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1/2)

加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说的加更在这里,可惜某卿又没存稿了,明天一定再多码一些。忙啊,忙的没力码字了都,忧桑!!!差点忘了,这里某卿要特别感谢可爱的樺樺童鞋的手榴弹,炸的某卿心花怒放。当然也少不了在某卿断更的这段时候依旧给我留评没有舍弃我的童鞋们,感谢:咯咯、里头、来了、连、立志、小、q、还有我们可爱的我熟悉的猪猪、蛋炒饭、whitetea和墨兰雪、11童鞋,哈哈,一一列举出来,大家的名字各种怪异,^__^嘻嘻……

  程晋尧的思绪飘远,端着茶盏的挽月立在门口,瞧着主子凝神,也不敢打扰,只放下茶盏,默默的退了出去,帮程晋尧带上了门。

  ——————程晋尧回忆分割线——————

  朝堂之上,左右二相不和,人尽皆知,但却没人敢拿在台面上说。而今左相抱得金孙,特派贴到各府邸宴请同僚同贺。程家也在其中,程家虽未言明,但是大家都瞧得出,程大将军意属五皇子。而今这左相宴请程家,却是个什么情况,大家无从得知,程耀宗也抓不着头脑。

  左相府一派红火,热闹非凡。左相宴请的不只是男丁,还有家眷,只男子在外院,女子在内庭罢了。

  “哎呀呀,这不是我们的振国大将军吗,程将军大驾光临,小的马上就差人去通知老爷。”接待的是左相府的管家,却也算是给了程耀宗的面子。管家亲自给程氏三父子领路,而女眷则被丫鬟领着进了后院。

  程晋尧走在后头,随意扫了几眼园中景象,内心却掠过了各种想法。也罢,先且瞧着,断他左相也不会在金孙百日酒宴上,搞出什么花样来。

  “哎哟,程大人肯赏脸来参加老夫孙子的百日宴,真是老夫的荣幸啊。”

  “哪里哪里,左相相邀,程某哪敢推脱,左相严重了。”左相与程耀宗相互恭维,只是两人的笑意并未有多深。程晋尧与程晋安分别见过左相,便各自散开了。

  这样的宴会,程晋尧觉得甚是无聊,却也毫无办法。只寻了个安静的地方呆着,不愿搭理那些阿谀奉承的人。程晋尧不知道,自己所选之处与内院,只一层之隔。他毫不费力的便听到了围墙那头的一段对话。

  “哟,我们的清儿妹妹今儿个是怎么了,怎的无打采啊?”说话的确是傅家的嫡小姐傅幽儿,而傅幽儿口中的清儿妹妹正是那不得宠的庶女傅清儿。

  “姐姐说笑了,清儿路上吹了风,而今有些头疼罢了。”傅清儿声音清扬婉约,只是对于木头程晋尧来说,却无甚感觉。

  傅幽儿一向看傅清儿母女不顺眼,傅清儿完全继承了她娘的美貌,傅幽儿虽说也是个不错的,但与之站在一块儿,却是立见分晓,这让傅幽儿尤其不爽。从小傅幽儿就是个得宠的,傅倾汐很是宠爱这个聪明的嫡女,只要是傅幽儿喜欢的,他总是会无条件的满足她。

  傅幽儿仗着父亲的宠爱,加上自己地位尊贵,自小就爱欺负比自己只小几个月的傅清儿。其实,傅清儿小的时候也是得傅倾汐喜欢的,只是傅幽儿自小就是个心狠手毒的,完全继承了她母亲的真传。傅幽儿的娘亲使计让傅清儿的娘亲失了宠,被放养在傅家在外的庄子里。而傅清儿也被傅幽儿弄得不得傅倾汐喜欢,从而在傅家毫无立足之地。

  傅清儿活的压抑,活的辛苦,却也不得不继续这种生活。只是,每每在夜里,她总是望着围墙外面的天空发呆,她很想变成一只无拘无束的小鸟,飞出这让人喘不过气来的牢笼。傅清儿在隐忍,她坚信,总有一天,她会离开这个让她觉得作呕的地方,这个毫无留念的地方。

  “哎呀,那可怎生是好,这要是过了病气在旁的人身上可就不好了。尤其今日可是左相府的好日子,清儿妹妹这不是在触左相大人的眉头么?这要是被爹爹知道,哦呵呵呵,那可怎生得了啊?”傅幽儿笑的极其刺耳,想必是见身旁并无旁人,完全不似人前那副乖巧可人的模样。

  程晋尧面无表情的抽动了一下嘴角,他无意偷听这样的谈话,遂还是走开了。想必他离开了这么久,爹爹也该派人来寻了吧。毕竟这左相府,是个不一般的地方。

  傅清儿被傅幽儿以身体不大舒服的理由被送进了左相府供客人休息的客房,傅清儿很气愤,却也拿她毫无办法。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