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友达以上恋人未满〔上〕(1/2)

加入书签

  恋上你看书网?630bookla?,最快更新独立韩娱最新章节!

  北野武说过相声,做过节目,可以算是说学逗唱样样精通了,所以可想而知他其实也是一个妙趣不穷的老头儿。

  特别是在那张凶神恶煞的瘫脸下,北野武时不时露出腼腆憨厚的一面,实在让人忍俊不禁。

  而且在这部正儿八经的杀人电影里,北野武更是丢光节操抖着各种笑料包袱,以至于让某人对这剧组兴趣大增。

  来日本有些日子了,白烨从未像现在这般欢乐,因为北野武不但有才气,还会玩,借用某位工作人员的调侃:北野先生真是一本正经的耍流氓呢。

  白烨捂着额头蹲在角落里发笑。

  他从没想过北野武这么离经叛道,给角色取个动漫名字就算了,还在光天化日之下开车!

  座头市生性洒脱,赌博逛窑子那是常有的事,可刚出场就迫不及待的给安排了一个姘头,真的大丈夫?最可耻的是,直接就发展到孤老寡妇共处一室了!!!

  那大婶腰肢扭得像水蛇一样,叫着一些教小孩子半懂不懂的话,真的是是世风日下啊!

  浅野忠信站在屋檐底下,笑容也是有些无奈。

  这不在屋里头,光挨着墙角守着,还真容易让人以为里面在做些少儿不宜的事情,可实际情况嘛,一大堆女工作人员络绎不绝的进去参观,还借口只是想学习导演精湛的按摩技艺呢。

  白烨顺时针揉着胸口,感觉自己差点岔不过气,虽然北野武忽然老不正经让人变得不习惯,但不得不说这实在是很对他胃口!在剧组大多时候都是很枯燥的,他时不时就得自己找乐子。

  而且相比较前些日子的不待见,现在北野武也会偶尔找他聊聊,譬如谈些对于电影的立意,在镜头前人人挎刀意气风发,但其实北野武很摒弃这些日本旧时代的玩意。

  他叫一个胖墩打扮成武士模样,绕着屋子痴傻大喊大叫,然后随手丢了一根柴禾,把那光屁股的傻子跌得头破血流,算是委婉讽刺了这些愚昧腐朽的旧时代产物。

  白烨不懂北野武为何会有这样的思考,但他一如既往的没有多嘴,因为艺术就是这样,过于直白那就没了意思,最好还是自己去挖掘其中的深意。

  其实也没啥的深意可讲,这电影再怎样,始终都是一部娱乐片,恩明摆着是和《杀人回忆》同一种类型,就是导演夹杂一些私货,让作品看起来似乎很有逼格。

  再说白烨其实没那么闲,他很忙的。

  浅野忠信别过头,见白烨抖着剧本,借着瓦片间隔穿下的光线,叨叨不休的小声练习,心里不禁有些莞尔,让这位远道而来的朋友短时间内掌握好陌生的台词,确实为难他了。

  “白烨君。”

  “恩?”

  “辛苦你了。”

  白烨顿时就垮了,确实头疼,他不但要把台词背熟,还得注意发音问题,重要的是还得富有情感,这简直就是一门技术活。

  到是浅野忠信这哥们,白烨没想过他也有不靠谱的一天,昨儿他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拔刀的时候手老抖,让自己看得心惊胆颤,生怕对方一不留意真砍了过来。

  万幸,被北野武及时叫住了,要不然他真有可能悲催挂彩。

  浅野忠信老脸尴尬,他转身轻咳一声,掩饰道:“我去看看北野导演那边的情况。”

  北野武还算给他自个男二号面子,因为剧情是多线发展,所以拍摄顺序并无冲突,在拍好自己戏份以后,他就吩咐工作人员安排重来。

  一场简单的对手戏,折腾了好几个晚上,是个人都觉得脸上无光,两人心里卯足了劲,争取全都一条过!

  逼仄的空间里,头顶一个灯泡亮着橘色的光芒,为避免露出破绽,摄影机拉得有些靠近,以至于酒瓶上的青花纹清晰可见。

  “你小子哪位?”

  混混头目拎着酒瓶,大攥袖子粗鲁的抹了抹嘴,声音略为粗狂,眼神还上上下下轻佻无比。

  落魄武士轻扶刀柄,冷漠的说道:“回去告诉你们老大一声,我想找一份保镖的工作。”

  “哈?”

  对面的男人笑了,仿佛这是见过最幽默的事情。

  随着一声轻叹,刹那间寒光闪过,哐啷的瓶子一分为二,瓷片满地耳朵清脆,落魄武士低着头屏气凝神,沉稳的长刀收鞘。

  这过程仿佛很是漫长,然而纳头便拜的光景却迟迟没有发生,对面的混混反倒倒持破瓶,一副要干架的势头。

  咦,这剧本不对啊!

  北野武一拍额头,他忘记告诉浅野忠信,剧本改了,改成原本的两场戏合二为一,都由白烨来挨整,简单的说他给这小子加了些戏份。

  拍戏的日子里,每天都会发现各种不同的状况,但总的来说都还算正常。

  白烨出境次数是变多了,但其实也没干什么正经事,就整天跟着大佬招摇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