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起反感,过去读书人用的日常"功过格",便是根据这两本书的精神而来。

  在此附带说明中国文化对于人伦道德的基本哲学,彻始彻终,都建立在因果报应的观念上。无论儒家与道家,毕竟没有离开这个范围,只有程度的深浅而已。儒家的思想中,成分比较轻,道家的思想中,成分很重,后来加进佛家的思想,更特别注重三世因果的信念,所以在人生道德修养的方面,便与儒道思想,不谋而合,很容易互相辅掖并行了。但在隋。唐以后,直到现在关于佛家的三世因果观念,与传统道家的因果观念,始终是互相冲突,大多都在半信半疑的概念中存在着,这是什么理由呢?因为儒道的思想,都是根据易经的"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恶之家,必有余殃。"与"善不积,不足以成名。恶不积,不足以灭身"的传统而来,所以形成的因果观念,是讲究祖先父母子孙宗族血统的三世因果报应。佛家的三世因果观念,是从个人做基点,形成前生今世后身的三世因果从祖孙父子的宗族三世而论因果,有时容或可据,使人易信,从生前身后而言因果,更加使人茫然,不易相信。但无论属于道佛两家的那种观念,在汉初,已有司马迁在伯夷列传中,提出部分的怀疑论,他对于道家所说"天道福善祸滛"的理论,有疑问,然而他在别的传记中,义很肯定地相信。王充著论衡入在他的思想体系里,也否认命定的因果观念,但同样地,他又主张人生应当为善的思想,这个有关东方道德教育的专门学问,牵涉太广,只在此略提出,以供注意。现在所要借此做说明的,便是关于阴骘文与太上感应篇等的思想渊源,以及隋唐以后,道佛两家因果报应观念的汇流,因此而形成中国民间上下,国民道德观念的思想背景而已。

  复次,道家与道教,从魏晋开始,到唐宋以后,它与中国文学的因缘,正像佛学与禅宗样,都与文学结有不解之缘的,如果勉强地以时代来分界限,魏晋的文学,含有道家的成分比较多,无论为诗歌与散文,都是如此。唐人的文学,道佛两家的气息并重,尤其以唐诗是如此,至于唐人的笔记小说中,却以道家的成分为多。宋人的文学,似乎比较偏向于禅,无论诗词与散文,大体都有这个情况。元代的戏曲小说等等,佛学成分多于道家,明清以来,才慢慢走上融混的路道。为了讲这样个严肃的课题,最后要使大家轻松些,我们不妨举出唐人诗中些有关道家与道教的材料,使人读后多少可以沾些仙人气息的意境。唐代的名士才子中,例如李商隐有名的首无题律诗,便可处处见到他含有道家的情绪,"来是空言去绝踪,月斜楼上五更钟。梦为远别啼难唤,书被催成墨未浓。蜡照半笼金翡翠,麝薰微度绣芙蓉。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莲山万重。"又如他的锦瑟律,"锦瑟无端五十弦,弦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偶然。"他所用的刘郎蓬山庄生梦蝴蝶望帝托杜鹃沧海珠泪蓝田暖玉等等,无不是与道家道教有关的典故,无此修养,无此意境,无此感情,便做不出这种诗境,这比较王维的具有道家意境的诗,"积雨空林烟火迟,蒸艹梨炊黍饷东囗,漠漠水田飞白鸳,阴阴夏木啭黄鹂。山中习静观朝模,松下清斋折露葵。野老与人争席罢,海鸥何事更相疑。"各是别有番风味的。至于唐代名僧道士的诗,好的作品,也非常的多,因为般限于诗体的成见与偏见,便轻易地忽略过去,道士的诗,例如:"因买丹砂下白云,鹿裘唯惹九衢尘。不如将耳入山去,万是千非愁杀人。""佛前香印废晨烧,金锡当门照寂寥。童子不知师病因,报风吹折好芭蕉。""似鹤如云个身,不忧家国不忧贫。拟将枕上日高卧,卖与世间荣贵人。""帆力劈开沧海浪,马蹄踏破乱山青。浮名浮利浓于酒,醉得人心死不醒。"等等,都是惑乱人生中,偶然服的清凉镇定剂,大可有助于修养。至若唐人笔记小说中的裴航遇仙,云英滴嫁的仙人艳迹,平添后世许多神仙眷属的幻想与佳话,那都是道家与道教给予中国文学的生命活力,并无颓唐衰愁灰色的情调。宋代名诗人,如苏东坡王安石黄山谷等人的作品,更与道佛思想不能分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