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我是证人(1/2)

加入书签

  “姜潮,咱们今天过来的目的,是鉴定死者是否是被他杀的,如果是他杀的,这个坠楼案是需要立案的。(品书¥¥网)!”邱凝带上了塑胶手套道。

  而姜潮也将手套带上,他点了点头:“我明白的邱姐,不会出现纰漏的。”

  姜潮蹲在地上,仔细的检查了一番现场的血迹。

  昨天晚上314寝室来了一个男人,但这并不能说明死者就是被他杀的。

  而姜潮现在要做的就是模拟案发时的情况,反复推断是否存在他杀的因素。

  姜潮看了看死者落地的位置,又抬头望了一眼314寝室开着的窗户。

  如果死者是自杀的,从楼上垂直坠落的话,落地的位置和楼体的位置应该不会超过一米。但这名死者明显有问题,她这个落地的位置,最起码距离楼体两米多。

  一般的自杀性坠楼事件,身体平铺或是坐在地上盆骨骨折的情况较为常见。

  而这种头着地死亡的事件,就不算常见了。

  姜潮仔细的检查着落地地点每一个细节。

  他心里在反复推演着死者坠楼时的场景。

  但一个怯懦的声音却是从姜潮的身后响了起来。

  “你们是公安局的吗?”是个年轻女孩的声音。

  姜潮回过头看了一眼那个年轻女孩,这年轻女孩大概二十出头的样子。

  “是,怎么了?”答话的是邱凝,邱凝上下打量着年轻女孩。

  法医现场勘查的时候,最忌讳的就是有人打扰,可能刚刚找到了一个线索,一个打断思路就没法进行下去了。

  “我是那个打110的人,我也是死者吴娜姐的同乡,能换个地方说话么……”年轻女孩很害怕的看了看四周,她抿着嘴唇有些紧张。

  邱凝见年轻女孩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她犹豫了一下。

  但姜潮却是开口道:“你有什么话给我说吧。”

  不管是第二还是第一现场,现场勘查没结束之前,这里不能没人的。

  而姜潮说完,又对着邱凝道:“邱姐,我跟着她问问是怎么回事。”

  “行,问完了快点回来。”邱凝之所以让姜潮去,是因为这个女孩说是死者的同乡,指不定她知道什么与这个案子相关的线索。

  在得到邱凝的许可后,姜潮和这个怯怯懦懦的女孩步行了一段时间,到了工厂锅炉房附近。

  这锅炉房白天没什么人的,而且和车间隔的较远,现在是上班时间,所以没什么人。

  “你叫什么名字?”姜潮上下打量着这个年轻女孩。

  年轻女孩长得不算漂亮,很瘦还扎着麻花辫,身上穿的是蓝色的工装,平常看起来应该比较节省,脚底下穿着布鞋。

  “我叫周翠,是和吴娜姐一个地方的我还和她一个车间。”

  “我已经报过警了,吴娜姐不是自杀的,她是被人推下去的,这个是她的手机,我不敢去公安局,手机上有凶手给她发的短信。”到了这里,周翠仍然显得很慌张。

  她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左右,然后将一部手机递给了姜潮。

  姜潮将手机接过,他只是看了一眼便放在了裤兜里,这是一部白色的国产智能手机。

  “你是怎么拿到这部手机的?”姜潮问道。

  “吴娜姐被那个人推下楼后,我进她们宿舍在床上找到的,我经常看到那个人给吴娜姐的手机上发短信。”周翠紧张兮兮的说道。

  “那个将吴娜推下楼的人是什么人?他也是工厂的么?”姜潮赶紧追问道。

  “那人是保卫科的,具体叫什么我不知道,他经常来骚扰吴娜姐,而且还强行逼迫吴娜姐和他那个。”

  “有人过来了,我得先走了。”周翠看到远处来了一个穿着蓝色工装的工人,登时害怕道。

  “那你的电话多少,你下班的时候,能约你出来谈吗?”姜潮赶忙道。

  “我们厂是全封闭式管理,我们出不去的。”周翠扔下这么一句话,快跑着避开了那个工人的视线。

  姜潮回到邱凝身边的时候,将死者吴娜的国产手机递了过去。

  “这是?”邱凝有些意外道。

  “死者的手机。”姜潮道。

  “看样子刚才那个女孩,应该就是报警举报吴娜是被他杀的线人,她说凶手是保卫科的,而且在吴娜生前曾经多次对吴娜进行过骚扰。”姜潮又道。

  “那我回去拜托朱主任,将这部手机解锁,看看她最近的通话记录和短信。”邱凝面色一松道。

  一个关键证物的出现,往往会让复杂的案子变得简单起来,而有了这部手机,能获取的线索和证据就更多了。

  邱凝和姜潮在现场看了看,而等他们回市局的时候,塔秋莎和陈聪那边也有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