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1/2)

加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嗷嗷嗷嗷嗷,上榜单了,上榜单咯!!!某卿一定会努力码文的,断网勤更,亲们,再信我一回吧!!!

  再吼一句:这里求收藏!求点击!求留评!!!

  晌午十分,吃罢饭后顾清歌便回去了,巧儿则到了前面铺子看着。只傅清儿过来瞧得时候,这孩儿脑袋正一搭一搭,昏昏欲睡。傅清儿遂自己来看着,微笑着招呼巧儿回屋睡会儿。巧儿是个老师勤快的,瞧着傅清儿在这,自己断没有去睡觉的规矩,便强打起神来。

  “没事的,我在这里,你只管放心的睡。瞧你这眼睛青的,团子不懂事你倒是还依着他,这孩子只怕要翻天呢。”原来昨晚上巧儿一夜未眠,却是因为团子缠着傅清儿,希望傅清儿给他再缝个书包。

  原来团子前些日子,在书院与同学吵架,甚至还动了手。傅清儿送给他的书包,确是在拉车之间被弄破了。刚知道这事情的时候,傅清儿很是愕然。团子从不与人动手,即使被骂被欺负,也断不会轻易动手伤人的。后来去了书院才得知,竟是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欺负她家团子。因嫉妒团子得了夫子的赏识,心里暗妒,便寻了个原头找团子麻烦。在傅清儿的教诲下,团子却也不是个轻易示弱的。

  二人便争论了起来,哪知那男孩也不知道是谁教的,还是听了什么闲言闲语。便当着书院所以学生的面,说团子他娘,也就是傅清儿是个狐媚子,□,平日里就爱跟店里的男客眉来眼去,给团子他爹戴绿帽子。又说团子一生出来就被他爹嫌弃,连着他娘一起被赶出家门,听闻团子八成本就不是他爹亲生的,而是他娘和野男人生的,东窗事发所以被赶了出来。

  团子心中一直有两个逆鳞,一个是他爹,另一个就是他最爱的娘亲了。无论旁人如何辱骂他,他都不放在心上,只不许扯出他的爹爹和娘亲来。如今他的两个逆鳞都被触动,顿时便变了脸色,眼睛瞪得通红,与那孩子争论起来。但到底先动手的也是他,还是夫子出来调和,这事才没有闹大。

  但是自那以后,团子的同学,以前玩的不错的好友,竟都疏远了他。每日里见面也都默默私语,一瞧见团子过来,便一窝蜂散开了。团子原就是个敏感的孩子,见往日里玩得好的朋友都这般眼神看自己,顿时心便寒了。

  因为这个事情,徐昇作为夫子也感觉的到。他虽为先生,能叫人知识,但为人处世孩子们还得自己学着,况且他也左右不了旁人的心思想法,纵是有心,也无力啊。只几日后,团子便不肯再去学堂了,彼时傅清儿还不知晓团子在学堂的那些状况,只当他是厌学了,还动说顾清歌一起给他说了好些道理。然而团子竟是个倔的,只抿唇不应。

  傅清儿没有法子,这才又去了书院一趟,问过了徐昇才知道,原来背地里还有这么一出。傅清儿知晓,这般情况让团子再去学堂,也是无济于事的。先不说团子无心学习,再者她也不愿旁人伤了团子的心。这孩子她好不容易才带正了,可不许旁人再把他引歪了长去。

  傅清儿原就没打算让团子读书考取功名,入仕途为官。她没有那么大的野心,没有那么大的虚荣心。傅清儿只是想平平淡淡的过日子,也从没把自己当成那些穿越小说里的女猪脚,玩转乾坤。她自认为没有这个本事,也希望团子这辈子不求富贵,不求功名利禄,只做些生意,安安稳稳过活,也便罢了。

  遂了团子的愿,只让他在家中自习。再加上家里还有个自小便学书断字的顾清歌,团子要是遇上不懂得,也有个老师可以解惑。倒是徐昇因为团子的事情来了两趟“好吃点”,傅清儿心中感激他这般看重团子,也便把事情告诉了他。徐昇一听,倒也觉得可行,还声明得空可以让团子去他家中亲自教导。

  团子倒是与徐昇亲,一听傅清儿告知,便欢喜的蹦跶起来。第二日趁着放学的当子,就先跑去了徐昇的家中静等。虽说徐昇刚来不久,但是所住院子里的藏书还是不少的,团子总该往他的书房钻,翻开他的各类书籍。徐昇也不阻止,把团子当成了自家侄子一般看待。

  “只一个书包罢了,娘子却偏偏吊着小哥儿的子,您以为我不知晓您早就备好了啊,我只是借着您的手,在书包上帮小哥儿绣了个他喜欢的图案罢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