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

  “吧嗒。”金砖再次掉落。

  不知何时,这院子里的人越来越多,不经意间,看见了君离殇和顾修漓他们,他们疑惑的看着若希,然后看向柳逸飞,目光中透出了同情。

  若希挑了挑眉,只当没看见他们,指着柳逸飞说道:“我说你那块金砖怎么放的?这样房子会塌啦,你是不想给我盖金屋对不对?”

  柳逸飞的脸色变得苍白。

  “不对不对,你怎么yi点艺术细胞都没有。”若希跑到他的身边,开始现场指挥,“这块放这里,这块放那里。嗯,不错,你再去弄点玛瑙来,我要把它们放这里那里!”

  “咣!”yi声!柳逸飞愤然将金砖扔在她的脚下,冷冷的说道:“你自己来!”

  “哇!你这是在跟我发脾气吗?”若希眨巴了yi下眼睛,“夫训怎么说来着?凡不听妻言,并公然犯上者,可可怎样?”若希对着他挑挑眉,那本夫训是上官若言给她看的,也是他规定的。

  她也明白了,这些人之中,上官若言和顾修漓的武功最高,似乎他们想留在这里都得先听他们的。

  柳逸飞抽搐着嘴角,眼睛喷射着火焰:“休之。”

  “对嘛。”若希笑嘻嘻地拍着他的脸,“夫训学的很好嘛,乖,来,我们继续盖金屋。”

  其实说不上来是讨厌柳逸飞,只能怪他以前欺骗过她,还欺骗程傲风,她心里就想对他搞恶作剧。

  yi低头,嗯?那金屋怎么歪七扭八的?

  若希实在忍不住了,挽起袖子自己搭。

  “看你长得挺好看没想到没yi点艺术细胞。”若希yi边搭,yi边数落柳逸飞,柳逸飞板着脸,只当没听见。

  “平衡你会不会,连搭个房子都搭不好,很难想象你武功怎么学得好。”

  “我的武功与搭房子没有关系!”柳逸飞的口气里显然带着愤怒。

  “怎么没关系?搭房子是yi门学问,首先,底座要稳,你们练武的下盘不稳怎么练武?”

  柳逸飞被若希yi句话顶回,气呼呼得将金砖重重放了上去。金光闪耀,晃得人眼晕。

  “夫人,你在玩什么?”君离殇首先开口说话。

  若希也很不太喜欢这个君离殇,总觉得他整天酷酷的板着脸。无视顾修漓,她装作才发现君离殇,立刻跑向他,在他的脸上狠狠亲了yi个,就指向金屋:“看,我在给你做金屋,喜不喜欢?”

  然后又把他推入了金屋:“金屋可藏娇,今日这金屋就归你了!”

  君离殇此刻拳头捏地死紧,过了好yi会才扬起yi抹微笑,“喜欢,喜欢,夫人对我真好。”

  “当然好啦,因为你最帅嘛。哼哼哼哼。”若希笑地很邪恶,君离殇脸上的笑容开始僵化,就连身边的柳逸飞也变得木讷。

  若希当即道:“封顶!”

  柳逸飞僵立在边上,惊疑地结巴着:“封,封顶?”

  “没错啊。”若希笑得理所当然,“屋子没顶怎么行?”封上顶,然后再把里面的yi颗大珍珠放在最上面,等离殇过足瘾了就麻烦你再拆了它。“

  ”还要拆!?“这下,柳逸飞的声音都变了。

  若希依旧是理所当然的表情:”不拆难道放着给别人偷?财不外露嘛。“

  ”你这也叫财不外露?“

  ”怎么,你有意见?“若希沉下脸。

  柳逸飞立刻摇头:”没,没意见。“

  若希再次趴在金屋上:”离殇,让逸飞陪你玩,你要乖哦。“

  君离殇的眼睛里闪现着怒气,可见他愤怒的程度。

  ——

  同样的红色,九人同样的服饰,不yi样的帅气,却又yi样的耀目炫眼。

  ”夫人,你觉得怎么样?“上官若言第yi时间询问若希的意思。

  ”哈哈哈哈哈哈“笑从胸口喷出,若希靠在卧榻上。笑得前仰后合。她都不知道几世修来的福气,有这些美男相伴?

  ”夫人!你别只顾着笑啊。“程傲风关心的道。

  ”傲风,让夫人笑够了。“宁远如同yi朵红云,飘到若希的身边,提袍而坐,给她扇扇子。

  ”别别别,我病好不容易好了。“若希受不了yi阵又yi阵的扇子扇风。

  ”宁远见夫人如此开心,给夫人降降温。“

  ”冷静了,冷静了。“若希赶紧端坐。

  宁远的目光越过若希。看向yi旁始终不语的墨月痕,”月痕有何看法?“

  ”他能有什么看法?“夜天凌挤到若希的另yi边,正好靠近墨月痕,”月痕,要不要和我们yi起玩?“

  墨月痕yi愣,似是没理解夜天凌的话。

  ”天凌!“上官若言沉声。”这不是玩。“

  ”对于我和夫人,就是在玩,是吧,夫人。“夜天凌勾住若希的脖子。

  若希冷眼看他,”你小心我酒后乱性啊!“

  夜天凌嘟起嘴,”来吧,夫人,欢迎你随时乱性。“

  结果他被其他男子狠狠的鄙视了yi番。

  有上官若言撑场,yi场热热闹闹的婚礼正式拉开序幕。

  东陵国c南陵国c北月国和北辰国都送来了yi车车的贺礼,说是祝贺无双城主结婚大喜。其实若希知道,这些都是那些皇帝来来给他们儿子的。

  自从那yi次之后,天下真的太平了。天下的百姓都感激无双城出面,四国不但签订了yi百年和平协议,还承诺减税,让天下百姓得以安居乐业。

  若希看着上官若言笑了笑,虽然她还是不记得他是谁,不过她知道这些都是他在背后做的。

  所以说世事无常,曾经的死对头竟然可以安稳的同在yi个府邸过日子。

  咳咳,至于洞房若希还在头疼的时候,顾修漓用二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跟她说,等会要请她看yi场戏。

  当所有宾客散去,夜天凌忽然勾住若希的脖子:”夫人,打麻将了,大家都等着你呢。“

  ”打麻将?“

  ”当然,不然你今天怎么过?难道yi个对九个?“夜天凌挑挑眉。

  若希静惊的下巴都快脱臼,这个该死的夜天凌,真的什么话都敢说!

  ”走了走了,他们要是等急了,你是知道他们的厉害的。“

  若希感觉背后发寒。赶紧走人。

  顾修漓的房间里,他们已经围坐在麻将桌边,这是yi个奇特地景象,他们原本都是骄傲的人,可居然都围在yi起打麻将。

  程傲风清清冷冷地坐着,寒气就从他地身上自然而成。

  上官若言,则单手撑脸,侧看窗外,手中把玩着麻将牌。

  就在顾修漓院外的大院里,宁远和墨月痕都忙着收场,今天柳逸飞和君离殇被这群男人灌成了烂泥。

  ”来了来了。“夜天凌搓着手将她推到桌前,程傲风和上官若言的目光随即而来。

  ”开始了。“夜天彻淡淡说了yi声,就开始砌长城。

  顾修漓的手脚麻利,唇角是掩饰不了的笑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