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四章以一敌一难以进退(1/2)

加入书签

  转眼间,巫涅带着一批弟子也随着阿市将众人团团围住,尔后赵华音带着她的两个死士和水涟漪也缓缓而来。

  飞盾低声道:“看来,我们惊动了整座曼陀罗宫啊!”

  皇甫雷沉声道:“我们必须速战速决,如果连烈火宫的弟子都出动了,今日我们恐怕就真是凶多吉少了!”

  “都怪我,拖累了大哥哥!”傅千楚有些难过的说道。

  皇甫雷回头冲着傅千楚笑了笑:“千楚妹妹没有拖累我,你还救了大哥哥我一命呢!”

  正当众人已经做出准备作战的姿势时,一抹白色身影也自远处缓缓而来,正是面带胸有成竹笑意的白之宜。

  皇甫云不禁一阵心慌:白之宜脱身了?不知道刚才救我的黑衣人,现在是死是活……

  香燕有些可惜的看向城墙之上,虽然没有高耸入云,可却忽然间觉得那般遥远:“真是可惜,就差一步!”

  花碧倾让紫风月拉紧傅千楚,这二人一个只是小女孩,一个半点武功都不会,并且今晚的营救对象还是她们,随后与其他人将这两个弱女子围在了中间,避免她们受到伤害,各自对抗着一个方位。

  在战场上,这种阵势的确最难攻势,但只要其中一个被击溃,那将会乱作一团散沙。

  随之而来的曼陀罗宫弟子分散开来,给白之宜让开一条通向战场的路,她优雅的走近,又戛然而止:“把紫风月和傅千楚给本宫主抓回来!”

  这一声令下,来自四面八方的曼陀罗宫弟子一拥而上。朝香燕迎面攻击而来的正是水涟漪,她带着一点私心,只要杀了香燕这个叛徒,自己方可戴罪立功,之前因为没有杀掉皇甫风,又让双飞燕和闻且在自己手上逃走,所以此时此刻,面对一块能让自己东山

  再起的肥肉,水涟漪更是红了眼,故而毫不留情面的与香燕过起了招。

  香燕方才与赵华音的两个死士不断地过招,本就筋疲力尽,虽然已经缓和了不少,但是面对水涟漪,香燕的表情却极其严肃,丝毫不敢松懈。

  “曾经你身上的香味是曼陀罗宫的风景,然而现在,却是让人想要千方百计杀之后快的叛徒!”水涟漪以掌攻之,还有闲暇之心说出这样扰乱香燕心绪的话。

  香燕避之躲之,动作仍然干净利落:“听说我和姐姐投奔了桃庄以后,你的日子也不好过啊,不如弃暗从明,再与我们双飞燕并肩作战如何?”

  “我生是宫主的人,死是宫主的鬼,你们也是宫主所救,才有今日的双飞燕,谁成想,你们姐妹二人竟然如此的恩将仇报!”“或许你还是不明白,伴君如伴虎的道理!”香燕话音刚落,手中便多出了一把如冰匕首,那是她用毒气汇聚而成的武器,在水涟漪攻击自己时,已朝她的侧肋刺去,哪知道一条小蛇自水涟漪的胸襟爬出,

  缠住了匕首,随着香燕狠狠地刺动,那条小蛇也四分五裂,却给了水涟漪一个反应的机会,自然飞速的躲开了袭击。也许水涟漪就是香燕的克星,香燕擅长用毒攻,水涟漪却百毒不侵,再加上此时双飞燕并未合体,水涟漪的武功又高自己一筹,所以香燕便不敢进攻,只能防守,但防守的确要比进攻容易的多,所以过招

  半晌,谁也未能伤谁分毫。白之宜就在远处看着,水涟漪不能让她再对自己失望了,故而咬了咬牙,那瞳孔瞬间变做血红色,比起方才的瞳孔还要鲜红,而她双手汇聚的真气,在空中开始有规律的划动出以肉眼可见的流线,而水涟

  漪的身体也由内向外发散着红色流光,源源不断的涌出红色流线。

  香燕心中暗叫一声不好,没想到对付自己,水涟漪竟然使出了滴血涟漪,不行,若是那真气汇聚的流线包围了自己,那可真是必死无疑了。

  香燕将眼睛闭上,再次睁开后,已是重瞳,这是双飞燕练毒功的时候,歪打正着练就的重瞳之术,可以看见对手出招的轨迹,不过重瞳之术会消耗她大量的内力。

  就在水涟漪一挥手臂,那些流线就如同会飞的虫子般朝香燕飞速包围,即便香燕眼中的流线已经放慢速度之效,可她若是躲过,那流线势必会朝中间的紫风月和傅千楚袭击而去,故而无法躲开。

  只能任由那些流线在自己的周围融合,汇聚成一座真气牢笼,令她感到越发的难以呼吸。

  而赶来的无燕已经潜进,却刚好看到已经被滴血涟漪控制住的香燕,在这样的夜晚,那红色不断流动的真气,就像红色的虫子不断蠕动令人感到恶心,她急忙飞身而下。

  随着水涟漪口中念念有词,那最后一声“破”字脱口而出时,香燕可以感觉到这座真气牢笼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四分五裂,而自己身体的每一部分似乎都在备受牵动。幸好自己使用了重瞳之术,她在这紧急之间,不断的找寻着真气牢笼的一丝空隙,就在真气彻底爆裂之时,无燕也已经赶到,她的双手用毒气汇聚出数十把匕首,朝着爆裂的真气流线纷纷射去:“妹妹,趁

  现在!”就在真气被迫分裂之时,香燕找到空机,随之飞身而出,但那真气爆裂过后,仍有巨大的真气力量击中香燕,香燕受到冲击被迫向前飞去,无燕急忙扶住香燕,却没想到连无燕也受到了一丝涌动,只觉得

  胸腔一阵剧烈疼痛,与香燕双双跪地,香燕吐出鲜血,感到五脏六腑均是受到重创。

  香燕回头一看,真气消散,周围的人并没有受到影响,便松了口气,看向脸色苍白但却没有受到重创的无燕,温柔笑道:“还好这致命的真气打在的是我的身上!”另一边,或许赵华音因为紫魄方才威胁自己的事而一直心存怨气,所以她选择攻击皇甫雷的方位能让她觉得痛快一些,虽然皇甫雷还没有离开曼陀罗宫,但这是白之宜下得命令,他紫魄也无法阻拦,所以

  赵华音淡漠的表情,透出阵阵阴冷。

  皇甫雷因为有了无燕传送的内力,并且蛇毒已经半解,所以现在他拔出天残剑的气势,比起方才濒临昏厥的他,更像是传闻中一口气杀了九十三个魔宫人的血上惊雷。

  皇甫雷手中的天残剑剑尖指地,双眼却狠狠地看着赵华音,百人斩祭只剩下最后一个,如果今日成功的杀了眼前这个妖女,就大功告成了。

  只见赵华音冷笑一声,拍了拍挂在腰间的一个红色小盒子,那小盒子若非是仔细观看,还以为是一块方形血玉。

  她身后的两个死士,方才还是静如石雕,现在却受了控一般的朝皇甫雷攻击而来。

  有了香燕的提醒,皇甫雷自然知道这两个死士与第一次魔宫交战出现的死士不同,这两个死士一旦伤到人,会令最邪恶的蛊毒进入人的身体,最后死的惨不忍睹。

  皇甫雷手中的天残剑不断地挥动,剑身刺透一名死士的腹部,拔出之时,只见黑色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