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1/2)

加入书签

  33、第三十三章

  作者有话要说:男主和女主总算是真正见面了,某卿发现儿子有点不招人待见,为啥呢,为啥呢,这到底是为啥呢。

  傅清儿是被疼醒的,她模模糊糊中感觉有一只手在她背部游走,那只手走到哪,哪儿便冰冰凉凉的甚是舒服。但即使如此,也遮掩不了她身上的痛楚。傅清儿呻/吟着悠悠转醒,撑开眼皮,却只觉得入眼的一些都是陌生的。她想要起身,却被一只大掌按住肩膀。

  “别乱动。”低沉的男声自头顶传来,傅清儿侧头瞧过去。只觉得眼前的男子似乎在哪见过,忽而记起梦中抱着自己出了衙门的男子,正是顶了这样一张冰山脸。傅清儿瞧着程晋尧,程晋尧也不回避,直视着她。

  肩膀传来的手掌的温热,让傅清儿顿时清醒过来。她略微一低头,便只瞧见自己脖子上松松的系着肚兜带子,而背上的带子早被解开。傅清儿只觉得身上一阵凉,这才发觉自己哪只衣服被扒了,竟是连下面也是光溜溜的,透着凉气,只双腿被被子遮住了一丝春光,但想来遮与没遮,也无甚区别了。

  傅清儿倒吸一口凉气,自己这般光景,眼前还有一个面若泰山的男人。只恨不得咬舌自尽算了,却又不想平白便宜了这色狼。程晋尧继续帮着傅清儿,把背上的伤一一抹上这止血化淤的白玉膏,待完成后这才挑起一旁的让程顺去买来的衣物,给她披上遮掩一二。傅清儿瞧着他如此淡定坦然的帮自己上药,并无一丝/秽之意,便又觉得自己太过紧张,冤枉了好人。

  “我这是在哪?”傅清儿开口,因着昏睡了好些天,嗓子干哑,这会儿突然说话,只觉得嗓子干的发疼。程晋尧也察觉到了,背身放下手中的药膏,端了杯茶过来,回答她,哪只傅清儿又接着问了一句。

  “你是谁?”程晋尧端着茶杯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最终还是端稳递了过去。他想,许是几年未见,她已然忘了他长得何模样了吧。又一想,难不成是自己出征这几年样子变了许多,所以她一下子没认出来?虽不常照镜子,但是程晋尧也没察觉自己变了许多啊,只是比从前更显成熟了些罢了。

  “程晋尧。”程晋尧原本想回答你的丈夫的,最终还是改成了自己的名字。而傅清儿听到这个回答,思索了一阵也没想起自己听过这个名字,当下便断定他是个陌生人。

  一时相对无言,傅清儿接过茶杯,猛灌了几口茶水,解了渴,润勒唇喉。“我不是在狱中么,怎的来了此处?”傅清儿拿着空杯子,正烦劳放哪里,程晋尧已经伸手自她手中拿了出来搁在桌上。

  傅清儿有些讪讪,她并不认识他,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冷面的陌生人。气氛很是压抑,程晋尧把她想知道的通通告诉了她。原来当程晋尧看到傅清儿那般晕在牢中,很是生气。继而便知晓了傅清儿所涉嫌的案子,但是这案子尚有许多疑点,证据不足,如今傅清儿却被用刑,于礼法不合。因着这事是在王高峰被傅清儿砸晕过去之后,师爷擅作主张干的。为了日后的前途着想,王高峰与师爷商议好,演一出苦计。师爷便自行认罪,说是自己私自动刑,王高峰并不知晓。

  虽然这背后如何大家都清楚,但是程晋尧也不好挑明了说。只看着王高峰处罚了那师爷,便抱着傅清儿回客栈医治了。傅清儿听完先是不屑,而后又有些劫后重生的庆幸。是这个男人,现身才得以救下自己一命。傅清儿很感激的道谢,程晋尧却是紧紧盯着她,不放过她脸上的一丝一毫的变化。

  “你当真……不认识我么?”程晋尧扣着傅清儿的手腕,双目紧紧相逼。傅清儿先是一愣,而后想到眼前这个男人莫不是傅清儿从前的旧时?心里闪过一丝慌张,继而又按压了下去。傅清儿莞尔一笑,眼睛坦然的看向程晋尧。

  “这位公子识得我?”

  “傅清儿,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