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元家势力变动(1/2)

加入书签

  古代随身空间160-第一百六十章元家势力变动

  苏丽言嘴角露出冷笑来,与余氏等人说了这么久,她等的就是这个时候,等的就是余氏自个儿先说出这样不要脸的话来,这会儿余氏果然没辜负她的期望,既然她先不要脸,苏丽言也毫不客气,直接冷笑:“太夫人这话可当真是要孙媳命了!”她说完,见余氏一副快暴发的样子,又跟着冷冷道:“太夫人贵人多忘事,孙媳也不由提醒你一回罢!这几年每回太夫人过生辰,可都是让孙媳主持的,太夫人又不出一分银子,孙媳领会了您的意思,只能自己掏银子,可是孙媳手里的现成银两不多,最后只能卖些珠宝首饰,来凑数,太夫人不会忘了吧?”

  她这话一说出口,余氏当下傻愣住,连张大了嚎哭的嘴也再闭不起来,发不出半丝声音,愣了半晌,傻傻道:“你,你说,什么?”

  “唉!”苏丽言装模作样叹了一口气,朝连瑶道:“连瑶,将我这几年替太夫人办寿辰用的单子先拿出来,给太夫人与大老爷等人过过目。”苏丽言说完,连瑶低垂着头,忍了嘴角边的笑意,恭敬答应了声是,接着从怀里掏了一叠宣纸出来,分别交到余氏与元正林夫妇以及元正斌夫妇等人的手上,见余氏等人低头看了,苏丽言这才抿了口茶水,润了下喉咙,不慌不忙冲面色铁青,越看越有些扶不住的太夫人余氏道:“孙媳可当真是当不得太夫人的指责,今日少不得要将这些账目给长辈们瞧瞧,可见孙媳有哪些做得不对了?”她一边说着。一边又指着自己手里重新抄录的一份宣纸,大声念道:“这几年太夫人喜欢热闹,又爱听戏,因此少不得请了京中最大的戏班子。这两年年年如此,总计花费就是七千多两银子,当时孙媳可是明码实价。还让那班主给按了手印儿的!”

  苏丽言早料到有今日之事,因此这些事情是早已经准备下来的,一时间说得余氏哑口无言,她说完,将这张揭了过去,又重新掏了一张出来念道:“太夫人您又好脸面,您生辰每年送邻居等人碗筷汗巾等物。虽说这些东西不值什么钱,但几年下来,最少也是两千之数,以及一些席宴打赏等,足足就有四万多两。更别提,前年太夫人您的整寿辰,孙媳可是卖了那猫眼石与田地契与铺面,凑了十万两才替您大办的,太夫人该不会是忘了吧?”苏丽言越说,余氏脸色就越发难看,与余氏脸色同样难看的,还有徐氏与王氏二人,拿着那叠纸。手都有些抖了起来。

  与苏丽言的镇定自若相比,这会儿余氏脸色铁青,尤其是在儿子儿媳的不满目光下,越发觉得站不住脚,干笑了两声:“呵呵,怎么会花这么多银子?”她说完。有些不敢置信的又翻了几下手里的纸张,却见上头每一张都有人按了手印儿,显然苏丽言早有准备,每一份儿都准备了不止三份以上,这丫头之前就开始打算了,可笑自己还以为占了她便宜,没料到竟然惹出今日的祸事来。余氏当下只觉得犹如五雷轰顶般,心里什么滋味儿都有,尤其是两个儿子脸上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意味儿,更是让她心里开始慌了起来。

  “这还算少的呢,孙媳也是打细算之后,才只花了这么多,不然……”苏丽言脸上露出凄哀之色,虽然剩余的话未说完,但众人都明白她什么意思,恐怕是太夫人早想将她银子榨干了,却用了这样的方法。余氏自然也是明白的,当下脸孔更是涨得发紫,既羞且怒,还有面对大老爷等人的冷眼时的一些慌张,当下口不择言道:“不可能花了这么多,一定是弄错了!”

  苏丽言甩了甩手上的单子,那宣纸轻轻作响,她当年花钱时就已经想到了今日,余氏赖是赖不掉的,她再抵赖,只会让人更加看不起她而已,此时关系自身,大老爷面色也不好看了,说什么母子情份,那只是安逸之时的一些虚假而已,余氏将儿子宠到这地步,有什么样的母亲就有什么样的儿子,今日大老爷的薄情,也有她当初的言传身教,如今转移到自个儿身上,也算报应了,她早料到了如今情形,也算是出了一口当初被余氏逼着花钱的郁闷,看余氏越发慌乱了,大老爷等人目光却是冷淡又陌生,哪里还看得出平日母慈子孝的模样,恐怕是比陌生人还要不如的。余氏估计当初做梦也没想到今日竟然能看到大老爷等子孙凉薄无情的情景,难怪她脸色如此的难看,眼里已经透出失落之色来。

  “孙媳可不敢弄虚作假。”余氏听她这么说,不由勃然大怒,将被儿子目光看得不自在的恼怒全朝苏丽言身发泄了过去:“你早有预谋的是不是?你这小贱人,早就居心叵测,那苏秉诚不过一介小小的穷书生,如今更是下作商人,你祖母不过我身边一婢女,我想着怎么会将你嫁过来,原来不是报恩,是来故意陷害咱们元家……”

  太夫人余氏恼羞成怒之下,又慌又乱,早已经方寸大乱,嘴里不干不净的骂了起来,那副神态简直是比一般小婢女更有不如,哪里还见当初上京老夫人半分派头。

  苏丽言脸色一下子就冷了下来,出乎意料之外的也跟着大哭了起来:“太夫人这是逼钱不成,有意要了孙媳的命啊,您好狠的心哪!孙媳将钱花在您的寿礼上有什么好处?钱花在哪儿不是花?当初孙媳不愿意接管您的寿宴,说自己年轻识浅,您非得让孙媳接着,又不掏半点儿银子,孙媳为了讨好您才花下如此多钱,可惜却没捂热您半分的心,早知道今日留着,给大老爷等人还债,岂不是更好?太夫人如今竟然过河拆桥,孙媳心里当真是寒了。往后再也不敢沾染这样的事儿半点儿!”苏丽言声音本来柔柔弱弱的,一向话都不太多,说话时也极温柔婉约,这下子拉高声音哭了起来。连院子外头的人都听见了。

  平日里她一向为人和善,又出手大方,就是太夫人的院子中也有下人对她印象极好。这会儿听她哭得难受,平日这位三少夫人的底细众人也都是知道的,这会儿竟然听到太夫人如此逼迫,心里都有不齿,不少人竟然探了脑袋进来查看。

  余氏一听苏丽言这话,当下脸色铁青。没料到自己耍混,这苏氏竟然比自己还要混!要是自己逼死了孙媳妇的名声一传扬了出去。自己往后也不用见人了,成日里守在内宅估计这些下人也得嚼舌头子,更甭提外头那些人该如何看。刚刚她只是一时头脑发昏,这会儿又见苏丽言大怒之下失了方寸,也怕将她逼急了。余氏自个儿是知道自个儿的底细,刚刚说那话确实也太伤人了些,如今还要求着苏家,要是刚刚那席话传到苏秉诚耳朵里,恐怕绝对是会置之不理的,余氏一想到这儿,心里又后悔了起来。

  “好了好了,我不过随便说说,你就计真。”余氏怏怏的看了苏丽言一眼。颇有些不耐烦,她以前了说过这样的混话,但每回余氏只要一开口,苏丽言就会借势而下,余氏一向觉得苏丽言好欺负惯了,以为这回也是同样如此。谁知苏丽言声音却又提高了一些:“太夫人您这们侮辱了孙媳的家人就这么算了?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