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1/2)

加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今晚的一更奉上,这两天收藏貌似没什么动静,评论也少了许多,失落哇~~~~~召唤霸王……傅清儿跌坐在地上,看着自己一手的鲜血,还带着余温,颤抖不已。她抬眼望了望倒在地上的王高峰,心里很是害怕。她开始后悔,后悔自己不该这么冲动,如果王高峰死了,自己该怎么办?谋害地方官员,自己怕是要偿命,那团子怎么办?他还那么小,他从未离开过自己,自己在牢里的这几天,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过的。

  傅清儿抱着自己的头,想让自己镇定下来。然而,她没有太多的时间想很多。守在门外院中的师爷,半天也没听见屋里头有动静,便顿敢奇怪。附耳在门外听了一阵,也没听出什么名堂,便试探的叫了“大人”两句。

  傅清儿一听门外有人,一下子又慌乱了起来。她的第一反应是躲起来,但是她又能躲得了哪去呢。罢了,且听天命吧。傅清儿脑中乱糟糟的,待那师爷推门进来之时,便瞧见傅清儿蹲坐在地上,手上沾了不少鲜血。而他家大人,竟毫无声息的倒在地上,额头的血还在留着。

  “大人,大人……”师爷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大跳,撇过傅清儿,先是探了探王高峰的气息。发现王高峰只是晕了过去,便吩咐人来去请大夫,并吩咐他们对此时保密。而后傅清儿便被师爷押回了大牢,袭击父母官,那可是大罪。那师爷遂对傅清儿动了私刑,先是打了三十大板,等那王高峰醒来,再作处置。

  傅清儿咬着牙,忍受着背部臀部传来的火辣辣的疼痛。厚重的板子,每一下都用上了全力。纵然自小吃过不少苦,傅清儿也没有尝过这样的苦楚。她隐忍着,嘴唇生生被咬烂了,最终还是没能忍住,大声的叫喊出来。声音好不凄凉,只是牢中之人早已习惯,牢房中只得傅清儿的惨痛声在牢中穿梭。不知道挨了多少下,傅清儿扛不住,痛的晕了过去。

  程晋尧是在晌午十分到的仓河镇,寻了个环境还算不错的客栈住下,继而又派了程顺出门探寻。申时,程顺回来,成功的探到了傅清儿的消息。

  “少爷,小的打听到少在那镇上开了家糕点铺子,还听说……还听说……”程顺说着便有些纠结,不知道该不该告诉自家少爷。程晋尧此时正端坐在窗前的椅子上,手捧茶盏正要喝,瞧着程顺这般模样,便知他有话不知道当不当说。

  “打听到什么,都一一说了吧,爷面前还有什么好犹豫的。”程顺得了程晋尧的吩咐,便也不在顾忌。

  “小的还打听到少有一个四五岁的儿子……”

  “噗……”纵然是面对千军万马也不曾变过脸色的程晋尧,竟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口里电费茶水喷了程顺一脸。程顺无比哀怨的看了程晋尧一眼,程晋尧也有些尴尬,抹掉嘴边的水渍,干咳了两声,这才把脸色正了回来。

  “儿子?四五岁?”程晋尧有些疑惑,按这个说法,这个孩子莫不是……程晋尧不愿意多想,总要自己见过才知道的。洗了一身的风尘,程顺便领着程晋尧按照打听到的路线到了傅清儿的所住之处。

  ——————场景变换分割线——————

  傅清儿再度睁眼的时候,发觉自己正被人横腰抱着。背部传来的灼痛让她忍不住抽气,程晋尧瞧着她醒了,也不说话,继续走着。傅清儿忍着痛瞧了瞧程晋尧,这个男人面无表情,嘴唇紧抿着,很是严肃。一双凤眸深邃如渊,透着一股不容抗拒的凌厉。抱着她的双臂强劲有力,她的头离着他的膛很近,很容易的便听到他强有力的心跳声。傅清儿突然生出一丝羞涩,这是她第一次跟一个男人这般亲密,继而又想着,这个男人是谁?要带她去哪里?那个王高峰如今情况如何了?自己的结局会是怎么样呢?

  “少爷,镇上最好的只得那‘同济堂’的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