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交白卷的女老师(1/2)

加入书签

  姜潮推了推李帅,可李帅一身酒气的,只是这么推耸想让他起来恐怕有些难度。(品#书¥网)!

  见李帅不醒,姜潮却是伸出了右手拇指,姜潮狠狠的按了一下李帅鼻子下方的人中穴。

  姜潮这么一用力,李帅登时啊的叫了一声。

  “……姜法医……你什么时候过来的?”李帅起床的时候仍有些癔症。

  而姜潮则给李帅倒了一杯水。

  李帅饮了一口,他见姜潮脸色比较郑重,李帅心里好奇:“姜法医你怎么了?”

  “李先生,我去过大通河水库了,根据一个知情人透露,他亲眼目击了一男一女和乔文娟发生争吵,而且双方还发生了肢体冲突,最后那一男一女将乔文娟捂死了。”姜潮实话实说道。

  李帅已经三十了,不是小孩子,姜潮把这件事告诉他倒也没什么,而且姜潮想让李帅帮一个忙。

  “那狗男女是谁?!”李帅听姜潮这么一说,倒是一下子精神了。

  李帅面色发怒,但姜潮却没有将他的推测说出来。

  姜潮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这一男一女是什么身份,而且这目击者的话还有待证实,但有一点,目击者说这乔文娟和这一男一女是开着一辆银色轿车上的水库,而且车牌照是本地号码,尾数好像是39。”

  这车牌号尾数,是水库那老头告诉姜潮的,老头也不知道那车是什么牌子,只记得是本地牌照车尾号是39。

  “银色轿车,本地牌照车尾号还是39……”李帅似乎联想到了什么,刚才他脸上还要打雷刮风,可现在又变得阴晴不定了起来。

  “这辆车,李先生你认识?”姜潮看到李帅这种表情,心里有了猜测。

  “认识,那辆车好像是我以前的车。”李帅道。

  “目击证人看清楚那一男一女的长相了吗?”李帅有些不确定道。

  “那男的理着寸头,女的有些胖个子不高,是短头发。”姜潮顿了一下又道:“而且乔文娟死前还在男人的胳膊上咬了一口,咬的比较狠,应该会留下疤痕。”

  听姜潮说完,李帅点了一支烟,他脸色变得很难看。

  李帅吸烟的时候没有说话,沉闷的气氛过了七八分钟才有所缓解。

  李帅似乎做出了什么决定,他缓缓的开口道:“其实那辆车应该是我的车。乔文娟离家出走后第二天我姐夫管我借车,说要带我姐出去转转,我就答应了。而且我姐夫还车的时候……”

  说道这里,李帅有些沉重,但他还是开了口:“我确实看见我姐夫的胳膊上有被咬过的伤口。”

  “你姐夫对这个伤口是怎么解释的?”姜潮脸色一凝问道。

  “他说那天和我姐闹了点不愉快,我姐咬的。”李帅心里不是滋味道。

  李帅当时还觉得奇怪,姐姐和姐夫平常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动手。

  现在听姜潮这么一说,李帅全明白了,原来是姐姐和姐夫把乔文娟弄死的。

  “那你和乔女士举办婚礼的时候,你姐姐来了么?”姜潮又问道。

  “没有……我姐姐本来就不喜欢娟娟,她极力反对我和娟娟结婚,更不可能过来。”李帅实话道。

  “那你和你姐姐现在还有联系么?”姜潮问道。

  “从我答应和娟娟结婚以后,我们就没再联系过……”李帅有点不想提这件事,因为乔文娟,他和唯一的姐姐闹翻了。

  姜潮在李帅家里一直坐到了天黑。

  姜潮一直在为乔文娟的案子奔波,李帅也挺不好意思,他邀请姜潮晚上在他家里吃饭。

  可姜潮看李帅家的灶台很长时间没开锅了,并没有答应。

  姜潮做了李帅的工作,他让李帅故意装病什么的,将他的姐姐和姐夫叫回通河县。

  而姜潮这边会找机会鉴定一下,李帅姐夫胳膊上的伤口。

  如果确定李帅姐姐和姐夫是杀人凶手,那么姜潮会立刻通知警方进行抓捕。

  可李帅有些纠集,按照李帅的说法,他父亲去世的时候,姐姐就像是半个妈一样照顾他。

  也因为李帅,姐姐耽误到了三十好几了才结婚。

  而她和姐夫是前两年才有小孩的,李帅有点不忍心。

  姜潮闻言,却反问了李帅,如果乔文娟没死,他们现在恐怕也有小孩了,而且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李帅的姐姐可怜,那一向对李帅不薄的乔文娟父母呢?

  而且这个案子,就算李帅不配合,警方也会调查下去。

  李帅迟疑了很长时间,才答应下来。

  姜潮从李帅家里出来后,直接上了车。

  现在案情线索已经清晰,只要鉴定出李帅姐夫胳膊上的齿痕是乔文娟咬的,那么这个案子应该没什么悬念了。

  但姜潮却没有感觉轻松。

  接下来就要和李帅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