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森落尸鬼界(四)(1/5)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昨晚,犹如做了一场恶梦,感觉是那么那么地真实,禹冷突然从床上竖了起来,一头冷汗,秋疾浪和橙浅站在床边正担忧地看着她。“昨天…昨天晚上,生了什么?”禹冷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魔气反噬,掀起九霄湖水差点淹了人界。还过是前天的事了,你晕睡了整整一天一夜。”橙浅避开禹冷直勾勾的眼神,说道,“后来你飞下了凡,雨过天晴了,你却晕死在了凡界。还有…冷儿…”橙浅看了神色淡淡的秋疾浪一眼,又看看紧蹙眉头的禹冷,止住了话。

          “还有什么?”禹冷追问道,心里略过一丝不安,希望月食夜,阿琛做的那些事不是真的!可是,为什么我的心会如此慌张…

          “紫囚琛意图杀害本帝的妃子,安栎菁等人亲眼所见,人证物证具在,念在紫囚琛是你最好的朋友,本帝暂时把她关在了天牢,待颜儿醒来再议。”秋疾浪转头看看橙浅,“浅儿,你先出去,我有事和冷儿说。”

          “是。”橙浅面带疑惑地退了下去,果然不是亲的,真不知道那只老狐狸在打什么算盘。冷儿,对不起,为了帝尊之位,紫囚琛不能留。

          橙浅走后,秋疾浪拿出一支箭,是血魔箭,“别告诉我你不清楚这是什么。冷儿,紫囚琛的事,我希望你能好好处理。”说完,甩甩衣袖走了。

          “好好处理?有那个人插手,阿琛还能活么?”禹冷闭上了眼睛,躺回床上,操控血脉之术的念术,果然是忌讳血魔弓的魔力,而血魔弓只有阿琛能控制。“灿,有办法么?”

          “主人先养好精神再关心紫囚小姐的事,反正一时半会风落颜也醒不来。”灿提醒道,“灿儿觉得,主人应该去找魔君,和他一起商议一个对策。”

          “好。”禹冷钻进被窝里,不想再思虑烦琐,疲惫地睡了过去。雪矢禹冷,女娲诞平静地过去了,月食之夜算是熬过来了,还有人王的寿辰和风媚秋的寿辰;月食带来的魔气和那些开创天地的神力就不能放过我么?

          “禹冷公主,巫族族长风媚秋求见。”门外传来小卒扰心汇报声。

          “不见!”禹冷蒙在背窝里,有些烦躁,“狸雪,告诉风媚秋,先将私人恩怨放一边,让她回她的巫山去!”

          “是,主人!”

          鬼界,橙浅也许是第一次来这里吧。这里昏暗阴森的气息让他很不舒服,他似乎在渴望,渴望阳光,渴望生机。橙浅神情蕴怒地来到鬼界血池,只见一朵朵双生花开在血池边,虽说看上去艳丽生机,却透着死气沉沉。假安栎菁坐在血池的边沿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