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1/2)

加入书签

  “娘子,呜呜呜……”巧儿扯着傅清儿的手臂,哇的一下就哭了出来。全文字无团子也紧追其后,三下两下爬上了傅清儿的床,只抱着傅清儿的大腿抽抽搭搭的掉眼泪。

  “你们,怎么来了?”傅清儿还有些没有回过神来,直到团子把脸凑上来,傅清儿这才发觉眼前的真的是巧儿和团子。

  “娘亲,团子好想娘亲,娘亲怎么不回家,娘亲不想团子么?呜呜呜……团子看不到娘亲,天天哭,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着,娘亲都不雄团子了……”团子不管不顾的把头直往傅清儿怀里钻,引得傅清儿扯动伤口疼得厉害。

  “哎呀,小哥儿别闹娘亲,娘亲身上有伤,小哥儿乖,先让巧儿姐姐给娘亲上药好不好。”巧儿伸手要把团子从床上抱下来,团子把头从傅清儿怀里探出来,可怜兮兮的模样让傅清儿瞧了一阵雄。这孩子,怎地才几天,竟瘦成这样了。

  “娘亲受伤了么,娘亲乖,团子给娘亲呼呼,娘亲不要哭,团子呼呼就不疼了。”说吧团子便撅起红润的小嘴,要给傅清儿呼呼。傅清儿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朝着团子的白白嫩嫩的小脸蛋,吧唧一声重重的亲了一口。团子霎时笑的眉眼弯弯,也给了傅清儿一口香香。

  程晋尧就这样静静的立在门口,看着那母慈子孝的场面,没由来的,心里一阵低落。明明是见面没几次的妻子,明明是刚见到的儿子,为何自己心里竟这般的在意呢。程晋尧想要跨进去加入她们,却最终还是默默的退了出来。

  “少爷。”刚退出来便瞧着程顺朝自己走来,程晋尧略微一点头,程顺便跟着程晋尧进了房间。

  “这么说来,那个癞头三嫌疑最大了?”程晋尧沉吟片刻,这才说道。程顺点了点头,据他探访查询,这个癞头三与那刘老二从来就是不对头的,而且在事发前几天,二人还因为一个寡妇闹了一场。而后刘老二去傅清儿铺子里买糕点的时候,被人看到癞头三曾鬼鬼祟祟的跟踪过他。

  如此说来,想来是这个癞头三想借机报复刘老二,因而趁人不注意,在那糕点里掺了巴豆,想要给刘老二一个教训。哪知这糕点原就不是刘老二自己吃的,而是那春风楼的琪琪托刘老二去买的,再加上琪琪姑娘身上的病,从而悲剧发生,却连累了无辜的傅清儿。

  “明日你就去县衙一趟,把这事告诉那王高峰,让他好好审理这件案子,还你家少一个清白。”是的,由程顺的嘴说出傅清儿的身份,告诫王高峰自己掂量着点,好好行事,否则……身份权贵,总是一个好东西不是吗。

  程顺正要退出房间,哪知程晋尧在他正要跨出去的时候丢下了一句话。“以后称呼该改了。”程顺顿了一下,这才明白过来程晋尧说的是什么意思。“是,爷。”他一向机灵,爷如今有了儿子,可不就该改称呼了么,以后唤的少爷不就是爷的小少爷了么。

  “娘子,您的伤……那些人怎么可以这么狠,明明不是娘子做的,娘子是冤枉的,他们竟然还把您伤的这么严重。”巧儿把傅清儿的衣衫褪下,望着那白皙的裸背上布满了红肿的紫青的伤痕,有的地方甚至还在流血。巧儿紧紧攥着手中的药膏瓶子,眼眶不经意的红了起来。刚才姑爷说娘子醒了,让她来给娘子上药,却没曾想到娘子竟然伤的这么厉害,看着她都觉得疼,娘子是个了不起的,竟还能承受下来。

  巧儿不敢使力,只轻轻的把药膏细细的帮傅清儿抹上去,大多时候傅清儿都强忍着没有出声,只实在疼的时候没忍住出\来,吓得巧儿越发细心,不敢乱动,生怕再弄疼傅清儿。等到伤口都上好药的时候,傅清儿才发觉自己的额头都起了一层细细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