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1(1/2)

加入书签

  伏了一地,而洛绎顶着他那副面瘫脸,非常淡定地路过。当宦官喊了第一个字的时候洛绎还在他们面前,喊到一半的时候洛绎已经极其自然地与少年擦肩而过——真的无比自然,好像他就是一屡风般不着痕迹地飘过。喊话的宦官看直了眼,后面的话变得断断续续含糊不清,他不知道究竟还要不要喊下去,好像等他喊完了他们就只能目送洛绎远在天边的背影了。

  燕乱忡愣了一瞬间,然后一把拉住经过他的人的胳膊。灰衣青年被拉得侧过身来,无悲无喜的眼神竟让少年有种被寒针刺到的疼痛感——那不是看人的眼神。

  [你是鬼医。]燕乱眯起了眼,用力掐紧了洛绎的胳膊,那将近绞断的力道并没有让洛绎的表情有丝毫改变:[你把白的腿治好了。]

  洛绎沉默地与燕乱对视。少年眨了眨眼,突然露出看似明媚的笑容,不着痕迹地移开视线。

  [你做得很好。]燕乱抬高了下巴:[孤要赏你。]

  少年的语句间无不宣告着他的强势和与白诩翊之间的亲密关系,只是……这和他有神马关系?洛绎百思不得其解,想了又想,还是想不通,只能囧囧有神地盯着抓着他的手,非常含蓄地提醒对方放手,很痛啊可恶……

  [你想要什么?]燕乱无视洛绎的暗示,持续追问着。

  [不必了。]洛绎生硬地说,手臂传来的疼痛让他的声音都扭曲了都: [放手。]

  见少年不甘地还要说些什么,洛绎果断地打断了他:[白诩翊已经支付过报酬。]

  [什么?]

  [他的眼睛。]洛绎不含一丝感情地凝视着燕乱,声音清冷宛若微讽:[你也想把你的眼睛给我吗。]

  [现在,放手。]

  冷如坚冰的声音让燕乱不由自主地松开了手,少年愣愣地看着洛绎空白的表情,等那句话的含义和引申义都出现在燕乱的脑中时,燕乱先是错愕地瞪大了眼,然后表情变得扭曲。

  [你、你居然、居然……]燕乱大吼大叫着,眼中尽是暴虐:[你居然能拥有白的眼睛……!?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白是孤的,白的一切都是孤的——]

  ……啥?

  洛绎木着脸,他现在完全不用刻意保持面瘫了,因为对方已经将他所有表达感情的神经都轰炸成渣了。谁能告诉他,对方这一副羡慕嫉妒恨的口气敢为何般。侧重的重点错了吧,一般而言不是应该针对他将白诩翊的眼睛挖出来这一点进行强烈指责吗?为什么对面少年抱怨的却是他拥有白诩翊的眼睛……?

  西燕这个地方尽出变态么……颤抖吧凡人们,果然变态们的思维是吾辈不能了解的境界,身为普通人的洛绎简直是弱爆了……

  眼看着燕乱眼中的杀意越来越浓厚,洛绎维持着木头脸,声音平板成一条直线。

  [你不能杀我。]洛绎淡定地说:[杀了我,白诩翊会弄死你。]

  这是红果果的恃宠而骄……才怪。

  听到白诩翊的名字,燕乱的眼中闪过一丝敬畏和慌乱,洛绎看过白诩翊的资料,自然知道燕乱和白诩翊之间的关系,或者说,西燕的君主和国师的关系,怎一个扭曲了得啊。在西燕,国师弄死王族是毫无压力的。国师的地位太过超然,贴切地形容,西燕王族基本像是国师养的牧羊犬,专门用来在西燕放羊的。洛绎每次看到都不禁撇嘴,这样扭曲的国家到底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