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破旧庭院,风少来访(1/2)

加入书签

  第七十四章破旧庭院,风少来访

  就算到最后一刻,文有才也没有派人去抓走江夫人。

  等到段如霜,文珠儿和皇甫雷在一起去江府的时候,那下人已经装作不认识他们了。

  原本说好作证的事,那下人也说这是莫须有的事。

  面对他们的纠缠,那下人不得已才小声的告诉他们:“求求你们了,别再查这件事了,你们还想害死多少人啊?”

  “这话是什么意思?”文珠儿有种不好的预感。

  那下人简单的将昨晚的惨状告诉了他们,最后留下一句:“是你们害死了他们,原本他们都不会死的,本来小曳死后,一切都回归太平了,就是因为你们的插手,才让他们相继惨死!”

  江府的大门紧紧关闭。

  静儿的惨死,下人们的惨死,让他们三人有些不知所措。

  段如霜低下头,感到万分的难过:“我早就该猜到了!”

  皇甫雷气的直跺脚:“还有没有天理了?”

  文珠儿含着眼泪:“如果我爹派人把她抓走,他们就不会死了!”说完,便气冲冲的跑回了衙门。

  段如霜和皇甫雷也急忙跟了上去。

  “爹,你的正义你的为民请命都败给了胆小懦弱,你不配做官。”文珠儿哭着说道。

  文有才叹了口气:“珠儿,你听我解释!”

  “我不会听爹解释的,就算当了捕快又有什么用?这么多条人命终究还是无法为他们讨回公道!”

  “珠儿小姐,你应该站在大人的立场上多多考虑啊!”方傅语重心长的说道。

  因为这件事,文珠儿气的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让任何人来找她。

  看得出段如霜的低落,方傅只好对段如霜说道:“如霜啊,这件事就过去吧!江府的下人因为惧怕江夫人,不会再有人出来作证了,就算大人想管,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江府的亲戚确实是朝廷里的大官,惹不得的,大人若是插了手,势必会被剥夺县令之位,极有可能会祸及家人,大人自己倒是不怕,可是他怕珠儿会受到危险啊!而且做不了县令,想为民请命更是不可能的事了!”

  段如霜点点头:“我明白,文大人,方师爷,这两天我就不来衙门了,等我想开了,自然会回来的!”

  面对段如霜的离开,文有才也没有办法,他知道段如霜的心,就决定随他而去吧!

  眼下是要劝劝珠儿,世俗险恶,官大压死人,珠儿还那么单纯,将来我若是死了,珠儿可怎么办啊?

  文有才叹着气,突然觉得做官,并非是件多荣耀的事,这反而是在折磨着良心。

  水袖清幽里,皇甫雷把这两天生的事讲给了连空听。

  他们都很自责,一切事的起因都是因为自己,连空觉得自己不该让皇甫雷告诉段如霜这件事,而皇甫雷觉得自己当初没有把小曳抓进衙门去,就不会有现在的场景了。

  至少他们明白了一个道理,不要多管闲事,有的时候,善良也会害死别人。

  地位卑微,身份卑微,又如何讨回公道?

  小曳的事,就这样过去了。

  皇甫风站在一个庭院的门口,院中杂草堆积,看来好久都没有人清理了。

  推开草屋的门,顿时一阵酒味刺鼻,皇甫风皱了皱眉:“段如霜,一个人喝闷酒,生了什么事?”

  段如霜喝的满面潮红,见到皇甫风,是又惊又笑:“哈哈,风大哥!风大哥怎么有空……来找小弟叙旧啊……自从风大哥成亲之后……可就再没……光顾小弟的寒舍了!”

  皇甫风走过去夺下段如霜手中的酒坛子:“别喝了,都醉成什么样了!”

  段如霜踉踉跄跄的站起:“嘿嘿,我知道了……风大哥你是想……陪我一起喝……”

  就在段如霜要去拿另外一坛酒的时候,被皇甫风一把夺了下来,皇甫风将酒坛子放在别处,强拉着段如霜回到床上:“给我睡觉,等你醒了我还有事找你办呢!”

  皇甫风强迫段如霜躺在木板床上,可是段如霜扑腾了半天:“我不要……睡觉……我要喝酒……”

  无奈之下,皇甫风只好点了段如霜的睡穴,在房间里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醒酒药,只好泡了一杯茶,这茶好像也是好几天前的,但愿喝下别闹肚子。

  为段如霜喝下茶后,皇甫风就一直坐在床边,虽然表面上毫无神,其实心里也是心急如焚,毕竟那山贼只给自己三天的时间凑齐两万两黄金。

  黄昏日落,皇甫风就这样坐了好几个时辰,看了看段如霜,没有要醒来的痕迹,皇甫风也有些坐不住了,在房间里来回的踱步。

  段如霜终于醒了,捂着头直喊疼。

  一见到皇甫风,还以为自己在做梦:“风大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