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打开地宫精(1/2)

加入书签

  王家老大还在悲伤之中,听到张义满说要把王二火化了,瞬间火冒三丈,手里拿着的铲子顺势就往地上一扔,嘴里咆哮道:

  “火化?我没听错吧!你再说一遍。”

  他的口气非常不友好,一根手指几乎快指到了张义满的脸边。

  旁边张如铁跟刘东看在眼里,哪里容得下对张义满这么不尊敬。刘东又是一个急脾气,抡起铲子就要朝王老大劈过来。

  “干什么?干什么?东子,把铲子放下。”

  王老大一句话也没说,指向张义满的手指也没收回去。

  张义满用手轻轻把王老大的手指放了下来,拍着他肩膀道:“王二离开我们,我们也很难过,但你要知道,被僵尸咬过的人,如果不及时火化处理的话,他也会变成僵尸,到时候变得认不认,鬼不鬼的,我们也不想看到。

  火化,实在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希望你能够理解。”

  张义满特意把这段话放慢了几步节奏说,生怕激怒了面前的小伙。

  王大愤怒的表情慢慢褪了下去,眼里的泪水再次流了出来,口中喃喃念道:“我就这么一个弟弟,他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他都还没有成家。”

  张如铁拍拍他的肩膀,心里也是一股酸楚涌上心头,喉咙一度哽咽。

  潘娟在一旁说道:“王哥,人死不能复生,你也别太难过了,回头出去,应该可以考虑成个家了。”

  这次出来接单,王馆长报酬肯定没少给,现在人没了,回去肯定会拿到笔不菲的抚恤金,加上从这墓中的明器,少说也应该有两件归王家兄弟所有。

  潘娟说这些,算是安慰王老大,也是在暗示,接这种活本身就有风险,不要太义气用事。

  王老大也是明白人,自然听得出他这个意思,所以便也不再有其他意见,而是听从张义满的吩咐:

  执行火化。

  刘东不知从哪里找到了两块废木板,上面沾满了灰尘,他连用铲子拍了不下十来下才把灰尘给去了一半,再用铲子锋利的边角当斧头,砍成细细的小块,将王二跟那女僵尸都拖到了那具史前巨蜥身上。

  三具尸体摆在了一起,刘东才点起火来。

  好在那史前巨蜥体内脂肪倒也浑厚,也不知是在这地下墓室中憋屈多年,少有活动的场所,还是生来就是这么油腻。

  张如铁跟刘东两个拿着铲子,顺着那僵尸撕咬开的肩胛骨用力劈开,背上全是厚厚的一层脂肪。

  巨蜥身上的脂肪在两块废材的燃烧下,慢慢燃起了势头,直到烧了近半个钟头,王二、僵尸、那具熊熊燃烧的巨蜥都已烧得面目全非,只剩下蛋白质烧着后特有的气味传来。

  张如铁再次来到地宫前的那道黑线之间,这里的爆炸声也已过去,原来都是混合着硫磺,硝石跟糯米做的火墙,遇到外力作用就会爆破灼烧起来。

  眼下糯米混合的火墙已经烧毁殆尽,留下了一道近三十公分高的沟出来。

  刘东跟张义满搀着北佬孙走在中间,王老大一个人时不时回头望那堆快要烧尽的尸体,又连着鞠了三次躬才走。

  张如铁走在前头,这一次他跟潘娟,一男一女,一左一右,看似金童玉女,实际上却做着有违功德的事。

  准备开启地宫了。

  张如铁心中紧张,激动,焦虑,兴奋,开心,纠结一一涌上了心头,脸上的汗珠也顺着眉毛往下流,直到模糊双眼,迷离了他那一脸唏嘘的胡渣。

  潘娟心中一直忐忑,从被哄来杭州,到进到墓里,一路走来都有违她的心意,但上了他这贼船,再要回头也已经迟了。

  何况一路走来,身边这个张大胡子渐渐地把自己的脑子占满了,说他坏,倒不是真的很坏,但他看自己的时候,那个傻样,那个痴痴的样子,倒也有几分诱人,自己的心也跟着扑通扑通起来。

  难道真是应了那句话,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可我还没打算嫁给他啊,他也没跟我表白不是吗?

  她的脸上泛起一阵潮红,在掘开地宫门前,看着一旁那高高的身影,潘娟也跟着迷离了起来。

  谁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就要做那个嫁鸡喜欢狗的女人。

  ……

  张如铁示意潘娟让开,地宫门看着是门,实际上却跟没有门没什么区别。从宝塔琉璃金吊顶的地宫格局来看,这道地宫门是按照太极八卦上的乾、坤、震、巽、坎、离、艮、兑组成的,上下组成,共分为六十四卦,三百六十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