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

  他这么说,地虎尊者和韩飞祖都愣了下,相互看了眼,从这眼中便可知道,他们肯定也为这件事疑惑不已。

  韩飞祖说道:“是呀,我们也觉得奇怪,实际上我们来之前,浩浩荡荡五六十个人。但是进去冰原之后,我们遇到了诸多怪事。我们的雪橇犬个个莫名其妙的就死了,只有些残肢狗头和满地的鲜血,我们的人也个接着个死去。有的被咬掉了半截,有的被吸干了阳气成了干尸,还有的在眼前眼睁睁的就凭空消失不见了,你说是不是怪事?”

  杨仙茅听,不由心中凛,说道:“你说什么?怎么凭空不见了?”

  在这之前,韩飞祖所说的这些事情杨仙茅他们都曾遇到过,但是,个人凭空突然不见,这种事情他们却没有遇到过。最多也就是半截身子被咬掉了。所以她赶紧的问怎么回事。

  韩飞祖说:“我们进入冰点后不久,这天正围着炉火在帐篷里吃东西。帐篷关得严严实实的,外面风很难进的,我们就在帐篷里吃牛肉烤饼子。结果吃着吃着,个随从就不见了。这个人刚才还在跟另外个人说话,两个人谈笑风生的。那个人只是低了个头去抓块牛肉起来吃,抬头看,坐在他旁边的人就不翼而飞了。他惊叫起来,所有的人问怎么了?他说了这个事之后,我们也都慌了,因为失踪的那随从的确在帐篷里头,大家都是亲眼看见的,可是他就这么凭空消失了。帐篷可是严严实实的,进不去也出不来,你说怪不怪?”

  杨仙茅听,不由头皮发麻,说道:“原来竟然有这样的事情,真他妈的吓人。”

  他惊悚之下,忍不住冒了句脏话。

  “还有吓人的呢。我们随从里头,有对夫妇,他老公是水军个校尉,水性不错。这次被选中了到极北极寒之地来,可是,他们家娘子跟他刚成亲不久,非要死活闹着要起来。他娘子是厨娘,做的饭菜挺好吃的,说她不会是个废物的。在他丈夫哀求之后,便准许他浑家起前往,作为随军厨娘,随行之中负责做饭。没想到,那天晚上她跟丈夫在帐篷之中两人正在亲热,两人紧紧抱在起,正在激烈之间,猛然间,这水军校尉怀里下就空了,好好抱在他怀里的娘子下就不见,把他吓得魂飞魄散,光着屁股就跑出来了大喊大叫,差点冻死。我们赶紧拿毡毯给他裹着,问怎么回事?他说了之后,所有的人也都惊呆了。你说,这件事怪不怪?”

  杨仙茅听了这话,更是目瞪口呆,说道:“既然发生了这样恐怖的事情,那你们还往前走,还不赶紧回去吗?”

  地虎尊者叹了口气,瞧着杨仙茅说道:“爵爷,你这话冲我们几个说也无所谓,但是你要是在官家面前这么说,那可就惹了大祸了。虽然官家在人前说的是不相信不老丹的事,但实际上官家对这还当真是坚信不疑。因此这才派我们两个带着大宋里头水性最好的人前来,在咱们大宋,修真最高的你知道,应该是杨业和杨六郎,剩下的就是蛇仙姑我还有其他边将。杨业他们那都是统领方严阵以待防着辽朝进攻的边镇重将,不能调动出来的。能调动的修士里武功高强者也就我跟韩飞祖大师我们两个了。当然蛇仙姑武功比我们强,只是上次她去宣州受了重伤,回来后重伤未愈,所以,时难以成行,这样的话,官家才派了我们来的。”

  杨仙茅点了点头,又说道:“除了这个之外,还有没有遇到其他的诡异的事情?”

  地虎尊者下意识的转头望向韩飞祖,两人直愣愣的盯着瞧了好半晌,这才都起缓缓点头,决定把这件事说出来。

  第500章虚无缥缈

  地虎尊者使劲吞了口唾沫,这才说道:“有件更为诡异的事情。前面我们有位随从,他半个身子都被不知道什么东西咬掉了,只剩下半截身体倒在了雪地中。可是没想到,就在我们快到这里的时候,我们突然见到了他。”

  “啊?怎么回事?”

  “他说死的人不是他,他醒来后发现个人在冰原上,他好不容易才找到我们。我们半信半疑。随后这天里他跟我们在起,跟我们起喝酒,呆了整整个晚上。第二天早上,他突然就不见了。”

  “不见了?”

  “是啊。他失踪的时候就睡在帐篷中,帐篷也是关的严严实实的,个帐篷里有六个人。已经有几个人起来了在穿衣服说话,那人就下子不见了。几个人都证明没有人出去过,我们也检查了帐篷,都严严实实的,门帘也系得好端端的,缝隙很小,人是无法钻出去的,可偏偏就不见了。而我们能肯定,先前被咬掉半截的尸体肯定是他,因为有人亲眼看着他变成那样的。你说怪不怪?”

  杨仙茅呆了半晌,点点头。

  地虎尊者吞了口唾沫,接着说:“还有更怪的,个人从天上下来,然后消失在我们面前,你见过吗?我们见过!”

  杨仙茅心中下提了起来,说道:“什么?怎么回事?”

  “那天差不多是午时了,我们看沙漏知道的,但是整个天地都是片漆黑,我们的雪橇马车正往前走,忽然那个雪橇车狂叫着停了下来,怎么打都不走,于是我很好奇,便下了雪橇车往前走去查看。原本平坦没有任何东西的冰面上,突然出现个人,四仰八叉的躺在冰原上,边拼命喘着粗气,边说着救我救我。”

  杨仙茅头皮阵发麻:“空无人的冰原上,突然出现的?”

  “是啊!”地虎尊者眼中都是惊恐,摇头说:“在这冰原之上,你永远想不到会发生什么古怪事情。——这女人使劲哀求说她跟着丈夫起来寻宝的,不知道丈夫他们在哪,她现在快冻死饿死了,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看见我们所以招手使劲叫喊,求我们帮忙寻找。我还以为眼花了,于是我们便把她带上了雪橇车,按照她所说的方向行驶,想找到她的丈夫,免得他冻死饿死在冰原之上。于是我们把她抬上雪橇车。可没想到,更怪异的事情下就出现了。”

  杨仙茅呆了呆,说:“什么怪异的事?难道,她老公从雪地里突然冒出来了吗?”

  地虎尊者叹了口气说:“你猜对了大半,但不是从地下出现的,而是从天上冒出来的。”

  地虎尊者比了个从上而下的手势,接着说道:“他的丈夫就好像从天上掉下来,突然下嗖地便出现在我们面前,贼眉鼠眼的瞧着我们笑,也不说话,把人吓个半死。他妻子又惊又喜,问他怎么回事,他反而说什么怎么回事?他直好端端在旁边啊。可是刚才女人身边根本没人。”

  杨仙茅目瞪口呆,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地虎尊者说:“我们也很惊恐,虽然不愿意,倒也不忍心让他们冻死饿死在冰原上,就问他们要不要跟我们起走,他那男的说不用,拉着他娘子往前走,走着走着,突然,两人就在冰原上不见了,下子就销声匿迹,没有任何踪迹可寻。”

  帐篷里片死寂。

  半晌,杨仙茅才眨眨眼,似乎没有听懂,说:“你好好给我形容下,究竟是怎么从天而降,又怎么凭空消失的?”

  “他就从上而降,嗖的下飘下来,立在面前。消失的时候,也是走着走着就不见了,地上积雪的脚印也在他们消失的地方没有了。——就在我们面前消失的。”

  杨仙茅听得是目瞪口呆,先前说的有些场景他们遇到过,但后面说的这些情况,他们则没有遇到过,看来在这冰原之上出现的怪事还不止他们先前遇到的那些。

  刚说到这,帐篷外又进来个侍卫,手里捧着个盒子,送到地虎尊者的面前,说:“先前的两个人又来了,他们让我们把这东西给您,说让你最好马上看看。”

  地虎尊者本来是不想看的,但多少有些好奇,到底还是把那盒子打开了,看见里面居然放着套女人的衣裙。

  这招,在三国时诸葛亮最后迎战司马懿的时候也曾用过。他自知命不久矣,为了尽早跟司马懿决战,也曾给司马懿送去套女人的衣服,想羞辱司马懿跟女人样胆小。结果反倒让司马懿猜出诸葛亮快死了,诸葛亮果然很快死于五丈原。看来这两个人也想学诸葛亮用送女人的衣服来羞辱地虎尊者,激他出手决斗。

  地虎尊者当然不是司马懿,所以他勃然大怒,狠狠将盒子摔到地上,站起身说:“是可忍孰不可忍!我跟他们拼了!”

  杨仙茅则把将他拉住,回头对那侍卫说:“你们出去告诉那两个人,他是我朋友,他们再敢回来啰嗦的话,我就让耶律休哥带兵将他抓起来砍了。叫他们两个立刻滚得远远的,再不准寻仇,有本事等出了冰原再说。”

  那侍卫赶紧答应出去,就听到帐外传来厉声的呵斥声,以及那两个人的唯唯诺诺的答应声。很快外面的声音就停下来。侍卫回来禀报说,那两个人听了之后表示再不敢过来了,已经离开了。”

  地虎尊者涨红着脸,对杨仙茅说:“这鬼地方不能使用修真法力,我反倒让你来帮我退敌,想想真是窝囊。”

  杨仙茅说道:“行了,他们不来闹事就好,我们出了冰原之后,该你去找他们的麻烦了。只不过,离开了这里之后,路上我相信他们还会来找你麻烦,到时候你跟我们起走,相互有个照应。”

  地虎尊者摇了摇头说:“我若是让你来保护我,那我回去还有什么脸面在江湖上混。放心吧,我有应对的办法,不会跟他们硬拼的。”

  杨仙茅喝得差不多时便告辞,返回了自己的帐篷。

  他刚回来不久,耶律休哥带着另外两个辽军将领便前来拜访,分别是韩德让和萧挞凛。

  他们专门给杨仙茅送来坛美酒,还有些精美的菜肴。进来之后,耶律休哥对杨仙茅说:“今天准备找你喝酒的,他们两个也有这意思,所以就起来了,只是你出去串门去了,于是我派人盯着你这边,就等你回来,希望你没喝得太醉。不过杨爵爷的酒量那是无人能及,就算喝成这个样子,喝到现在这个地步,再要跟我三个人喝都没问题,嘿嘿嘿。”

  萧挞凛笑呵呵说:“今天我们不斗酒,就是仰慕杨爵爷豪爽,所以来找爵爷喝酒的。论酒量,我们三个加起来再翻倍也不是爵爷的对手啊。今天,咱们聚聚,就会聊天,喝酒倒在其次。”

  杨仙茅摇头说:“这倒是对的,三位将军请坐。”

  他们三个各自坐下之后,随从两个侍女赶紧上来将菜肴放好,杨仙茅好生注意,却还是分辨不出到底哪个是飞月假扮的。

  三人喝酒都是用大碗,因为酒量都非常好,小碗喝的不过瘾,每人先喝了几大碗之后,开始说话聊天,吃牛肉。

  韩德让说道:“我没想到有天会跟宋朝大将在这极北极寒的冰原上起喝酒,而且还是曾经战场上交过手的对手。是缘分让我们在这平原之上是好朋友,将来战场上说不定又是生死搏杀的对手。还是趁现在好好跟杨爵爷喝点酒,套个近乎,免得战场上遇到杨爵爷,到时候可要手下留情啊,哈哈哈。”

  萧挞凛瞪眼说道:“两军阵前,拼死厮杀各凭本事。你现在就想着让杨爵爷放过你,这不是长别人志气灭自家威风吗?”

  韩德让说:“萧挞凛,你没跟杨爵爷交过手,你不知道杨爵爷的厉害。我跟我父亲都跟他交过手,我父亲吃了大亏,我昨天与他动手,打了他两拳,他若无其事,我的手反倒被震得生疼,他这样的本事,我如果不讨饶,那不是自己断了生路吗?”

  萧挞凛咕咚喝了口酒,冲着杨仙茅说:“韩德让可是辽朝有名的大力士,他居然打了你两拳你都没事?我不相信,肯定是他手下留情了。”

  韩德让说:“你不信你可以试试,你也打杨将军两拳。”

  萧挞凛咕咚喝了碗酒,瞧着杨仙茅说:“杨爵爷,你也让我打两拳成不成?我想看看是不是,真有他说的那么神。”

  杨仙茅微笑摇了摇头,说:“你别听他瞎吹,好好喝酒。”

  耶律休哥也喝了碗,然后对萧挞凛说:“你这人说话好没的由来,人家杨将军好端端的在喝酒,凭什么要让你打两拳呀?除非拿出点彩头来才行,而且还要像样的彩头才行。当时在两军阵前,我许诺杨爵爷如果替我治好了伤,我会馈赠他件天材地宝。等到杨爵爷空闲下来给我治好了手,我便会将这天材地宝馈赠给爵爷的。”

  萧挞凛有些好奇,问:“你有什么天材地宝能够让杨爵爷动心替你疗伤的?”

  杨仙茅也很好奇瞧着他。

  耶律休哥扫了几个人眼,神秘兮兮这才说道:“雪蛙!”

  韩德让和萧挞凛两人都不是炼丹之人,自然不知道这东西有什么好处,相互看了眼,都呆呆愣愣瞧着,耶律休哥。

  杨仙茅听这个名字,心里咚的跳了下,眼睛顿时亮了,道:“这雪蛙听说出产自极高的雪峰之上,而且非常机敏,旦有任何动静,立即往深深的积雪里钻,难以找到,所以非常难以捕捉。休哥将军是如何得到的?”

  “呵呵,看来杨爵爷是识货的人,这玩意是我帅军平息雪山部落叛乱时,从部落酋长那儿缴获的,也不知道他从哪弄来的。皇帝念我劳苦功高,把这玩意儿就赏给我了,没让我交。我听人说这是个好东西,至于怎么个好法我不大清楚,不过有点我知道,如果是修真之人服用之后,能够提升修真的元气。杨爵爷现在是六级中等强者,服用了这雪蛙之后,至少可以达到高等没问题,不过能不能突破六级达到七级,这个可不好说,因为越往后,突破瓶颈越难,还不仅仅是天材地宝的功效,还需要有些其他机缘才能突破瓶颈了。”

  第501章避寒丹

  杨仙茅心中很是高兴,若是真能得到这雪蛙的话,那可太值得了。因为雪蛙用处可不止像耶律休哥所说的那样,它不仅能够提升自己的元气,突破级别,而且它还能炼制种神奇的药丸,叫弹跳丸。这是炼药宝典里记载的种药丸,旦炼制成功,可以大幅增加弹跳力,至于增加到什么样的程度,看个人修为。

  试想,对敌的时候,如果弹跳比对方厉害得多,那打起来可就有莫大好处,逃得快,进攻快,躲闪敏捷。当然,高来高去的功夫就更容易了,只是这种药丸有定的时间限制,药劲过了之后就失去这种功能了。但是,只雪蛙可以炼制多枚弹跳丸。

  相比用雪蛙来提升级别,杨仙茅更希望用它来练弹跳丸,而且炼制这玩意儿只需要雪蛙的两条大腿,身上的肉仍然可以用于吞服提升元气修为。

  另外,雪蛙的眼睛,还可以炼制种叫“雪盲粉”的药。这种药有个很有意思的功效,那就是,吃了之后,在定时间之内,眼睛看不出任何异样。但是,吞了药的人只能看见白花花的片。也就是,这种药可以使人眼睛暂时失明,或者说看不清楚东西。但是时间过了,药效过了之后,便会自动恢复正常,而且对眼睛没有任何损害。这种药丸炼制方法也是记录在炼药宝典之中的。

  耶律休哥只知道,这雪蛙天材地宝可以提升元气,从而让人升级,但是他却不知道另外两处神奇药丸的作用,杨仙茅点点头说:“耶律休哥将军送我的东西那是很好的,我现在缺的就是元气提升。级别太低,谁都打不赢,感觉真差劲。”

  耶律休哥说道:“杨爵爷太客气了。爵爷武功修为可不止只是看上去的级别这么点。现在我们就已经不是爵爷的对手了,爵爷再往上提升,我们就更不是你的对手了。”

  杨仙茅说道:“如果真的宋辽之间不发生争战,双方和平相处就跟以前样,那不是很好吗?干嘛定要兵戎相见呢?若是能够恢复兄弟之邦的关系,我们也可以时常在起喝酒聊天了。”

  耶律休哥叹了口气说:“是呀,可惜,你们大宋不少人没有爵爷的想法。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我们得到消息,最近大宋又在调兵遣将,准备趁我们精锐调离来到冰原之上时,又准备偷袭我们的幽州了。”

  杨仙茅愣了下,说:“不会吧?”

  “我刚刚收到的军情,发现你们大宋正往边境大规模集结军队,方向正是幽州。当然他们还没打过来,究竟会不会打不知道。所以,这边的事情了,我们就要星夜兼程赶回去,免得宋军趁机攻击我们边境。”

  其实杨仙茅惊讶是假的,因为这之前他已经把辽军精锐特别是耶律休哥韩德让等众多著名大将都调集到极北极寒之地的事情,让空玄子飞速报给了皇帝宋太宗,这么好的机会,宋太宗不可能不利用,估计已经得到消息,正在调兵遣将,准备趁势收回幽云十六州。所以,边境宋军调动对杨仙茅来说根本不足为奇。

  不过有点他有些不安,因为他看得出来,耶律休哥并不如何惊慌或着急,由此可以想见辽军对这点肯定已经料想到了,已经做了周密安排,宋军能否占到便宜不得而知。

  韩德让冷笑,道:“幽州是我镇守,虽然我现在不在幽州。但是幽州已经做了周密安排,宋军要想拿下只怕没那么容易。当然最好是杨爵爷所说的两军结为兄弟之盟,对双方大家都是有好处的,我们也可以坐在起喝酒。”

  耶律休哥道:“不说这些丧气的话了,咱们还是说刚才的话题吧。——萧挞凛,你有没有让杨爵爷感兴趣的彩头啊?”

  萧挞凛说道:“我有个天材地宝,名叫碧寒丹。吃了之后能增强御寒能力,药效能持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