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1/2)

加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先上一更,晚上还有,亲们,等着哈……自从顾清歌上门叮嘱后,傅清儿开始重点关注那韩丽娘的动向,也嘱咐巧儿平日里多加防范些,以免中招。店里的生意还是一般般,上门的也是熟识的客人,傅清儿还算放心。但是总归不能掉以轻心,谁知道韩丽娘会什么时候动手,这样处于被动,令傅清儿很是不喜。

  “娘亲,娘亲是不是不舒服啊?”团子一大早就乖乖的在书房念书,今日不用去学堂,傅清儿说明了他可以出去找朋友玩耍,哪知这孩子却摇头,竟乖巧的把自己关在书房念书。

  天气闷热,傅清儿特意做了一锅冰糖银耳汤,待冷却后,又放进井水里冰着,这会儿晌午拿出开喝最好不过了。端了一碗送进书房,瞧着团子正认真的练着字,傅清儿满意的点头。

  瞧着团子写的认真,傅清儿不忍心打扰,遂把银耳汤搁在一边,坐在一旁想事。听到团子的声音,傅清儿从深思中惊醒,这才发觉团子已经写好了,正看着自己。傅清儿搁下撑着头的手,冲团子勉强一笑。

  “娘亲好着呢,哪有不舒服。团子练完字了?来,娘亲给团子端了好东西,快来尝尝。”傅清儿又端起冰糖银耳汤,招呼团子过来。团子毕竟还是小孩子,虽感觉到娘亲这些天有些奇怪,但是一听到吃的,就什么都抛到一边去了。

  “真好喝,娘亲最了,总是能做出这么好吃的东西给团子吃。”说罢勺了一口喂给了傅清儿,两人相视一笑,傅清儿瞧着团子朝气的脸庞,顿时觉得心里宽阔了许多,不那么沉重了。

  “团子不是已经在学旁的了么,怎的回家还要练字啊?”傅清儿拾起团子练好的字帖,很是满意,团子的字越发的端正了。团子一听娘亲问起,头也不回的说着,嘴里喝着银耳汤,吐字模糊不清。

  “五子嗦唐子的字系答布厚,乱唐子用系练。”傅清儿纠结了一会儿才明白团子说的是:夫子说团子的字写的不好,让团子用心练。傅清儿仔细问过团子才知道,原来团子的字写的还是不错的,只是少了男子的强硬,而多了分女子的柔韧。所以夫子才找了一些帖子,让团子临摹,好好练习。

  傅清儿心里一怔,她竟是从未发觉这一点,团子学会写字是她一笔一划教出来的,团子的字自然就是学了自己的。自己却没有发觉,团子是个男孩子,写出一手娟秀的字体,这像什么样子。傅清儿心里感激徐昇这个夫子,还好他发觉的早,不难以后发觉让团子改,还真怕改不过来。

  “娘,好好喝,团子可不可以再喝一碗啊?”说话间团子手中捧着的碗已经见底了,他亮了亮空碗,舔了舔亮晶晶的嘴唇,讨好的问着傅清儿。傅清儿好笑的对他摇了摇头:“傻孩子,东西再好吃也不能贪吃,小心把肚子吃坏了。”团子一瞧见娘亲摇头,霎时就垂下了小脑袋,脸鼓得像包子一般。

  傅清儿了团子的小脑袋,团子这才又抬了头。“娘亲不是不给团子吃,只是这银耳汤是用井水浸过的,吃多了娘亲怕团子闹肚子。你想想,要是你闹肚子生病了,那是不是很难受,团子难受,娘亲瞧着是不是也担心?自己的身体是最重要的,团子以后一定要记得,只要你健健康康的,娘亲才能放心。团子要是想喝,娘亲明日再给你弄好不好,今天就只能喝一碗了。”

  团子原就是个聪慧的,只傅清儿一提点,他就明白了傅清儿想表达的意思。虽是嘴馋,但也不再鼓起包子脸,只默默的点了点头。傅清儿对于团子的举动,很是满意,端了空碗要出去。似是想到什么,走到门口又转身停下。“团子,你旬日放假能乖乖待在家里看书,娘亲很欣慰,但是也不能只知道读书,娘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