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8(1/2)

加入书签

  其事地起身。

  “本公子还是有手段的哦。”洛绎没有去看秦一阕的表情,而是挑着眉对着黑衣男子痞笑。黑衣男子连个眼角都吝啬给洛绎,俯下身仔细检查秦一阕的情况。

  少年依旧呆愣地躺在地上,思维一片混乱,唇边依稀还残留着那人的气息及温度。他呆呆地看着那紫红的背影,不能自已。这时,那人转了过来,半弯着腰俯视着他,不长的发被风吹起。

  “看到了吗?所谓的莲,所谓的白。”

  ***

  有多久没有和兄长说过话了呢?

  是那次争执罢,还是更久以前?是初次撞见兄长那对着前来送礼的尚书虚伪的笑,还是发现兄长不动声色地收下那异样刺眼的黄金?

  他只是不懂,明明曾经的兄长信誓旦旦地说绝不会染上黑;他只是不解,为什么那样清廉的兄长会变成这般摸样。所以他逃开了,逃开了仿佛想要说什么的兄长。捂住双耳,闭上眼睛,这样便不会再看到已经染上黑的兄长罢。

  第一次看见莲,被那清傲的身影所吸引,然后一发不可自拔。他抱着画具,想要将那颤抖的美丽收藏下来,每日每日地流连在画中。兄长或许知道,也绝对会派遣人来监护,但他只是一遍又一遍地画着,不愿去看,不愿去听。

  然后,那人出现了。那样灼目的身影,红艳如莲,却比莲更深深地印在眼底,灼烧着视线。

  那个人痞笑着:“果然是单纯的小鬼啊。”

  不,他早已不再是小鬼了。

  那个人垂下了头:“看到了吗?所谓的莲,所谓的白。”

  ……

  或许吧。当他浑身湿透被兄长的人带回去的时候,唇角身边依旧残留那人的气息,带着异样的温暖。他抬起了头,对上兄长有些惊慌和后怕的眼,不知怎么的就想笑,笑过去自己愚蠢的坚持。

  “哥。”他垂着头抓住了兄长的袖子,轻轻地唤着,将兄长拢在袖子里的手的一丝颤抖收在眼底:“抱歉……”

  兄长没有说什么,只是将他抱住,毫不在意他湿脏的衣裳。

  突然一下子就轻松起来。

  当他换好衣服与兄长进行久许以来的一次进餐时,兄长微笑地问他明日是否愿意一同去郊外游玩。他放下碗筷,微笑地回绝了。

  “我要去画莲。”他不自觉地浅笑,对上兄长有些诧异的眼:“我很喜欢莲呢……”

  喜欢上了,那个如莲一般的身影。

  ***

  洛绎很想用石头狠狠地砸烂腕上的黑环,可是先不说这是否能让攻略感到疼痛,万一准头没对好,遭殃的还是自己。

  我擦咧,尼玛哥再也不用路线模式了擦!

  洛绎很郁闷,极度的郁闷。在根据攻略的路线走完了大半后,他终于知道当初那个不和谐感究竟是什么来的。

  嘣嘚你个嘣嘚啊……这些手法我说怎么感觉那么眼熟呢……原来都是当初追妹子用过的……关键现在追的对象,生物属性为雄性啊擦!

  求解释!求换模式!

  在召唤神器未果后,某骗子只能硬着头皮干下去,现在他完全是两眼摸黑,他唯一知道的就是攻略物品/人物的名字,背景啊身份啊都是浮云啊浮云。光是看那个彪悍的不得了的黑衣护卫,就知道对方肯定是一个不好惹的主。

  没关系,反正对方肯定不会向那方面想。洛绎扯着脸皮干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