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言欢_分节阅读读_6(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言欢抬首,“像小时候那样简单生活,好吗?”

          “好。”

          “永远都在一起。”

          “好。”

          萧南风眼眶微泛红,眸中晶莹转了又转,忍了又忍,终是不堪负重地坠了下来,言欢笑了,“哥哥,我的眼泪怎么落在你的脸上了?”

          他柔声应,“是。你的眼泪落在我脸上了。”

          “一切。终于结束了。”

          他日,他不再一身紫衣遮掩伤痕,他日,她不再红衣艳丽遮掩真性情。他日,他们隐居山间,再无惊扰。这是爹娘的心愿,也是一生追求的安宁。江湖波澜起,萧南风弃圣教教主之位不顾,又听说严观白顺服了寒国王子,再不闻天下事,更不管劳什子盟主之衔。

          这些不过是坊间传闻,也不知其中几分真假。

          一日清晨,天光大亮,世间一切一览无遗。

          寒国街巷宁静异常,蓦然间,有人策马狂奔而来,风尘仆仆,神色并不轻松,他猛然大叫,“观白小徒!”

          一青年听闻此声,勒马停住。

          来人目不转睛地看着青年,满头白发,只差老泪纵横,他说,“观白小徒,我好不容易才找着了你。”

          眼前的严观白已不是白衣轻衫,而是身着玄色深衣,箭袖飞扬,温润如玉的面庞上比往常还要平静,晨风轻拂,银面具掩去他小半面容,却藏不住那双秀澈的凤眸。

          “师傅。好久不见。”

          鹤青微微一怔,“徒儿,你莫要任性,随我回去。这寒国屁丁点地方留不住你的。”

          他微笑,“是我自愿同他们来的。”

          “做什么这样!抛弃大好前程来这!”

          “徒儿并不以为做盟主就有大好前程。若我一日留在这里,寒国将遵守协定,不再进犯大云。”

          鹤青气恼,“区区小国,玖帝定不放眼里。”

          他静静看着一处,“师傅,我因一己之私害得人已足够多了,如今,我只是尽薄力罢了。比起盟主,这里我才更有用处。”

          气得头发倒立了,鹤青大骂,“孽徒!你知不知道人人都在传你严观白是卖国之人,寒国人更不要脸的说你是寒国良才!”

          “师傅。你也被说成是寒国人了。”严观白轻笑,“我是大云子民,永远不变,有一天,我会回来。”

          鹤青软下语气,“何时?”

          “不知。”

          他讨好道,“徒儿,你有什么愿望想让为师帮你达成吗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