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慈济堂(1/2)

加入书签

  邱凝并没有跟姜潮他们提案情。

  而法医也最忌讳先入为主,刑侦方面的调查有一定的主观性,而直接面对尸体,从科学理性的角度出发,最能还原死者生前的一些真实情况。

  闹市持枪杀人,这绝对能引发轰动。

  而这个时候如果公安部门案情进展不得力,会引发社会和媒体的不满。

  “邱姐,枪伤为什么后面的伤口是一枚硬币大小,前面的疮口却这么大?”姜潮有些不解道。

  “你们平常看电视剧电影什么的看多了,真实情况下,以后坐力较强的步枪为例,在200米内这样的中近距离,被直径9的子弹打中,即使穿着防弹衣也会被击穿,子弹从前面进,弹孔并不明显,但后方会造成碗口大的创洞。”

  “而且创洞的周围会有烧痕。”邱凝指着尸体创口周围的组织烧痕道。

  “原来是这样。”姜潮面露恍然道。

  看来电视剧电影什么的,跟现实还是有差距啊。

  而邱凝又开口道:“法医的经验来自于实践,以后可能会安排你们参与死刑现场执行任务,我说的你们到时候眼见为实就能明白了。”

  邱凝带着姜潮和塔秋莎检查了一遍尸体。

  尸检报告,是邱凝亲自写的。

  而从殡仪馆出来,塔秋莎有些害怕的对着姜潮道:“姜潮,死刑好像分为两种一种是枪决,一种是注射执行,我听人说枪决和注射执行都需要法医参与的,而且注射执行可能还会由专职法医亲自来完成的。”

  “现在虽然看尸体已经习惯了,但如果面对活生生的人执行死刑,我真不知道自己敢不敢下的了手。”塔秋莎有些不寒而栗道。

  “到时候再看吧,立案到拘押再到扭送司法机关,再经过法院的判决,这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法律不会错判一个好人,咱们能做到的只是让执行死刑的过程变得更人道一些。”姜潮看的倒是挺开。

  “也是。”塔秋莎点了点头。

  说实话,法医这份职业真是不容易,需要极大的心里承受能力的。

  而塔秋莎原本以为她做好了当法医的准备,可现在看来她以前不过是看到了这个职业的冰山一角而已。

  姜潮将塔秋莎送回了家。

  而塔秋莎下车的时候,对着姜潮问:“姜潮,你明天做什么?”

  “我想去外面转转,买点东西。”姜潮道。

  “那咱们一起吧,好不容易双休了,我也想好好去外面转转的。”塔秋莎笑着道。

  “塔秋莎……你不会是想让我给你拎包吧?”姜潮苦笑道。

  像是塔秋莎这样的购物狂,姜潮跟着她一起出去那就是苦劳力的命。

  “姜潮……你看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明天你去哪我就去哪。”塔秋莎白了一眼姜潮道。

  “那行,明天我给塔秋莎你打电话。”只要不当苦劳力,有塔秋莎这样的美女作陪,姜潮当然乐意。

  目送塔秋莎回去,姜潮也驱车去了市局,回到市局租房的时候,上了阁楼,姜潮发现东东已经睡着了。

  给东东掖了掖被褥,姜潮自己则盘膝而坐,开始打坐吐纳了起来。

  而到了第二天清早,姜潮先用凉水冲了冲身体。

  每天早晨吐纳结束,姜潮的脸上身上都会泛出油脂和褐色的脏东西。

  而胡雪莹说这是姜潮身体内的杂质和毒素。

  杂质排出的越多,姜潮的身体也就越健康。

  洗完了澡,姜潮给东东准备了早饭后,就去找了塔秋莎。

  胡雪莹昨天给他的炼制筑基丹的材料,姜潮想趁着休息时间,去找寻一下的。

  这次姜潮没再去古玩玉石市场,他则是去了哈市药材批发市场。

  住在哈市这样的上千万人口的大城市也确实有好处,最起码买东西什么的都挺方便的。

  而到了药材批发市场。

  塔秋莎好奇的的左顾右盼道:“姜潮,你来药材市场做什么?”

  “找几样草药。”姜潮道。

  “你家里有人生病了?”塔秋莎纳闷道。

  “不是,我打听到了一种能强身健体的药方,我过来抓几味草药试试。”姜潮扯幌子道。

  炼制筑基丹的事情,姜潮肯定不能给塔秋莎说。

  但如果姜潮不找个理由,按照塔秋莎那种八卦的性格,指不定会刨根问底。

  “是药三分毒啊,姜潮你可别乱吃药。”塔秋莎好心道。

  上次吃安宫黄体酮,都给塔秋莎落下阴影了。

  都过去这么长时间,塔秋莎才调整过来的。

  “没事,草药和西药不一样,而且这个药方,是我从一个养生专家那里求来的。”姜潮嘴上继续跑火车,可在心里,他对胡雪莹的筑基丹是放一百个心的。

  姜潮塔秋莎朝着药草批发市场里面走,而在不远处一辆本田crv里。

  “没想到这小瘪三挺有钱的啊,竟然买得起宝马x5!”坐在主驾驶位置上的胖汉道。

  “主任,你说这小瘪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