腹部会肿胀,而且会有下垂尸班形成。”海大富的临检经验非常丰富,他开口道。

  “可是科长,他现在身首异处,而且腹部又被剖开,怎么能够确认呢?”这些道理姜潮其实也是懂得,要不然他也不会判断是脑出血。

  “这个还可以从中枢神经这一块看。”海大富暂时放下了手头的工作。

  海大富将这具尸体翻转了过来,海大富用锋利的手术刀切开了死者脊椎位置的肌肉。

  中枢神经是由脑和脊髓组成的。

  脑袋已经被砍掉,中枢神经已经不完整。

  看中枢神经,能看出什么?

  姜潮脸上带着不解,但他也带着学习之色。

  毕竟在场除了他以外的三名法医,都是经验非常老道的人物。

  而海大富更是其中之最,临床接触的尸体越多,经验便越丰富。

  “椎体交叉位和前外侧沟,姜潮你仔细看,有什么不同?”海大富用手术刀指着两处位置。

  “有血瘢凝固。”姜潮仔细看了看道。

  “脑溢血和外伤脑出血的临床反应其实是一样的,只不过前者是突发病变产生,而外伤脑出血是外力所致,中枢神经部位有血瘢凝固说明脑组织出血,脑组织出血便会造成中枢神经紊乱,你看到的便是临床反应之一。”海大富道。

  “检查清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