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1/2)

加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看来明天的榜单公布,某卿铁定又是无缘了,叫我不更文,叫我没存稿,该。望天,忧桑啊!!!程耀宗深深地看了程晋尧一眼,这个儿子,自小就失去了亲娘,对任何人都不甚熟络。加上他在他小的时候就常带着他在军队里出没,使得他练就了如今这幅生人勿进的面孔。唉,如今娶了个媳妇,却还不是自己意愿的,纵然如此,淑宁也不该不跟他们商量一声就把那傅氏给休了啊。这打得,可是晋尧的脸,晋尧虽没说什么,倒是让他这个做爹的情何以堪。

  “爹,您的意思是……”程晋尧隐隐猜到程耀宗的意思,却有些震惊。程耀宗摆手,从书桌上拿起那金丝楠木的锦盒递给程晋尧。

  “这是你娘亲留给你媳妇的,我现在把它交给你。晋尧,如今爹要给你下个命令,却不是以将军的身份,而是以一个做父亲的身份。晋尧,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程耀宗眼神凌厉,表情严肃。程晋尧默声点头:“请爹下令,孩儿定当听从。”

  “晋尧,爹要你不日出发,寻找你媳妇儿傅氏。当然,这也是个幌子,其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你必须离开京城。你是我们程家的希望,如果——失败了,你一定要好好活着。如果成功了,爹便会派人传消息给你。到时候你若是寻到了傅氏,也顺带一块儿带回来吧。以这个寻头出京城,旁人是不会多疑的。”

  “爹——,您这是要儿子做逃兵吗?不行,儿子断不能抛下爹,抛下程家。”程晋尧明白父亲的意思,立马便跪了下来,语气坚定。

  程耀宗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儿子,眼睛有些湿润,却还是忍住了鼻酸。“晋尧,切莫辜负了爹的期盼,我们程家,就靠你了。”程耀宗不理会程晋尧的反对,毅然的将程晋尧赶了出去。

  “大少爷。”挽月瞧着自家爷脸色不太好,程晋尧没有回应,径直回了书房。

  “没我的吩咐,谁也不许靠近书房,叫顺子进来。”程晋尧吩咐,关上了书房门。挽月心有疑问,也不敢多留,立马便派人去唤了程顺过来,自个儿却是守在书房外边。

  “大少爷,程顺来了,在门外候着。”挽月立在门口说着,细细听着门内的动静。片刻,便传来程晋尧的声音,这才朝着程顺略微点头,示意他进去。

  无人得知程晋尧与程顺在书房到底说了些什么,只知道不过二日,程晋尧便带着程顺离了家,出了京城,去往何地,也未可知。

  ——————场景分割线——————

  “顾姨好。”团子很有礼貌的给顾清歌打招呼。顾清歌揉了揉团子的头,冲他微笑点头。

  “团子这么早是要出去作甚啊?”经过上次顾清歌上门,一来二去的,傅清儿也就和顾清歌熟络起来了。顾清歌比傅清儿还要大上一岁,对团子也是极为疼爱,团子当然也高兴多了一位美丽的姨宠爱他了。

  “对啊,夫子说了,今天使旬日不用去学堂,他便带我去城外写生,让我备好东西,早点到学堂寻他。顾姨,团子不跟你说了,夫子说了,要做一个准时的人,不能迟到的。”说罢团子便提步出门而去,顾清歌瞧着团子天真的模样,脸色露出一丝彷徨。是啊,要做一个准时的人,可是,有一个,已经迟到这么多年了,至今了无音讯。苏墨笙,你还记得这片地方有个人在等着你吗。

  “顾姑娘来了,巧儿这就去唤娘子。”巧儿也着实喜欢这位顾姑娘,自从有了她陪伴,自家娘子也算是有个说话的人了。巧儿自来了傅清儿身边,总觉得傅清儿并不是真正的快活,像是有着极大的心事一般。她虽与傅清儿亲近,却也不敢随意乱问。

  不等巧儿去说,傅清儿便从房内出来了。一瞧见顾清歌正站在院中与巧儿说话,脸上浮起微笑。“清歌来了啊,我还正打算让巧儿去叫你呢。”傅清儿却是与顾清歌商量好了,今日在她家教习做那洛阳特色小吃——胡辣汤。

  “原是我比你好着急了呢,呵呵。我前儿个说过的食材,你都备好了么?先让我瞧瞧吧。”说话间顾清歌就随着傅清儿进了厨房,瞧见灶台边上摆满了材料。粉面,粉条,肥猪啊等主料。还有一些个配料,像花生仁,山药,木耳,金针菇,芋头,葱花姜片等等。

  顾清歌还算满意,毕竟这里不是洛阳,食材要准备充分也是有些难度的,傅清儿准备的已经算是很好的了。

  “首先呢,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