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倚楼招,那是高雅的风情,逛窑子,就直接多了。男人凑着门洞看,门洞里头□的yi溜儿女人做着无穷无尽的撩拨,外头的男人看上谁点谁,然后找了别的房间办事。

  净空也不知道看了多少女人的身子,看过多少叫人面红耳赤的滛c荡姿态,终于找到了他想找的人。

  当他在房间里静立等候时,他的心c异样的平静,五蕴之内,皆是虚空,他终于有所体味。

  不多久,yi名连头发也懒得梳起的女子推门走了进来。她yi双真正的三寸金莲,因此步步生花。可惜,她脸色蜡黄c眼眶深陷,昔日那身细致微丰的皮肉全数干扁了,整个人就如同即将抽干了生气般的纸娃娃。

  女子原本笑着,转过身来yi看,却猛地yi弹,如同黄蜂蜇了yi般转过身去。

  净空上前半步:“清漪c贫僧法号净空,俗家名字桑少原。”

  清漪有种拔腿就跑的冲动,但下yi刻,她立即扑到净空身上,泪如泉涌:“你姐姐还活着不是么!那为什么伯安还在受苦皇帝都死了六年了你们还不肯放过他c放过我的孩子”

  净空静默了片刻,徐徐说道:“我来了却这段尘缘。”

  清漪抽泣,直至最后又镇定下来,只缓缓坐下,轻轻的抚平自己的头发和衣裳,那yi举yi动,依稀还有昔日的风情:“你要如何了却?我与桑少筠不共戴天的仇恨。”

  净空没有接话,只问道:“你原是何伯安妾房,即便何伯安获罪,你又何止于此?”

  清漪笑笑,yi种几乎是破罐子破摔的表情:“弘治十八年年末蔡波的老婆容娘子闯到我家里来,杀了我的二儿子乱中我胎动,生了yi个丫头,可惜那时府上乱成yi团,这孩子竟被人抱走了亦不知。后来伯安获罪,举家流放。可是我的小女儿还没有找到。我又方才生产,因此伯安求情,念在我从来没有名分的份上,悄悄的把我移居南城,yi则养身,二则寻找女儿,三也是能跑yi个算yi个的意思。我在南城不过三个月,原先照看我的老妈子就给我透了消息,说伯安在哪瘴疠之地惹了瘟疫,需要大量的银子医治。我不怕做窑姐,不过就是那点事情!只要伯安没事,yi切就能好起来。如今没人理我,我也不在乎,我赚够了银子,就去找伯安和我的小女儿。”

  净空沉默不语,他久久思量,最后仍是问了心中最想问的yi句:“当日你与我苟合,心中可真正有我?”

  清漪闻言yi顿,复又yi笑,最后去什么话都没说。

  净空没了话,心中泛起了悲凉的滋味:“假若何伯安流放c你岂能找到?就是找到了,焉知不是我yi般的下场?”

  樊清漪兀得转头,恶狠狠的盯着少原:“你什么下场?我怎与你yi样?伯安对我有情!我心里清楚得很!我跟着他的四年,他宠我四年,荣华富贵,比他正妻还甚!床笫之上,他何止yi次对我说过c我想你c我要你这样的话来!莫非你以为我的三个孩子是凭空得来的?!”

  执念是执念照见了执念!净空那yi瞬间顿悟,自己这十年,无非清漪这六年,不过就是执念!那yi瞬间,他再无芥蒂,只下了决心:“如此,我陪你寻亲。只要有寻亲的心,没有银子,也没有什么妨碍。”

  漫漫路途,始于足下。

  那yi天,他们走到了扬州西街,用樊清漪身上仅有的银子添置了yi身衣裳,在那儿,他们遇见了巍峨壮丽的桑宅。

  十里繁华,富贵不足道,因此围观的人说:

  “哎呀!桑家真是富贵了!听闻当今皇上的钦差索性住在了桑府呢!”

  “你也不想想如今桑家是三小姐当家,那个花银子的架势,了不得了!”

  “这般张扬,也不怕皇上发怒么?”

  “怕什么?先帝爷可是嘉奖过桑家的,人家有那本事,旁人也羡慕不来”

  凡此种种,净空笑笑,带着樊清漪没于人群。等出了扬州城,两人又见yi辆马车,上头纹饰下绣了yi个程字,方向又是往昔日留碧轩去的。

  樊清漪忍不住了,揶揄净空:“小和尚,怎么不去找你姐姐姐夫?料想这yi路的盘川,要多少有多少!”,说罢往地上狠狠吐了yi口唾沫!

  净空对着留碧轩遥遥yi拜,合目道:“桑施主比贫僧还有慧根,早六年前就说,各自道路各自修行。”

  樊清漪不屑的yi笑。

  随后两人北上,在京城里发现何府虽然寂静却并未寥落,最后邻居处打听到,何府家宅已经变卖,卖家举家迁回江西祖籍。

  那yi刻,清漪有些沉默了。

  但净空并未说什么,又启程奔赴江西。

  如此yi南yi北,yi双脚丈量,两人抵达何文渊的老家时,已经是正德六年年末。

  乡野再无庄稼在地,残雪和着泥土,显得yi片萧瑟。田埂中yi群孩子在嬉闹,中间yi个显是小女孩儿,穿着yi身颇为好看的红袄儿,扎了双环髻,真是俏生生的模样!女孩儿极为机灵,yi圈的孩子唯独她在中央,对那比她还高还大的孩子发号施令:“小豆子,yi会你护着双子,他跑得快,yi定不叫沙包丢住!你放心,我们要是赢了,吃得yi定分你!”

  不yi会游戏开始,女孩儿跑跑跳跳,惹得yi群孩子都跟在她后面大叫:“小竹子c快躲!快!小竹子,这边来!”

  清漪身如电击,又恍然想起什么,只丢下净空,冲上去,牢牢捏着那女孩儿的小身子,上上下下细细打量着。然后,她看见了

  她雪玉可爱,眉目极其分明,将来必定又是yi个美人儿。她眉目之间有yi股子机灵刁钻,叫人yi见难忘!而她yi身红袄儿,腰间却赫然挂了yi枚有些污渍c已经失了水头的翡翠竹佩。那竹佩发绿,压在红袄儿身上,竟那样的好看。

  樊清漪揪着那竹佩,只觉心中重重yi挫,当即跌坐在地。

  小女孩是个顽皮性子,狠狠的甩开清漪,跑了两步,回过头来,啐了yi口,骂道:“疯婆子!”,倏儿又领着小伙伴跑远了,却丝毫不曾理会自己丢了竹佩。

  清漪失神,浑身的精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