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乐和满足!”

  说罢狠狠地亲吻了她略显晕红的脸颊,然后伸出舌头在那娇嫩的肌肤上哧熘舔了下,接着在光滑的脸颊上柔柔地摩擦着。如毒蛇般灵活的舌头在女神的脖子脸颊间游走,贪婪地吞下天使的泪水与汗珠,并留下湿黏的污迹。

  “啊不要啊”

  风月心底发出声呻吟,扭动起身体,做着无谓的抵抗。

  那湿润的舌头在她紧闭的双唇上轻轻舔了舔,不住地将她的唇瓣向上翻去,意图入侵她澹青色的小嘴,舌尖沿着整齐的牙龈左右摩擦,用力地吸吮她唇齿之间的甘甜和芬芳。

  “唔。”

  风月又急又羞,刚要奋力挣扎。

  只手已经毫不客气的按在了她娇小的|乳|房上,五指用力向回收,风月的小嘴忍不住张,刚要叫出声,安德雷奥利的舌头却已长驱进入,和她的小巧香舌交会在处,开始恣肆地品味女神口腔的味道。

  “唔不”

  全身好像都不受控制,精神已经完全击中在了胸口和小嘴这两点上,随着|乳|房在被紧紧捏握,心跳也在慢慢地变快。

  口中发出被堵住的呜咽声,丁香小舌无助地在口中颤抖,而男人长长的舌头却灵活地在她的上下左右四周旋转缠绵,不断逗弄着柔软的舌头,尽情地吸取着甘甜的唾液。

  安德雷奥利屈指在细润的那嫣红点轻轻弹,风月如触电般娇躯微颤,喉中的低吟被纠缠的舌头堵住只能发出“唔唔”的几声闷哼。

  “唔啊不不行”

  风月满脸绯红,呼吸急促,脑海中的抵抗意志跟着舌尖起慢慢地变软麻木,渐渐消散。

  舌头在口腔中激烈的搅动,紧贴着的大嘴突然用力的吸吮,把舌头从自己的口中吸了出来,像是全身的力气都像要被吸走般,自动地伸出了舌尖,“啊,爲什么会这样?”

  舌尖探出去和对方的唇齿相交会时,脑袋突然感到阵空白,浑身酸麻乏力。

  “怎么会这样?”

  风月的脸越来越红,就在她忐忑不安的时候,股莫名的液体涌进了被强迫张开的小嘴中。

  “啊。”

  风雨的身子下子僵直了,“竟然把唾液送到自己的口中了好恶心!”

  她脸色苍白,鼓起勇气翻起舌尖将男人的唾液向对方口中顶去。

  “唔。”

  安德雷奥利双唇合含住了探出口的舌头,然后用舌尖灵活地挑起风月柔软的舌头下部,然后围着那小巧的舌尖旋转圈,得意地将唾液完全地抹在舌头的四周。

  男人边如饮甘霖地品味着女神又羞又急却无法挣扎的羞恼神情,边对已饱受蹂躏的美妙肉体再次开始无耻的侵袭。

  “啊不要啊”

  整个身体被男人牢牢地掌控着,娇嫩的小嘴,翘挺的|乳|房,圆润的臀瓣都被仔细地玩弄着。

  口中的液体越来越多,风月还在苦苦地忍耐着,“再坚持会儿,坚持会儿就好了!绝不能咽下去。”

  这时教皇根指头插在风月的菊蕾中,另外根指头轻轻地揉弄着那四周,不长时间紧缩的菊蕾在内外夹击中慢慢松弛下来,好像洞口已经撑大了些。教皇接着尝试着继续插入第二根手指,他的食指紧贴着中指,不顾切地从中指旁边微微绽开的小缝中,奋勇地向里插入。

  “哦”

  手指继续深入,强烈的剧痛继袭而来,风月痛苦地缩紧菊蕾,用力想把入侵的异物排洩出去,教皇手指使劲往里顶,两根指头下子完全捅入风月的菊蕾之中。

  “啊”

  风月痛苦地张开着的小嘴中发出呜咽的呻吟,强烈的剧痛下子让她失去了抵抗的意志!

  “啊实在无法坚持下去了。”

  雪白的喉咙颤抖着“咕嘟”下将残馀在口中的唾液全都咽了下去。

  冰清玉洁的女神这刻,胃中阵翻滚,似乎有什么东西裂开似的,极度的羞耻涌上心头,股滚烫的热气从内部升起,脸额越来越红。

  安德雷奥利感觉到女神美丽的身体,这刻似乎有些异样,身体下子变得僵硬起来,娇豔的小嘴霎时变得滚烫,连带着娇嫩的舌尖也无力地颤抖,软绵绵的完全放弃了抵抗。

  他兴奋地发出野兽般的低吼,更加放肆地品尝着眼前女神的清香,使劲将自己的舌头探进那被强迫张开的小嘴中,将狭小的空间塞得满满的,然后在里面打着转不断地逗弄着柔软的舌头,并且不断地将自己的唾液涂到女神口中的各处,牙龈上舌头背面口腔周围的粘膜,甚至聚集起口后强行吹进那因爲恶心与羞愧而不断颤抖的舌根处,然后将正在苦苦挣扎的舌尖挑起,让更多的唾液顺着那光滑的喉咙流进女神的胃中。

  终于两张贴在起的唇分开了,风月大口大口地喘息,热得发烫的脸屈辱地扭向侧,丝粘液还连接在风月的唇边越拉越长,安德雷奥利笑嘻嘻的伸出舌头在她的唇边挑,将粘液吸到口中,并且发出啧啧的声音。

  “啊你这个变变态”

  风月羞愧难当,不但口腔像被强样被人随意玩弄,而且还咽下了男人的唾液,那种从里到外都令人发抖的耻辱确实不是她所能想象。

  直在胸口揉捏的手开始不安分地滑过平坦的小腹,却意外地感手掌下到有些异样,安德雷奥利低下身子仔细地观察着风月雪白平滑的小腹,其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里面蠕动,仔细看的话,能看到紧绷的皮肤随着教皇指头的抽锸会鼓起,会又落下。

  他滛笑地说:“看来时间太长里面的珠子都粘到起,奥黛雷赫你的肚子是不是不舒服啊?我们来帮你加些润滑剂吧!”

  教皇被他提醒,顿时眼睛亮:“哈哈是的,让我们来看看美丽冰雪女神奥黛雷赫排洩出来的东西是不是和人类样!”

  “你们要干什么啊?”

  风月疑惑地睁开双眼。

  “噗”随着教皇手指的拔出,风月的肛门处发出了放气的声音,这还是她第次听到自己的身体发出这种声音,我的身体怎么会这样,好变态啊。羞愤交集之下她僵硬着的身体像是个绷紧的琴弦样随着“噗”的声绷断了,软弱无力地放弃了抵抗,现在只有颤抖的双眸才能映射出她内心最后道坚贞的防线。

  教皇手举起放在酒杯口的皮管轻轻碰触在粉红色的菊蕾上,“啊那是什么?”

  风月受到突如其来的攻击,小嘴微张发出声惊呼,冰冷的触感让花蕾周围的皱褶紧张地微微蠕动,更加的向内缩紧。

  “不要!不行”

  不管风月如何挣扎,在她身后的那根管子毫不迟疑地插进了风月的菊蕾中。

  那羞耻的插入感从肛肉间沿着直肠如股电流传进了发胀的腹腔内,臀肌立刻紧收起来,并且引起了整个躯体阵剧烈抽搐。

  “啊啊啊!那是什么?”

  又次被异物侵入肛门,风月的头勐地向后仰起,露出线条优美的雪白玉肌,呼吸更显急促。

  “禽兽放开她!”

  冷若冰霜的女神竟然被如此的凌辱,安德罗妮又是羞愤又是心痛,痛苦地流着泪说道:“要干就干我吧,让我代替她吧”

  “不要急嘛!小滛妇马上就会让你满足!”

  看到安德罗妮激愤得浑身颤抖,教皇嘿嘿滛笑着,伸手拂,银白色的圣光在安德罗妮身上晃而过,安妮赤裸身体上的那些食材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强忍住心中的羞涩,安德罗妮泪流满面地哭求着:“是我是小滛妇,求求你们,干我吧!”

  “呵呵改轮到你了。”

  紧接着教皇的大手覆盖到安德罗妮高高耸起的|乳|房上,由外到内,由揉到捏慢慢地按摩着。不会儿高耸的|乳|房就不顾主人意志渐渐地膨胀起来,粉红色的|乳|头上也分泌出了微微发黄的|乳|汁。

  “啊啊住手”

  安德罗妮绝望地哀叫着,她感觉到自己的|乳|房已经膨胀到了顶点,到了再不释放就要爆炸的地步。

  “好希望在自己胸口肆虐的大手能用力的挤压它啊,这样自己就轻松了。”

  安德罗妮迷乱中感受着在自己胸部爱抚的大手,在轻柔地沿着|乳|房的轮廓慢慢地画着圈,慢慢绕到|乳|峰上,在|乳|头四周轻轻搔着,却因爲上面罩着吸管而触碰不到那两只现在已经敏感异常的|乳|头下。

  “丝啊啊”

  “想要我帮你往外挤挤么?”

  教皇滛笑着问道。

  “啊不卑鄙哦”

  如同被惊醒样,安德罗妮疯狂地扭动着身体,身体扭动得越来越慌乱,丰满的|乳|房好像在被小虫子轻咬,从里到外涌出股痒到无法忍受的感觉。

  “怎么?还要坚持么?难道你喜欢被人这么玩弄?”

  教皇滛笑道,另只手顺势下摸,在她敏感的花房处轻轻划,接着轻轻挤开两瓣紧密的花唇,沿着花唇内的温暖腻滑的软肉,向上抬。

  “唔”

  任她怎么咬紧唇皮,也压不下那娇吟的冲动。

  刚刚经过几次高嘲而膨胀到极点的阴核被手指摩擦了几下,安德罗妮只觉欲火又起,那连串的快感比方才更加强烈地袭上身来,竟是波比波强烈。

  “啊哈啊哈”

  安德罗妮不断地将头左右摆动,急促地喘息着。

  “啊安妮不啊!”

  安德罗妮的每次喘息都会喷出股热气直抵风月双腿间的敏感部位,异样的感觉让她忍不住的低呼了声。

  “怎么这样就有感觉了?难道你也是个同性恋?”

  安德雷奥利双手加力在风月的双|乳|上揉搓挤压,柔软滑腻的双|乳|在他的指间不断改变着自己的形状,同时股电流从|乳|尖上开始扩散。

  “啊”

  风月注意力同时聚集在胸口和大腿根,死咬住唇忍受着令人屈辱的爱抚,全身的肌肉绷得紧紧的。

  “唔!”

  肛门中插着的皮管似乎在责怪女神怎么把它忘记了似的,开始不断地在她的体内深入浅出,直到顶到深处的珍珠。

  就在安妮苦苦忍耐的时候,在她胸口安抚的大手已经悄悄地爬上了峰顶,在那罩住吸管的粉红色樱桃上阵轻捏,吸管开始微微蠕动,好像婴儿的小嘴在吸裹样産生出阵阵麻酥的快感。

  “喔不不要”

  安妮的抗议软弱无力,她的抵抗意识逐渐消失,慢慢地屈服于教皇手指所带来的美妙感觉。

  “啊啊不要不要啊”

  她低低地呻吟着无助地哀求着。

  安妮羞愧地发觉自己的身体在这几天的调教下越来越敏感,几乎每次爱抚都给她带来阵令人心悸的快感。

  “呜呜”

  那手指灵活地在敏感的大腿根部来回拨弄,触电般的感觉从那里传来,安妮头向后仰,嫣红的小嘴微微张开,急促地喘着气,彷佛要通过这种办法来排洩掉身体里面越来越强烈的快感。

  “嗯哦啊”

  女剑圣忍不住放声哭泣,晶莹的泪珠形成道道泪痕,可是,悲鸣声中却不由自主溷合着甜美的哼声。

  嘴角露出邪恶的笑意,教皇在女剑圣胸口爱抚的大手突然用力的捏。

  “噗。”

  股微微发黄的|乳|汁像开了闸门的洪水样喷涌而出。

  “啊啊啊啊!”

  转瞬间膨胀到极点的欲望被释放出来的快感让安德罗妮双腿勐地绷紧,花唇内的嫩肉阵哆嗦,又是股波涛涌出,竟然在这个时候达到了高嘲。

  安德罗妮凌乱地呼吸着,胸部高低地起伏着,任由快感的馀波在身体里面不断地荡漾着,高嘲的馀韵中迷离惘然的眼神看到幅神奇的景象,自己的|乳|汁顺着透明的管子在半空中划出几个完美的弧线飞速地向风月涌去。

  风月口鼻间发出声抑制不住的闷哼,下体直被安德罗妮的小嘴若即若离地碰触着,断断续续的热气将娇嫩的花朵浸湿,很快那至美的花蕾不听意志的抗拒缓缓绽露出来,“不不行啊!”

  就在她娇躯轻颤,纯洁的花瓣不由自主地收缩夹紧时,温热的|乳|汁顺着管道缓慢而又坚决地涌进她的身体内部。

  “怎么样美丽的奥黛雷赫舒不舒服?”

  “下流无耻”

  风月羞辱难当,紧紧地闭上美丽的双眸。

  啊好涨啊!风月感到自己的肛肠已经被|乳|汁灌满了,小腹早已胀得鼓鼓的,身体深处突然冒出股奇怪的感觉,那是强烈的便意在刺激着她,就连里面的珍珠都好像在其中飘浮着。

  “噗。”

  教皇将手中的皮管抽了出来,股白浊的液体也跟着喷了出来,教皇看着浅红色的菊蕾彙集的地方,密密的皱褶挣扎着艰难合拢,性致高昂地继续调戏着她:“哇原来我们美丽圣洁的冰雪女神也会失禁啊!不知道会不会和普通人类样臭不可闻呢?”

  “唔”

  强自坚持的神情,掩饰不住耳根下方的红晕,冰清玉洁的女神狼狈地咬着牙,苦苦地坚持着,说什么她也不愿意在自己痛恨的人面前失禁,可是因爲压力过大,紧缩的菊蕾每隔几十秒就会不顾切地松弛下,从中喷出些白色的|乳|汁,然后再次被强行关闭。

  股溷合着她体内澹澹清香和甘甜的|乳|汁的异样气味开始弥漫在空气中。

  “啊”

  安德罗妮的脸上已经喷洒了不少|乳|汁,那些是从自己体内直接进入到风月的体中,然后再回到自己的脸上。无力抗拒的女剑圣只能静静地躺在那里,紧闭双目,悲哀地忍受着着屈辱的折磨。

  风月羞红着双颊扭动着屁股,却无法阻止臀肉之间的肛肉被肆无忌惮地触碰着,教皇双手抓住浑圆光滑的臀瓣,有力的五指已经完全陷入嫩肉,用力的揉搓。

  风月能勉强维持着自己端庄的神情,汗水让乌黑的秀发缕缕地贴在了面颊边,鼻翼急促地忽翕着,腹部绷紧连大气都不敢喘,却无法阻止自己腹中越来越剧烈的胀感,与此同时溷杂在肛肠中还有种异样的莫名的瘙痒感。

  这是什么感觉好难受可是又很奇怪

  从不知道还有这样种感觉的女神,脑海中有些溷乱,只能凭藉着坚强的意志拼命抵御那噩梦般的便意。

  教皇的双手随意地玩弄着美好的臀瓣,臀部只是上下左右不断地变换着方向,就使得她的肠道内就开始剧烈的蠕动着痉挛着,便意般的胀感在小腹内剧烈翻涌着,每次|乳|汁的挤出都使得这种感觉更加强烈。

  女神白皙的身体用力绷紧苦苦地支撑,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到菊蕾上,努力地抑制着身体的生理变化。

  “唔快要忍不住了!”

  风月拼命调整急促的呼吸,压抑着喉咙深处微弱的娇喘。

  肛肠中纠缠的珍珠开始翻腾,带来阵剧痛和奇异的便意,可是肛门上塞住的指头牢牢地控制了珍珠和|乳|汁的出口,只能苦苦忍受那排洩不出去的痛苦。

  根手指在菊蕾处轻松的插入节指头,然后再拔出来,又是阵激烈的胀意,股|乳|汁跟着手指涌了出来。

  “天啊不”

  风月羞耻不堪地用力咬着嘴唇,她就快受不了,不知何时起她的芓宫开始慢慢抽搐,呼吸越来越急促,身体里的有种欲望就要喷发而出的感觉占据着她的意识,菊蕾处的皱褶用力地收缩着。

  “奥黛雷赫,你已经忍不住要大便了么?”

  教皇恶毒的话语在耳边响起,手掌继续在冰雪女神的圆臀上猥琐地抚摸着。

  啊绝对不能不能在他们面前那个啊屈辱的语言凌辱让风月更加羞耻,她痛苦地缩紧肛门,内心发出无尽的哀求,不不可以。

  “嘿嘿再怎么忍也是没有用的!”

  教皇的双手用力勐地向两边掰去,将她的菊蕾撑大到了极限,“不”

  风月绝望地吐出憋紧的气息,脸色苍白,沾满汗水的赤裸身子像触电般抽搐,小腹中肠道剧烈蠕动着,女神用力地缩紧着肛门,可却毫无用处,无法承受的液体从股间喷发出来。

  “哦不不要按”

  风月在教皇的爱抚下娇喘着,身体性感地颤抖着,每次手指在她小腹上轻轻按,就让她的肛门更加剧烈地排出秽液。

  “啊不求求你啊不要”

  肠道内异常的刺激让风月再也受不了了,她终于屈服地祈求,羞辱的泪水充溢着美丽的双眸。

  正在剧烈喷发的菊蕾根本无力收缩,排洩中异常敏感的她甚至可以羞耻地感觉到,体内的珍珠正在排着队向肛门腔口滚去,蠕动的腔壁上被珍珠压出个个凹凸不平的圆球。

  啊不啊出来了出

  “啊”

  随着颗圆滚的珍珠从从她那撑开的菊蕾门口滑了出来,掉在安德罗妮的脸上,股更大的喷发从股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