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杀人笔记(上)(1/2)

加入书签

  “是李荣夺。?”李承权木木呆呆的说道。

  “李荣夺?你之前不是一直说是包德么?”不仅仅是姜潮,就连方刚也吃了一惊。

  方刚感觉李荣夺表情有些不正常,但再看胡雪莹,胡雪莹好像并没有做什么。

  “除了黄金波外,船上几个蒙古籍的船员都被杀了。”李承权道。

  “也包括包德么?”姜潮赶紧追问道。

  “是的,李荣夺说只要把责任推到包德他们这几个死人的头上,就能瞒天过海平安回家。”李承权道。

  “你是船长,你也应该懂法吧?李荣夺说的这话,你也信?”方刚点了一支烟忍不住开口道。

  “我当然不信他的话,但李荣夺逼着剩下的人都沾了血,如果我们说出了真相,那我们都有连带责任。”李承权道。

  “沾血是什么意思?”姜潮好奇道。

  “沾血就是杀人,想加入李荣夺他们,就必须杀人。”李承权道。

  “那为什么蒙古帮里除了黄金波外,其他人都死了?”姜潮道。

  “黄金波虽然是蒙古人,但他是李荣夺的心腹,包德他们曾经拉黄金波入伙,包德刚说完黄金波就反水了,这才让李荣夺对包德那伙人动了杀心。”李承权道。

  “包德为什么要拉黄金波入伙?”越问反而疑问越多了起来。

  而今天李承权的回答,却是并不像昨天那样耍心思。

  李承权一五一十的将什么都说了出来。

  而李承权说出来后,姜潮和方刚的脸色都有些动容。

  鲁荣2682号进入智利到返程的这一段时间,简直就是一条血色航线。

  而在李承权的回答中,这些回答拼凑出了一个又狠又毒的男人的形象。

  而这个男人就是鲁荣2682号惨案的幕后黑手李荣夺。

  在李承权的供诉中,李荣夺这个人个子不高甚至不到一米七。

  李荣夺的岁数也不大只有26岁,而刚上船的时候,李荣夺给李承权的感觉是说话很少,做事扎实,在水产公司没有更改收入政策的时候,李荣夺连续两个月都是渔轮上作业业绩第一名。

  但这不是真正的李荣夺,在船上出现暴动后,李承权真正的认识了这个年仅二十六岁的年轻人。

  比狠船上有不输给李荣夺的,就像是包德黄金波。

  但比脑子包德黄金波都比不过李荣夺。

  ‘李荣夺就像个迷,就算我也看不透他。’这是李承权的原话。

  而惨案的起因,就是因为水产公司的政策变更。

  李承权身为船长,但他和船员不怎么沟通,这也成了惨案的导火索,第一次事发的时候,对于李承权而言,是毫无征兆的。

  李承权当时正在船长室睡觉,而李荣夺带着人突然冲进来,李承权刚开始和李荣夺等人发生了肢体冲突,但后来李荣夺让人将李承权控制后,在李承权的腿上扎了两刀。

  李承权当时迫于李荣夺的狠劲,暂时服了软。

  但李承权根本没想到的是,李荣夺团伙成员黄金波和王鹏,切断了船上一切的通讯设备。

  而听到动静,前来救助李承权的大厨夏师傅也在那一件事中被黄金波和姜晓龙联手砍死。

  夏师傅是第一个被杀的,而夏师傅的死成了一个开端。

  就像是心理学上讲授的破窗效应。

  一种不良现象如果被放任存在,会诱使人们效仿,甚至变本加厉。

  夏师傅的死仅仅是第一个被砸烂的窗户,而噩梦紧接着就开始了。

  李荣夺劫船掌握了鲁荣2682的控制权后,他逼迫着李承权用卫星导航重新设定回国返航路线。

  并且渔轮上掌舵的人也换成了李荣夺自己的人。

  而在行船一个多月后,李荣夺怀疑轮机长温斗故意破坏船上的设备,阻扰其劫船回国后。人性的罪恶被放出了牢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