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蓝衣瞎眼少女(1/2)

加入书签

  “你醒了。”缓缓睁开双眼,青年就看到那张玲珑的瓜子脸,少女那种关切的神情也牵动了青年的心弦,有点沙哑地说道:“我们竟然没有死。”

  “喂,你就这么希望我们死在这里啊!”冰凝揪了揪青年的脸颊,调皮的说道。

  “自然不是,这里实在是太过可怕了。”桶爷沉默了下来,感受了自己体内的情况,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筋脉上布满了裂痕,体内的灵力气若游丝,现在可以说是他有史以来最糟糕的状况。

  “这是怎么回事!”青年一惊,所有的石碑竟然都消失了,而的绿叶都镀上了一层血红之色,好似是神魔流出的血泪一般,显得格外的妖异可怕。温暖的阳光照在他的身上,青年却感受不到一丝温度,这里的一切就像是一个的谜团,怎样都拨不开眼前的迷雾。

  “好了,早都成这样了。”冰凝显然是在这种森的环境下待了很久了,已经渐渐适应了周围的氛围。“你还是赶快去目的地,把事情办好了就离开吧,我感觉这里实在是太可怕了,我一秒钟都不想待在这里了。”

  “嗯。”青年缓缓点头,雷厉风行,立马与少女向园林最深处走去。

  ……

  “果然有他的气息。”一道银白色的身影在安陵入口出现,缓缓悬于虚空之中,俯视着这片广阔的陵墓。正是天羽摇光,此刻这位药灵的七星凝重之色溢于言表,“传说这安陵是神魔的陨落之地,其中弥漫了无数的死气,所有来此的人都会被禁锢大半的力量,但此刻怎么与传闻有些不同。”

  天羽摇光注视着门前缤纷飞舞的白色花朵,一道道仙灵之气从其中弥漫而出,与传闻千差万别。他双瞳缓缓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辉,竟然是仙道天眼,目光所至,所有的物体好似都回到了原始的状态,刚刚触及到郁金香的大门,异变突生,“为什么天眼也望不穿这片陵园。”天羽摇光心头震动,好似有一层无形的力量阻碍了他的目光,“必须要进去一探了。”摇光星风驰电掣,消失在入口之处。

  ……

  “竟然又有人来了,今天还真是热闹啊。”梧桐树上的身影好似察觉到了什么,缓缓睁开了紧闭的双目,“唰唰”微风吹打着梧桐的树叶,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哦?竟然是个身负九凤命格的人,看来我不能让他死在这里。”黑色身影渐渐淡去,树叶也停止摇曳,一切又恢复到平静之中。

  ……

  “这里就是呼唤我的地方?”眼前一座断壁残垣的小墓,一个木质的小门陈列在墓口,显得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而那碑牌之上只有两个用血书写的大字,“天问”,而旁边竟然有一排小石子罗列的乱款,上书‘弱冠成圣,纵横天地,横推三千世界,今天才知道这一切就是镜花水月,究竟是谁在控这一切……难道是……,不,不会是这样,不会的……——佳彬-

  到此,没有了下文,青年凝视着天问两个大字,开口道:“看来这里就是安陵的中心了。”

  “为什么?”冰凝被佳彬字里行间中那种恐怖的情绪深深震住了,对方这样奠之骄子都对这里忌讳莫深,他们这样的小人物有怎么有还手之力?听到青年的话,她只能麻木的回答道。

  “因为这佳彬圣人是几千年前就来到了这里。”似乎是在想怎么开口,青年思考了些许,方才娓娓道来,“也就是说这个木门最起码已经经历了数千年的风吹雨打,这血渍为什么一点都没有消散,反而……”

  “呜!”一团团黑雾从墓地旁升腾而起,将这两人缓缓笼罩在内。

  “不好!”青年心头暗呼,刚才他过用心分析,竟然放松了警惕,现在所有的退路都被完全封死,他们可以说是走投无路,“进门。”青年一把抓住少女冰凉的小手,也顾不得那种软玉在握的感受了,直接破门而入,黑雾似乎很是忌惮这个破旧的柴门,在这里徘徊了少许,缓缓消散。

  ……

  木门后别有洞天,周围漆黑如墨,没有一丝一缕的光线可以破门而入,凭借着微弱的感官,青年还能勉强认清前方的地形,这似乎是一个盘旋的甬道,通向最深层的地底。

  “呯。”一颗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