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1/2)

加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女主有难,亲们同我一同呼唤楠竹:收藏评论,你在哪里!!!哀家需要你~~~~~

  “哇——”团子一瞧见拴在院中的小狗,霎时便抛下了刚才的不愉快,撒着欢儿的往小狗奔去。傅清儿有心阻止他,怕他摔跤,最终还是放他过去了。这孩子倒是不怕,伸手了小狗狗的头,又帮它顺了顺毛。想要把它抱起来,却遇到了阻碍。小狗许是被他抓的姿势弄得不舒服,四肢乱蹬,想要挣脱团子的小魔爪。

  “娘亲——”团子有些气馁,回头看自家娘亲,想寻求帮助。傅清儿走到团子身边,随之蹲下。了小狗,软绵绵的,身上带着温热。一对圆溜溜的大眼睛咕碌咕碌的转着,倒是像极了团子。这狗狗却是一般寻常的狗,算不得什么品种。只因为出生不久,身体动作还不甚灵活。小小的尾巴,不停地摆动着。团子瞧了甚是喜欢,只是因为抱不了它而苦恼着。

  “团子,抱狗狗可不能这样胡来,狗狗也会怕痛的,可不能这么鲁,不然狗狗怕你了,就不让你靠近它了。你首先要和他亲近亲近,成为它的好朋友,好主人,这样狗狗才不会对你有所防范。等到它跟你熟悉了,你再抱狗狗,狗狗是不会拒绝你的。”团子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只明白了一点,那就是要跟狗狗亲近。

  ——————场景变换分割线——————

  “大人,冤枉啊——”刘老二满面泪水的跪在衙门大堂,左右各站着一排的衙差,手中的廷杖一敲,刘老二的心脏就跟着一颤抖。

  仓河镇的父母官王高峰顶着个将军肚,悠哉的坐在案桌旁,身后还有个一脸光的师爷,谄媚的帮忙打着扇子。王高峰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这才开口。

  “刘老二,你可知罪?”惊堂木一拍案,刘老二吓得浑身颤抖,只不住的磕头喊冤。

  “那春风楼的琪琪,死因明确,你还不从实招来。琪琪是吃了你送来的掺了巴豆粉的糕点,这才闹了肚子。据本官所知,这琪琪原就养着病,如今被你暗中下药,上吐下泻,体力不支,虚脱而亡。刘老二,你招是不招,莫怪本官不留情面,对你上刑。”

  原来,那春风楼的琪琪姑娘昨夜抱病而亡。那春风楼的张妈妈原就极其宠爱这个春风楼的招财宝,哪知突然就这样去了,那张妈妈心有不甘,寻了大夫前来。这才得知,这个琪琪本就养着病,而后又误食巴豆,导致肠胃不舒服,闹肚子直拉到虚脱而亡。

  那春风楼的张妈妈一听大夫的诊断,霎时就大哭了起来,却也不知道是为了琪琪,还是为了那些从嘴边飞去的银子。张妈妈询问了侍候琪琪的丫鬟,这才得知琪琪是因为吃了那刘老二买来的糕点,这才开始闹肚子的。刘老二张妈妈还是熟悉的,先不说他从前也是这春风楼的常客,就说这琪琪吧,倒还是与刘老二有些关系的。

  原来那刘老二还未把家业败光之前,琪琪原是他们刘家的小婢女,而后刘家败落,琪琪的父母哪里会供养琪琪,遂把琪琪卖去了春风楼。哪知琪琪倒是个出息的,得了张妈妈的喜欢,一转身登上了春风楼的上位。

  自家婢女成了这春风楼的红牌,刘老二也时常打着曾为主仆的情分,到琪琪这里讨赏一二。如今这琪琪无端被害,刘老二嫌疑最大,张妈妈只想着许是刘老二之前没在琪琪这借到钱,而后报复于她,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报了官之后,琪琪的尸体经过仵作验证,证实却是因为食了巴豆,而后才发生不幸的。张妈妈嘶声力竭,恳请官老爷给她们春风楼做主,严惩凶手。而后刘老二就被衙差给抓来了衙门,听闻了事情经过,吓得冷汗连连,却也不承认琪琪是其害死的。

  “大人,青天大老爷,小的真的是被冤枉的,小的没有下药害琪琪啊,求大人明鉴。”刘老二苦苦求饶,却也抵不住身强体魄的衙差高高拿起,重重落下的板子。王高峰本就不耐烦,这等小案子哪里有油水可赚。再说这刘老二吧,他也刚刚听师爷说了,此人家中早已败落,没甚油水可榨。至此,还不若快些认罪,早早了解了案子回屋瞧瞧新纳不久的小妾,王高峰想起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