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更可恼的是,礼王,向信任他的兄长,居然也和他们联手。

  果然是不再信任我了吗?他反问自己。不论如何,隔靴搔痒的日子,他也过够了,够了。

  他的话招来礼王的不满:“二弟,你是要顶撞本王的意思吗?”

  “没错,大哥!”御景渊毫不客气道,“您重病缠身,多年来都是我在打理礼王府,您可以随意妄为,但我决不能允许动摇礼王府的根基。阿湛是王府的直系血亲,又是正室嫡出,决不能把抚养权转交他人,免得被用心不良的人利用!即便是您不同意,也由不得了。这事,我说了算。”

  “你”礼王的眼睛猛然瞪圆了,好似十分不可置信。

  苏阮看着礼王,心中微微叹。

  御景渊在他人面前如何,在礼王面前却始终是温驯如羔羊,突然之间展露出锋利的獠牙,礼王接受不了也不奇怪。

  御景廉吼道:“二叔,对我父王放尊敬些!”

  御景渊冷笑道:“尊敬?你对你父王做过什么,尊敬吗,需要我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吗?”

  御景廉脸色突然就发白起来,如打了霜的茄子,垂下了头。

  御景渊不再看这无能的侄儿,杀意满满的目光盯住礼王。

  礼王紧紧的抿起了唇,鹰目深深的望着他。

  “既然二爷怀疑我的信心,我也不强求了。若因这事引起王府纷争,我可担待不起,要被陛下知道,定会怪罪我。”

  险况触即发,苏阮忽然松了口。

  御景渊的目光从礼王身上挪开,看向了苏阮。

  苏阮还是云淡风轻的样子:“但求我留住在礼王府这段时间,让阿湛留在我身边,可好?”

  御景渊紧迫的逼视着她,手指紧紧握成拳头,几乎咬牙切齿。

  好似无论是之前的得到,还是失去,这女人都是副不甚在意的模样。

  阿湛是她的目的吗?亦或,挑起他们兄弟之间的战火才是她的渴求?如果是后者,她的目的达到了!

  御景渊忽然觉得,这女人,太可怕,太可怕,有机会,定要拔除,连皮带根,拔的干干净净。

  连礼王他都不放在眼里,可是苏阮,真的挑起他的斗志!

  御景渊忽的冷笑道:“好啊,但凡你留在礼王府,阿湛就归你教管。”

  “多谢二爷割爱。”苏阮抿唇浅浅笑,眸中晃过抹狡黠。

  这两人正各自揣度着彼此的心思,突然御景廉声大叫:“父王!”

  他个箭步冲了上去,把险些从轮椅上跌下来的礼王抱住。

  苏阮惊了下,站起身,看见礼王的眼睛合上了,他垂着头,了无生气的模样,好像是要死了。

  御景廉回头,急道:“快叫御医!”

  苏阮早就知道礼王府的内务多是二爷御景渊打理,但并不知道时限有这么长。据御景廉所言,是有将近三十年的时间。

  这还只算分家之后,不算分家之前。

  礼王的王位是自己打拼下来的,他在外行军打战之时,家中的事务就全部交由二弟掌管。他功勋满满的回朝封王之后,因为在战时受伤落下了病根,家事还是二弟打理。后来分家,他索性就让二弟留在礼王府,替他打理王府,这么放,就是几十年,与其他王府男主外女主内不同,在礼王府,礼王主外,二爷主内。

  主内并不是仅仅处理内宅之事,更多的是为前朝的礼王提供后援。打点朝中群臣各方关系,累积人脉;手掌握家中经济命脉,掌管经济大权;虽然管不到军队,但府上的侍卫护院都是他的人,对于深居王府的人而言,这些人往往比虚无缥缈的军队更具有威慑力,以此积累家中的威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