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安得快人如典君尽诛世间不平人(1/2)

加入书签

  (28 )

  “好戟法!“酒楼上的黄忠看到大汉出手的一招,登时脱口赞了一声。

  这大汉的招式倒也并非如何精妙出奇,最厉害的是融合于戟势中的敢于战天斗地而无所畏惧的意志。

  那李永倒也不是寻常之辈,虽然心灵被对方的狂暴战意所慑而变了脸色,但属于武道高手的本能仍促使他以极快的手法拔出腰间那柄外表古朴无华的环首长刀。笔直无弧的窄锋刀身出鞘,方圆丈余范围内的空间尽是一片冷森森的寒意。晶亮如水,光可鉴人的刀身闪烁着一抹幽冷的光华,宛若活物般来回流转不定。

  刀光起初,在空中连做几次玄妙无比的转折,楔入对方那对攻来的铁戟当中后猛地向左右膨胀。

  在一阵嘹亮高亢的金铁交鸣声响中,两柄铁戟的攻势受挫止住,但李永本人也没有讨到便宜,被戟上蕴含的恐怖力量震得整个人向后跌飞出去。

  大汉则只是攻势稍稍一顿,本人却是半步也不曾后退。他看到自己双戟的月牙锋刃上各自现出一个豆粒大小的缺口,不由得愈发暴怒,口中再发一声狂吼,将一对沉重铁戟舞成一团乌光罩住全身,以身戟合一之势蛮横无比地向立足未稳的李永撞了过去。

  李永面色更加难看,只得施展了一路败中求胜的刀法,长刀演化的尽是守势和游斗的招式。只是面对一个凶悍如蛮荒巨兽的可怕对手,他“求胜”是不用想了,倒是一个“败”字已做实了八九成。

  “好一口宝刀!只是用刀之人太不成话!“黄忠又赞了一声又贬了一句,随即转头向禹天来问道,“道兄,方才那汉子斥责李永谋夺他人祖传宝刀以致害得人家破人亡,说的是否便是此刀?“

  禹天来叹息道:“汉升兄猜得不错。此正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当初李永率兵与黄巾军作战,有一批从己吾来的义勇投入他的麾下,其中一个唤作刘芗的人本是个落魄的汉室宗亲,不合将祖上传下的一柄宝刀显露在李永面前。那李永贪图宝刀,几次暗示那刘芗献刀不果,便设计诬陷刘芗通敌将其斩首号令。

  “战后那匹己吾义勇返乡,将此事告知刘芗了的父母。刘芗的老父四处奔走欲为儿子申冤,却被李永买通了官府,不但诉冤的状子被驳回,还因诬告的罪名而受了杖责,未及返乡便死在路上。刘芗的老母在得知此事后,也在急怒悲痛之下一病不起,不多日便随后逝去!“

  “竟是如此一个卑鄙小人,当真该杀!”黄忠冷哼道,随即又问,“这汉子又是何人?为何会来替刘家报仇?”

  禹天来道:“此人名唤典韦,也是己吾人氏,与刘芗是儿时好友,后来随一位高人入山中学艺。不久前他艺满归乡,得知好友一家的惨事,义愤填膺之下便决定来为友人报此大仇。”

  黄忠立时对这典韦大加欣赏,赞道:“壮士当如是!”

  这时趴在窗口看热闹的刘辩和黄叙齐声叫道:“他出来了!”

  随着他们的叫声,满身煞气的典韦单手持了双戟大踏步从李家走了出来,手中提着李永的一颗双目怒睁的血淋淋人头,李永的那柄宝刀则连鞘插在他的腰带上。

  李家那上百青壮虽然都各持兵器,却都远远地躲在后面,没有一人敢上前来与典韦交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