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章 寒冬将至?(下)(1/2)

加入书签

  姜潮可不是跟唐**开玩笑的,如果唐**还是这样抵赖的话,姜潮还真会对他不客气。

  但唐**却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我不是唐**,你想怎么查就怎么查。”

  “好,唐**这是你说的。”姜潮将面前桌子上的印泥拿到了手里,姜潮抓起了唐**的手。

  姜潮将一张做审讯笔录用的a4纸撕扯了下来,姜潮要将唐**的手掌盖上印泥,在a4纸张上留下掌纹和指纹。

  可唐**也是激烈反抗,唐**怎么都不肯让自己的手掌落下来。

  但唐**压根就不是姜潮的对手。

  姜潮的手劲大到了他难以想象的程度,几乎没有怎么停滞,唐**的掌纹和指纹便盖在了那张a4纸张上。

  “等会我就让人做比对,唐**你现在交代还来得及!”姜潮沉着脸道。

  这唐**太不要脸了,他以为掩耳盗铃能骗得了警方?

  “你想做就做,反正我没什么可交代!”唐**冷哼道。

  “唐**看着我!”姜潮突然道。

  而唐**看向了姜潮,但唐**和姜潮的目光对视后,却感觉头猛地一晕!

  “唐**,是不是你一手策划了绑架案,杀害了时任刑侦支队队长的李战士的老婆孩子?”姜潮将最开始的问题问了出来。

  姜潮之前给疯狗承诺在一定的期限内破案,而现在时限将至,姜潮得速战速决。

  “我参与了,但不是我策划的。”唐**眼神开始呆滞了起来,他呆板的说道。

  而姜潮则赶紧问道:“那是谁策划的?”

  “王保良。”

  “王保良他是作什么的?住在哪里?”姜潮皱眉道。

  姜潮没想到线索又再次的峰回路转。

  “王保良是王猛的亲哥,以前因为抢劫罪进去过,王保良出来后,听了王猛的事情后,说要给王猛报仇再干一票大的,后来王保良找了我和其他几个人,我们才对那对母女下了手。”唐**道。

  “当时给疯狗打电话的人是谁?”姜潮继续问道。

  “是我。”唐**道。

  “去外面买不记名电话卡的也是你了?”

  “是。”

  “你们是怎么杀死那对母女的?”姜潮有点坚持不住了。

  为了速战速决,他将****施展了出来。

  可****岂是轻易能施展的功夫?姜潮现在感觉头已经开始晕沉,眼皮子要打架。

  “我们是用刀子割开的那个女的的气管,然后王保良又用刀子将小女孩的头割了下来。”

  “你们不是让李队长去松花江大桥给你们赎金,你们是怎么知道李队长当时没有带赎金的?”这恐怕是姜潮最后一个问题了,他真是有点扛不住了。

  “其实我们根本就不知道李队长有没有携带赎金,但王保良本来就是想报复李队长,我们杀了那对母女后转移了李队长和警方的视线,后来王保良这边才安排人去松花江大桥那边去看的。”

  原来他们根本就不知道疯狗有没有拿钱过去,但他们的确够狡猾和残忍,他们故意撕票转移疯狗和警方的注意力,而当警方的注意力被吸引到了通河县这边的时候,他们才去松花江大桥那边查看情况。

  姜潮很少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