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棋局(1/2)

加入书签

  看完了第一个**解刨视频,姜潮没有继续点第二个。(品#书¥网)!

  这几个教学视频,姜潮都看了看时长,最少的也是两个小时,最多的长达四个小时。

  姜潮的时间并不宽裕,关上了笔记本后,他脱掉衣服,盘膝坐在床上开始修炼了起来。

  姜潮估计等自己到达练气后期大圆满的时候,自己手中的玉石籽料便会报废。

  而到那时,姜潮还得继续去买玉石籽料。

  玉石籽料的价格之高,姜潮可是深有体会的,而且按照胡雪莹的说法,姜潮手中的这块不过是勉强能用而已,日后随着境界的提升,这种玉石籽料怕是用不成了。

  这就好比以前用的是差发动机,用93号汽油就足够了,现在用的是进口发动机,必须用97号汽油。

  缓缓的运功吸收吐纳,姜潮按部就班的修炼。

  而在一处黑暗的洞穴内,胡雪莹的泥丸宫内已经凝结出了内丹。

  丹体虽然已经成型,但并不稳固。

  胡雪莹脸色有些苍白,凝结内丹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想稳定住金丹期境界,就必须凝结出内丹,而修炼内丹即是把人体作为炉鼎以体内的精、气作为药物,用神浇炼。这个过程难度相当之大,稍有差池,便会让神魂大损境界大跌。

  而凝结内丹的过程,不仅不能有外在的烦扰,心里更需要静如止水。

  若是被杂念所累,那势必会功亏一篑。

  胡雪莹其实也非常想念姜潮。

  胡雪莹不知道姜潮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但胡雪莹也没有办法,封剑塔的逼杀已经让胡雪莹陷入了绝境。

  若是不凝结出内丹,将金丹期境界稳固下来,那胡雪莹知道再对上剑鬼恐怕她会凶多吉少。

  “姜潮希望咱们还能再见面!”胡雪莹突然睁眼说了这么一句,随后她化散自己的魂识,将魂识念力朝着内丹上覆融而去。

  凝结内丹已经到了最为紧要的关头,胡雪莹只能把对姜潮的思念尘封在了心里。

  “酆都关前情殉道,仙乡路中松迎雪。老板你这副画是哪个朝代的?”白天的时候,姜潮站在通河县老街的一家古玩字画店里。

  老街这边现在正在改造,这家古玩字画店距离出事的工地并不算远。

  来通河县之后,除了工作必须否则姜潮是很少出来闲转的。

  而姜潮之所以进这家古玩字画店,一是他要找寻白骨案的线索,二是这家古玩字画店,倒是让姜潮联想起了过去和胡雪莹在一起时的情景。

  姜潮真的很想胡雪莹,他能有今天都是胡雪莹给他带来的转机。

  而现在……姜潮有种无力感,他现在连胡雪莹在哪里都不知道,而且就算知道又能怎么样,他连保护胡雪莹的能力都没有。

  姜潮所问的这幅画,是一副松雪图,苍峰上一个孤零零的苍松俯仰天空,而画中点墨走笔都相当有神,白雪皑皑,而那苍松枝头落满了白雪。

  “要了2000拿走!”这古玩字画店里坐着的是个织毛衣的老妇女。

  老妇女也不知道和这个店的老板是什么关系,她说话有些不耐烦。

  而姜潮上前检视了一番。

  这画并不是打印出来的工艺品,的确是画出来再装裱的。

  而且姜潮当法医时间长了,眼力倒是提升许多,从这画纸的色泽来看,应该是个有年代的古董。

  “真的只要2000?”姜潮探问道。

  “怎么嫌贵啊,嫌贵你可以去别的地方转转!”老妇女毫不客气道。

  “2000我要了,但老板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姜潮道。

  “你要了?”老妇女看姜潮这么一小年轻,本以为他就是随便看看,没想到还搞到大客户了。

  姜潮没有带现金,老妇女鼓弄了半天才帮姜潮刷了卡。

  “小伙子,你想问什么事儿就问吧。”老妇女刚才对姜潮的口气就像是对待一个讨饭的,可现在她却笑眯眯的,好像见到款爷似得。

  “阿姨,我想问一下,旁边那个工地以前发现过一具女性的尸骨,说是被人抛尸在化粪池里的,那化粪池是什么时候建造的?”姜潮探问道。

  姜潮进这个字画店,其实还有一个原因,这个老妇女最起码有五六十岁了,她说话的口音像是本地人,以她的经验阅历知道的应该不少。

  “女尸?”老妇女怔了怔神,她没想到姜潮会问这个问题。

  但老妇女反应过来后,对着姜潮道:“小伙子,你说的是去年在棉纺厂招待所发现那具女尸吧?”

  “不是,我指的是前面那个工地。”姜潮怔了一下道。

  “前面那个工地以前就是棉纺厂的招待所,后来改成了宾馆,去年才开始拆迁改造的。”老妇女解释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