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令人震惊的女人(1/2)

加入书签

  而在距离县城十几公里的一个土丘上,方刚拿着铲子浑身大汗的铲土。(品#书……网)!

  方刚因为协助姜潮破了石榴庄的案子,也受到了分局领导的重视,但他和卢万里之间还是有些隔阂。

  卢万里见到方刚从来没给好脸色看过,而方刚这人脾气硬,整个通河县分局,估计也就他对卢万里说话最不客气。

  正因为这份不客气,方刚被卢万里打发到这边干了刨坟的活儿。

  “大兄弟,这还得多深才见棺材啊?”方刚对着这位老人的儿子道。

  “当初挖的是四米多深,还得铲两米土。”方刚身边的男子也是大汗淋漓。

  “还有两米土……我看再将棺材搬出来,都得到凌晨去了。”方刚擦了擦头上的汗道。

  “快的话,要不了。”男子道。

  这次和方刚一起来的,还有另外两个警员。

  一个也和方刚一样挥汗如雨,而另外一个则站在上面吧嗒着烟嘴,适时休息。

  当方刚他们看到棺材的时候,整个身子都有些酸软了起来。

  几个人在土丘上挖四五米见方的土可真心不是闹着玩的。

  “方警官,要不棺材也别抬上去了,咱们直接开棺把我爸的尸体抬上来吧。”男子道。

  “行,这样也省事。”把整个棺材抬上去,方刚是真没那个劲儿了。

  从部队上下来,他的身体就不像以前了,这几年他的身子板已经开始有些发福了。

  方刚用撬杠撬开了棺材盖子。

  而这棺材盖子一撬开,棺材里的腐臭的味道就弥漫了出来。

  方刚可不是姜潮,方刚和周边的人包括老人的儿子都捂住了口鼻。

  尸体上裹着红布,现场所有的人都不敢看尸体的真面目。

  “方哥,这么臭拉不走啊。”另外一个警员避开老人的亲属私下里对着方刚道。

  “把棺盖重新盖上,合着棺材一起拖走算了。”方刚也没了办法。

  “那只能这样了。”尸体真是太臭了,尸臭熏的那警员都没办法呼吸。

  方刚去和老人的儿子协商,都已经做到这个程度了,老人的儿子对于方刚的提议也没意见。

  方刚他们休息了一会儿,然后又继续开始铲土动工。

  而姜潮和刑婧一直在法医鉴定中心等到了凌晨两点多,老人的遗体才被送到了鉴定中心。

  “姜老弟,里面的尸体臭的很,你们处理的时候可得小心点。”方刚提醒道。

  “方哥,你们已经打开棺材了?”姜潮没想到方刚他们连棺材也带过来了。

  其实方刚的提醒对于姜潮来说是多余的,尸臭是法医日常工作中最经常面对的问题,姜潮早就习以为常了。

  “恩,打开过一次,我都快被熏晕了。”方刚当着姜潮的面,也没什么忌讳,他实话实说道。

  “方哥撬杆借我用一下,我把这个棺材打开。”这个老人家里的条件在县城里应该算是中上等了,棺材的材质应该是楠木的。

  这样的楠木棺材,一副最少得四五万元。

  姜潮将棺材盖撬开,里面果然尸臭味道很浓。

  姜潮并没有直接将尸体抬出来,他则是走到了方刚的身边道:“方哥,你先回去休息吧,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们了。”

  “那我先回去了,姜老弟你们别累着了。”方刚点了点头。

  而方刚说完便离开了法医鉴定中心,姜潮对着刑婧道:“邢主任,咱们开始吧?”

  “行,小姜你把口罩和手套都带上了。”刑婧嘱咐道。

  姜潮做好了全面防护工作后,他和刑婧到了楠木棺材前。

  老人遗体上有一块红布遮挡,姜潮也没什么避讳,将这块红布扒扯开,而老人遗体的庐山真面目显露了出来。

  老人的遗体已经高度腐烂了,而且棺材因为之前密封严实,棺材底部还有积水。

  这种积水是尸体身上水分流失所致,姜潮将老人的遗体搬了出来。

  放在地上,姜潮开始给老人解衣服。

  这老人的皮肤已经完全发黑了,皮肤已经干瘪,指甲也是乌黑灰白相间。

  姜潮将老人的尸体放到了手术台上。

  “小姜,这次你主刀吧。”刑婧将手术刀递给了姜潮。

  “好。\”姜潮点了点头,这老人虽然是男性,但因为凶手的作案手法是投毒,所以尸检的过程是一样的。

  不过这具尸体已经高度腐烂了,姜潮不可能像之前刑婧那样闻嗅老人的口腔。

  姜潮用手术刀将老人的胸腔打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