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纨绔(1/2)

加入书签

  老人一笑,也不见他什么时候伸出了手,那个酒葫芦就出现在他的手中,老人如鹰爪的手抓住长蒿,在水中波动,而他另一只手已经抬起,老人抬起头,一口将葫芦中的酒一饮而尽。

  这个时候,老人似乎变成了一个气吞山河的霸气青年,脚踏九天十地,睥睨八荒,而一转眼,他似乎又变成了一个白发苍苍、行将朽木的老人。

  “这酒,才是真正的好酒。”老人呢喃,忽的将手中的葫芦抛回到暮雨泽的手中,老人接着撑船,但是这一刻,他们已经看出老人的不同,他撑船似乎变慢了,变稳了,那漫天的风霜打在人的脸上似乎变得温暖了许多。

  欧阳则心中有了好奇,他也曾看到过暮雨泽腰间别着的酒壶,每一次深夜,他都能看到暮雨泽手持葫芦,抬头望月,那时,他的眼睛似乎在发光。

  “暮兄的手中难道是什么天品美酒?”欧阳则疑惑的想到。

  他只是一个世家子弟,纵使博览群书,心中有沟壑,但是又怎么揣摩到红尘里芸芸众生的心思。

  望月,那是思念!

  “下一次要是还有这烧刀子,我可以空出一天时间和你喝一场。”老人忽的说道,他的手更慢了,仿佛有一种力量在阻止他继续前行。

  “下一次要是还有这大红袍,总是在万里之外,我暮雨泽也会前来讨上一杯的。”暮雨泽回应道,他抓住手中的葫芦,迟迟不肯放下。

  梅儿一脸疑惑的看着这一老一少,她知书达理,才智聪慧,但却根本看不懂这两人在干什么,在说些什么,所以她只能将头转向湘云,问道:“他们在说些什么啊?”

  湘云摇了摇头,在他脸上出现了感慨之色,梅儿知道,这可能是湘云第一次露出这样的神色。

  端木俊熙站在船头,负手而立,眺望着水平线上泛起的金光,他轻轻喃喃:“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只有他知道,因为不舍,这个老人才将长蒿划动的越来越慢,他们两个,都有自己的故事,只是老人已经从他的故事中走了出来,撑船,不仅是让他自己找到回味的方式,也是在释放心中的一种情怀。

  而暮雨泽呢?他正在这个故事中留下自己的足迹。

  他们在这里相遇了,这是一种巧合?

  风更大了,这一天,没有爽朗的阳光,太阳被乌云遮住了脸,天空灰蒙蒙的,淅沥的雨丝飘落而下,打落在肩头。

  来来往往,有不少船只匆匆而过,在这茫茫江面上,这些扁舟就像是无根的落叶,飘飘荡荡。

  忽然,有一个游船略带诡异的向着暮雨泽几人靠了过来,在这船上有一个华衣子弟,一身黑缎,闪闪发光,他的腰间挂着红色的通灵玉佩,这玉佩一看就是不凡之物,没有阳光的照射,这玉佩竟然还发出温暖的红光,而他的胸口前竟然悬挂着一枚银锁,看到这枚锁,端木俊熙的眼神都为之一凝。

  这锁通体银光闪闪,充满了金属的纹理,好像是在细沙中打磨的一般,充满神秘和古朴的气机,而且这锁上有一股让暮雨泽皱眉的气机,这股味道好像是掌控了天地的命理,贯穿了命运的长河,好像众生天道都在这股神秘的力量中演绎。

  此人一看就是来自大世家的杰出弟子,而且是那种富裕到极点的世家,在他的身上,欧阳则甚至还看到了空间挂坠,同心命结,好像这世上有的好东西都出现在他的身上。

  在他的面前,恐怕就是圣人也要显得无比寒酸,本来这样的人应该说是气度不凡,但偏偏这家伙长得很是奇葩,眼斜眉歪,他的鼻梁确实很高挺,就是微微有点斜,他的身材也很高大,只是有些歪,加在一起,此人当真是一等一的奇葩。

  “老头,把船停一下!”这个青年一瘸一拐的从船上站起了身,一抖一抖的,看的湘云眉头大皱,连忙挡住了梅儿的视线,似乎是害怕这个纤尘不染的佳人被这个吊儿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