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孤儿(1/2)

加入书签

  “k粉?”姜潮闻言大感惊讶。

  k粉可是近年来的一种新兴毒品,对比冰毒海洛因,k粉对吸食者的副作用更大。

  “恩,而且我在现场的时候了解了一下死者的情况,死者是一个人去的洗浴会所,而他吸食k粉的事情当时应该也没有第二个人知道,但犯罪嫌疑人偏偏捉准了他吸食k粉后,在浴池泡澡的这段时间对他下手,犯罪嫌疑人的作案时间是令人感觉可疑的。”

  “但究竟是凑巧还是有预谋的,这个犯罪分子都得为他得行为付出代价。”海大富道。

  “那科长,今天就出鉴定报告么?”姜潮问道。

  现在尸体的情况已经鉴定的差不多了,而且这个案子定性比较简单,就是一起重伤害致死案件。

  “鉴定报告先不用写。这个尸体上还有些疑点,先存放在殡仪馆。”海大富想了想道。

  海大富说这尚坤的尸体仍有疑点,可姜潮将尚坤的尸体推入冰柜里的时候,却是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了。

  鉴定到这种程度,出尸检报告是没问题了,怎么海科长非得拖延呢?

  而在碧海云天洗浴会所,覃欢喜叫人清洗了一遍浴池和更衣室的地板后,他到了洗浴会所楼上的一间办公室。

  覃欢喜其实还有一个身份,他就是这家碧海云天洗浴会所的幕后老板。

  点了一支烟,覃欢喜脸上那副笑眯眯的表情似乎是天生的,但此时此刻他的目光波动,似乎在想着什么事情。

  而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门没锁,进来吧。”覃欢喜道。

  而外面走进来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青年。

  这男青年带着一个白色的口罩,整个面部,只有鼻子以上额头以下露在外面。

  而覃欢喜见到这个带着鸭舌帽的男青年后,却是立刻笑眯眯的起了身。

  “豹头,这是五十万现金,枪和签证都给你准备好了,你杀了阿三后就离开这里吧。”覃欢喜道。

  “啊。”豹头好像是个哑巴,他阿了一声后,拿好了装着现金的行李箱,枪支还有签证。

  豹头似乎对覃欢喜极为信任,钱也没点,拿了东西后就离开了这间办公室。

  而等豹头离开后,覃欢喜拉开了窗帘。

  尚坤阿三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尤其是尚坤,表面上开电子游戏厅,其实背后还经营着毒品生意。

  而且很多违法乱纪的事情,尚坤都做过。

  当然覃欢喜比尚坤也好不到哪里去。覃欢喜的碧海云天也是藏污纳垢之地。

  “阿坤,别怪我心狠手辣,13号两年一度的话事人选举,谁敢跟我争,我就杀了谁。”

  谭欢喜笑脸猛地敛色,变得无比狠毒了起来。

  从凌晨一两点忙到天亮,本来海大富说要给姜潮放一天假,可姜潮却执意去市局上班。

  其实姜潮现在修炼了九阳真决后,精神头可是普通人的倍许的,就算一两天不眠不休,他也是能扛过去的。

  到了市局的时候,海大富让姜潮去刑侦支队跟石舒冰沟通尸检结果。

  而姜潮去了之后,却发现刑侦支队的走廊椅子上躺着一个睡着的小男孩。

  这个小男孩姜潮感觉有点眼熟,细细回想了一下,姜潮记起这个小男孩就是前两天医学院租房那起命案,那个死者金凤的独生子。

  “石队长,那个叫东东的小男孩怎么在这里?”姜潮见到石舒冰的时候好奇的问道。

  而石舒冰现在不停的喝茶提神,说实话石舒冰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休息好过了。

  “东东的爸爸已经被我们送去看守所了,我们也联系了东东家里的亲戚,可他的亲戚都不愿意收养他,东东的妈妈去世了,他爸爸又在拘押阶段,没人管他,所以我也只能暂时将他带到单位。”石舒冰解释道。

  石舒冰也不忍心看着这个孩子没人管的,但石舒冰也知道她带着这个孩子也不是长久之计。

  “石队长,你可以考虑把他送到福利院去。”姜潮提议道。

  姜潮也没想到东东竟然这么可怜,姜潮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作为一名法医他是履行了职责,但对于一个孩子来说,他既失去了母亲,也失去了父亲。

  而石舒冰听姜潮这么一说,却是摇了摇头:“现在的人都不负责任的很,孩子生下来无经济承担能力了,就偷偷的扔到福利院,现在福利院床位很紧张,像是东东这么大的,福利院暂时不接收的。”

  “石队长要不这样吧……东东先去我那边住吧。我照顾他一段时间。”姜潮犹豫了一下道。

  “姜潮你没照顾小孩的经验,你能照顾的过来吗?”石舒冰有些不放心的说道。

  石舒冰本来想亲自带东东一段时间的,但石舒冰太忙,根本招呼不过来。

  “没事的,我表妹现在也住在我那,她挺喜欢小孩的能帮忙照顾。”姜潮扯了个幌子道。

  虽然姜潮履行了法医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