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感到敬畏了。

  杨仙茅很好奇的问:“耶律将军怎么知道我在这呢?”

  耶律休哥说道:“说实话碰巧了,爵爷带着文德闯出耶律喜隐府邸时,骑火红毛驴,手持杨六郎蟠龙金枪,打出幻影假人。我们得到禀报之后,才知道是杨爵爷到了辽朝。皇后正要部署寻找爵爷时,就得到了不老丹的消息。所以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这上面。我们并不知道爵爷到这冰原上来了。正好末将负责这条线的防守。先前我军兵士来报说,有两帮寻宝的人在相互厮杀。说实话,我原本是想,等你们杀个两败俱伤,我再带人来收拾残局的,可是兵士说其中有帮人好像是前吴越的那些大臣,与我们联手准备对付大宋的,于是我想着总不能让盟友吃亏,虽然这个盟友差了点,所以,我就带兵过来看看。没想到,与他们交战的居然杨爵爷您。远远发现之后,我非常兴奋,同时看见爵爷大展神威,个人打四个,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后来他们改变策略之后,战斗僵持下来,我担心爵爷不留神有什么闪失,那我可吃罪不起,这才扔出弯刀出来相见。”

  杨仙茅对耶律休哥说:“这次到极北极寒之地来寻找不老丹的,现在有多少人?我参加寻宝,真的不会犯你们皇后和皇帝的大忌吗?”

  耶律休哥想了想说:“很多来寻宝的都被我们杀死在路上,与我们有关系的人,我们都还是放行的,有的被劝回去,有的是方豪杰,执意前往,我们也都放行了。因为皇帝和皇后说了,长生不老丹是天地所生灵物,唯有缘者得之,就看谁最终有这个缘分能够得到。如果,把其他来寻宝的人都杀掉,只怕违背天理,那样,只怕我们也是得不到这枚神奇的不老丹的。因此,杨爵爷你完全可以参与寻宝,至于能否得到,那就看各自的造化了。”

  “长生不老丹在什么地方,如何寻找,有没有什么线索呢?”

  耶律休哥笑了笑说:“这长生不老丹的消息其实是传自你们大宋。你们大宋东海之上,有个史上修真级别最高者,叫凌霄尊者。据说已经我等根本期盼不到的九级巅峰,而且半只脚已经踏入了飞升境界,听说好像是在飞升时出了问题,要不然就已经飞升成仙了。这个人在他的海岛封印上显示的字迹,说在极北极寒之地千丈冰层下,长生不老丹会随着冥河水起现身,大家当然就对此深信不疑,所以便都赶来了。至于有没有,究竟怎么出现,如何取得,都不得而知。尽管不可知,但大家心存的想法都很简单,那就是宁可信其有。也正是因为这点,所以我们皇帝和皇后商议之后,觉得应该群策群力,让大家都来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这不老丹。”

  杨仙茅点了点头,心想:原来他们打的是这个主意,这样看来他们肯定是想好了让大家都来找。不管谁找到了,他们再从那人手里夺取,只怕要比从海底取得不老丹更容易。因此才让这些寻宝人参与的。所以,嘴上说的好听,让大家都参与,看谁取得各自看看自己的造化,实际上,他们已经打好了主意,前面先看个人的造化,后面再看拳头。

  因此,如果是这样的话,即便这长生不老丹自己得到了,只怕也不能够从容的离开的,当然杨仙茅并没有想到这不老丹这人人梦寐以求的东西会落到自己的手里。因此,他也就懒得费脑子去思考如何得到不老丹之后把东西保住。

  再者说,这不老丹究竟是否存在,他还心存疑问。

  杨仙茅又问道:“目前已经抵达即北极寒之地的有多少人能不能给我透露下?我也有个思想准备。”

  耶律休哥说:“应该有百人以上吧,加上他们的随从,大概三四百人。但我说的都是江湖上有名气的人物,没名气没本事的都杀掉或者撵回去了。来的人中不少是来自你们大宋的,都是方豪杰。路上我们拦截杀掉的差不多都是些乌合之众,没有什么名气的人,他们来只会捣乱,没有什么可能得到不老丹,所以不想让他们来掺和。”

  杨仙茅故作惊讶,说道:“你们皇后居然同意大宋的人也参与寻宝,这心胸可真够宽大的。”

  实际上,杨仙茅心中所想的是,辽朝皇后萧燕燕让大宋的人来,只怕也是想用大宋豪杰的智慧寻找不老丹,然后再从他们手里抢,同时还可以将这些宋朝的江湖豪杰网打尽,趁机除掉宋朝民间力量,为将来入侵宋朝减少阻力。这可谓是石二鸟的好办法。

  耶律休哥笑了笑,意味深长的说道:“皇后说了,这东西是天地之物,唯有缘者得之。而且,传出这个消息的是你们大宋的史上修真最高级别的修士凌霄尊者。他身为大宋的人,大公无私地把这个消息传出来,如果我们不让宋朝的人参与其中,恐怕有违天理呀。”

  杨仙茅点点头,有些好奇,又问:“对了,你们辽朝这次可谓倾尽全力寻找不老丹,宋朝和其他地方有没有派出军队来争夺呢?”

  “说实话,我们埋伏在你们大宋的细作传来消息说,你们大宋皇帝对这件事并不相信,说这只是传闻而已,不可能是真的,天底下也不可能有长生不老药。还说很可能这个消息是你们辽朝搞的鬼。如果派出军队不远万里跑到这极北极寒之地,反而中了你们的算计,会损兵折将。因此,你们大宋并没有派军队前来。来的都是些江湖豪客,当然其中也有可能有你们大宋皇帝派来的人,以江湖豪客身份作为掩护的寻宝。”

  “那日本高丽这些地方有没有派军队来?”

  “他们也没有派来,毕竟相隔太远,不过他们倒是派了不少高手,似乎对此也是志在必得。根据皇后的懿旨,他们中的些没有什么来头的无名之辈我们都加以驱逐,或者杀掉,其他的大部分也都放行。毕竟他们跟我们谈不上敌对,没必要赶尽杀绝,就让他们循天地造化试试看吧。”

  杨仙茅犹豫片刻,还是问出了他最想知道的个消息:“你们在平原之上很长时间了吧?有没有遇到什么怪事?萧干他率领的军队追击了我们,结果反倒被我们所抓,就是因为他们在路途之上除了遇到暴风雪之外,还遇到了诡异的怪物,把他们雪橇犬都吃掉了,还把他们的大部分兵士也都吃掉了。我们在路上也遇到了诡异的事情,我们的同伴似乎被人吸干阳气般,内脏萎缩干枯而死。同时,我们也遇到那种怪物,把我们的雪橇犬吃了四十只。你们有没有遇到的?”

  说到这件事,耶律休哥缓缓点头,不过脸上倒有几分得意,说道:“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们虽然听说了这样的怪事,但是我们却次都没有遇到。除了萧干之外,各路人马传来的消息,也都没有任何被鬼怪吃掉的,包括雪橇犬。看来,这诡异的怪物跟我们辽朝关系不错,只吃你们,不吃辽朝的其他寻宝之人,哈哈哈哈。”

  说到后面,耶律休哥颇有几分得意地笑了起来。

  杨仙茅没有笑,他心中在琢磨耶律休哥所说的事情。从耶律休哥刚才所说的情况来看,他看不出耶律休哥有浮夸的成分,似乎他说的事情是真的。

  如果是真的,这就奇怪了。辽朝派到冰原之上的人应该是最多的。如果从概率角度来看,他们也应该是最容易遇到怪物的。可是,为什么偏偏他们次都没有遇到?哪怕条狗都没有损失呢?莫非这怪物是他们辽朝释放出来的?

  第489章萧皇后的懿旨

  但是杨仙茅很快便否定了这种可能性,因为假如他们辽朝有这样神奇的怪物的话,那早就横扫世界了。这怪物来无影去无踪,直接把对手的皇帝将领都吃掉,甚至把他们兵士都吃掉,难道还不能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吗?

  其实,也不是这个怪物不吃辽朝兵士,而是不吃除了萧干之外的其他辽朝士兵,这点让杨仙茅有些纳闷。

  虽然杨仙茅想不明白,但是好像这就是事实,因为他们跟着耶律休哥往极北极寒之地行进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遇到任何麻烦。

  这三千辽军精锐在雪原上散开,的确数量还是很多的,只是这么大数量的辽军走了那么多天,居然真的就没有遇到次所谓的怪异事件,都是平平安安的。

  往前走了几日之后,杨仙茅发现,他们的司南已经开始胡乱旋转,根本找不到东南西北了。杨仙茅便明白,他们已经靠近了极北极寒之地。

  但是,耶律休哥告诉他说,这个还不算,根据他们前些日子探测到的情况,要等到司南整个绕着圈的打转,才是真正的极北极寒之地,这点是他们通过这些日子的摸索来确定的。

  如果单单是因为司南开始不能指示方向到处乱传的话,那范围太过辽阔,方圆有数百里,实在不好锁定。因此他们反复探测,最终确定绕着圈转的地方才是真正的极北极寒之地,而且他们已经开始在凿冰,准备穿透冰层潜入冰海。

  杨仙茅他们跟着耶律休哥的大军来到这里的时候,他真的惊呆了。

  刚开始,耶律休哥告诉他马上到了时,他看见的只是个亮点。耶律修哥告诉他们,那就是极北极寒之地大本营。越来越近之后他们才发现那是座冰原上的兵营,是由无数的雪橇车围成的座兵营。

  兵营中,有无数的帐篷,而四周有高高的嘹望塔,绕着兵营点着无数的火把灯笼,照得明晃晃的。随着兵营四周还有队队的辽军巡逻警戒。在辽军兵营之外,则散落着其他各色的帐篷,大小不。看来应该是辽军之外的其他寻宝者,这些数量也是不少,有上百顶之多。

  耶律休哥带着他们径直来到了辽军兵营。

  到门口,居然看见不少人站在门口,似乎在等着人。耶律休哥眼望去,欣喜的说道:“杨爵爷,我们皇后亲自出来迎接爵爷了。”

  杨仙茅想不到,辽朝皇后居然亲自出来迎接自己这位来自宋朝的侍御医,不由很是有些感动,赶紧加快了步伐,来到那群人面前,便看见位雍容华贵的少妇,身穿火红的狐裘,头上戴着顶火狐狸毛的胡帽,围着条雪白的狐狸尾围脖。虽然穿着厚厚的红色狐裘,仍然显出腰身婀娜。走近了看,眉青如黛,媚眼如丝,但凝神再瞧,便会发现眉宇间带着飒爽的英气。

  耶律休哥忙在旁边给双方做了介绍,杨仙茅拱手说道:“在下杨仙茅,拜见皇后娘娘。”

  “杨爵爷免礼,路辛苦。听说杨爵爷也到此,我万分喜悦,禁不住出来迎接,只想早点见到爵爷。”

  萧燕燕声音婉转清脆,悦耳动听,说的竟然是纯正的汉语。不过想想也好理解,因为韩匡嗣和他儿子韩德让与萧燕燕的父亲萧思恩家渊源颇深,萧燕燕跟韩德让两人又是青梅竹马,所以萧燕燕会汉语那就半点不稀奇。

  萧燕燕纤腰扭,侧身让,脆生生道:“天寒地冻,咱们帐篷里说话。”

  杨仙茅点点头,与萧燕燕并排往中军大帐走去。杨仙茅的目光不时左右观瞧,想看看究竟哪位是韩德让。耶律休哥没有介绍,萧燕燕也没有说,后面跟着十几个人,究竟是谁时半会儿也分不清楚。

  而走在萧燕燕身边的,除了自己之外,没有其他人。这些人都拖后好几步跟着,不敢与皇后娘娘并排行走。只有杨仙茅不管这些,边跟萧燕燕说着话,边亲密并肩而行。好像他们两位才是对情侣似的。

  萧燕燕直笑魇如花,路上给他介绍了辽军来到极北极寒之地的些简单情况。说了他们已经开始开凿工程,预计还有几天就能打穿整个冰层,到达下面冰海。她已经下令,到了这里的所有寻宝之人律不许自相残杀,包括得到宝贝之后,也不能强抢豪夺,谁有本事得到,那都是老天爷的意思。所以,在这块冰原之上,虽然聚集了数千人,包括辽军的兵士,但是并没有发生任何械斗和凶杀,秩序井然。

  杨仙茅听了之后,心里赞叹。看来这萧燕燕还当真有谋略。她这么说,便可以让这些人放心寻宝。这么多人齐心协力,或许就能找到那长生不老丹。

  要知道,这长生不老丹万年才会出现次,如果这次错过,那就再没机会得到它了。因此必须尽最大可能,先拿到这玩意儿,然后确定谁该拥有它。

  终于,他们来到辽军兵营的中军大帐,顶相当大的帐篷,但是进去之后,里面却温暖如春。因为各个角落都生着炉火,在地上铺着厚厚的毡毯,进去之后,侍女上来替萧燕燕脱去外面厚重的裘袍,露出里面的华丽长裙,更显得婀娜多姿。

  黄巧巧等人也跟着杨仙茅进到大帐之中,萧燕燕对他们说:“诸位路辛苦,我们已经准备了你们的帐篷,就离中军大帐不远。你们先去歇息,我还有事跟杨爵爷商议。距离冬至日还有好几天,大家可以放松心情,调节身体,等着冬至那日的到来,以便寻宝。”

  黄巧巧等人便点头答应,便有司礼官领着他们出了帐篷,前去各自的大帐休息。

  萧干也跟了进来,眼看众人都离开了,迟疑了下,正要解释自己全军覆没的原因。萧燕燕却朝他摆了摆手,说:“你的事我已经知道了,你先退下吧,回去休息。”

  萧干愣了下。看来,自己的所作所为都已经在这位娘娘的掌控之中,后面究竟是凶是吉可不好说,但是皇后让他离开,他又不敢再留下辩解,只能答应退了出去。

  耶律休哥说道:“那我也去休息了,末将告退。”

  “休哥将军辛苦。”

  耶律休哥退出大帐,其他的随从包括宫女也都跟着退了出去,大帐中便只剩下个男的,年纪却有四十岁了,颇有几分儒雅风度。

  萧燕燕这才介绍说道:“这位是我此次北行的近身侍卫,节度使韩德让将军。”

  杨仙茅见他神情冷峻,并没有朝自己施礼的意思,所以也没施礼,只是淡淡地瞧着他。

  韩德让说道:“我听家父说起过你,说你曾经重伤过家父,——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伤父之仇也不能容忍。即便你是我大辽的贵宾,这事也必须有个了结。我知道,你于我大辽有莫大用处,所以,先国后家,等朝廷大事了结,再跟爵爷讨还伤父之仇!”

  韩德让最后两句说得咬牙切齿,斩钉截铁,让杨仙茅眉头皱,冷声说:“你要想报仇尽管来吧,随时恭候,现在也可以。我不会因为你跟我寻仇,我就不帮娘娘做事。我是个恩怨分明的人。”

  韩德让点了点头,望向旁边的萧燕燕,萧燕燕眉头微蹙,却并不说话。

  韩德让退后步,浓眉挑,说道:“好!快人快语。既然这样,我们就先了解私人恩怨。放心,你只是伤了我父亲,我也只让你吃吃苦头即可,不会取你性命。更何况还要留你性命为娘娘办事。”

  杨仙茅背着手,瞧着他。

  韩德让说道:“我不使用兵刃,免得刀枪无眼。这样吧,我们拳脚上分高下。”

  杨仙茅只是简简单单说了句:“来吧。”

  萧燕燕对韩德让说:“点到即止,不可伤了杨爵爷!”退后了几步,瞧着他们俩。

  韩德让点点头,深吸口气,全身骨骼嘎嘣作响,好像整个人都大了圈似的。抬起手来,拳头跟棒槌似的,瞪眼瞧着杨仙茅,说道:“我比你年纪大得多,你算晚辈,让你先出招。”

  杨仙茅双手背在身后,冷声说道:“你想动手报仇,还那么多废话干什么?动手吧。”

  韩德让眼中冒出凶光,声暴喝,突然启动,冲上前拳朝着杨仙茅的肚子狠狠打了过去。

  就听咚的声,棒槌大的拳头重击在杨仙茅的肚子上。杨仙茅后退了半步,随机又上步站好。淡淡道:“你没吃饭吗?就这么点力气。凭这点本事就来找我报仇,差得远了。”

  韩德让惊骇,他深怕把杨仙茅打伤,在萧燕燕那不好交代。但是,父亲的仇又不能不报,所以这拳只用了六成力道。但他天生神力,整个辽朝赫赫有名。这拳已经足以打倒头公牛,却只把杨仙茅打得后退半步,连眉头都没皱下,而且还十分轻松的调侃他。

  韩德让并不知道杨仙茅身上穿着鳞甲背心护体,这拳别说拳头,连刀剑都伤不了他,因为他外面套着厚厚的裘袍,刚进来还没脱下,所以韩德让这拳打上去,有厚厚裘袍的缓冲,韩德让根本感觉不到里面的鳞片背心,但是能感觉到杨仙茅身体异常坚韧,还以为这是他自身具有的抗击打能力,不由得异常惊讶。

  杨仙茅的机体经过阴阳真火的反复淬炼,抗击打能力不是般强者所能比拟的,加上鳞片背心,两种防御,韩德让这拳自然伤不了他分毫,甚至眉头都没皱下。

  韩德让扭头看了眼萧燕燕。萧燕燕紧蹙的眉头舒展开了,眼中满是赞许之色望着杨仙茅。

  第490章笔勾销

  韩德让脸上有些挂不住,沉声说道:“你不还手也不懂闪避,原来有这身钢筋铁骨横练功夫。好好好,你再吃我拳,这拳我要用全力。若是这拳你还能接得下,咱们恩怨笔勾销。”

  杨仙茅说了声随便,依旧背着手,不丁不马站在当场。

  韩德让知道对方防御超强之后,立刻又深吸口气,全身关节嘎嘣作响,拳头陡然更增大了圈,他声暴喝,这拳竟然带着裂空的哨音,猛的拳,朝着杨仙茅当胸打去。

  这拳不再留情,全身功力使出了十成十,而且朝着杨仙茅胸口要害打去。

  萧燕燕大惊失色,正要呵斥,忽然看见杨仙茅稳如泰山,压根没有任何惊慌之色,从先前他的表现看,可以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