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医换叮闭媸巧偌涫担耸钡穆蘧焖淙皇钦谂Φ腃弄着自己的母亲,享受着母子乱囵所带来的快乐,但却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对周围的切都是清楚得很,王母刚醒来就被他察觉了。他只是故意的当着王母卖弄而已,他并没有对王母使用破关锁神之法来控制王母的心神,虽然他已经彻底攻破了王母的阴关,采尽了其中的元阴,但他最后只是回填了些元阳,使王母不至于元阴耗尽而死而已。不过,不控制王母的心神并非是他不在乎王母,而是他要看看到底自己能不能不通过锁神就可以使个女子对自己死心塌地。故而,他现在也只是向王母示威下。

  王母自然不知道他心中所想,但却是真的被他那强悍的「功夫」所震慑住了,更何况,还亲眼见到了他和自己亲生母亲苟合,更加的刺激了王母心中的滛欲。

  渐渐的,她的呼吸开始急促,身上也开始热了起来。而这切罗惊天都是看在了眼里,但他却是心中高兴,表面上却对王母毫不注意。他继续专心的弄着吴依依,从吴依依的反应来看,吴依依又快到达顶点了。

  「啊呀儿子,亲儿子,死你的亲娘了呀」「好,那就死你了,死吧」「不要呀,你不要这么狠心呀,到心里了,啊」吴依依的反应越来越大,而她的表现也更加的激发了罗惊天的征服欲望。此时,他双手同时控制住了吴依依的芊芊细腰,运力于双臂,将吴依依的大屁股飞快的向自己身体拉。同时,他的大鸡吧也动的更加凶悍,每次弄,似乎都会要担心是否会将吴依依整个人都散了般。这对败德到了极点的母子,忘乎所以的厮杀着,他们连交欢的姿势都不愿意换,毕竟,那要耽误宝贵的时间,似乎他们要每分钟都在交合都够似的。

  突然,罗惊天感觉到吴依依的御道内阵剧烈的有规律的收缩,她的高嘲马上来了。于是,罗惊天连那仅有的丝怜惜都不顾了,他闪电般的将吴依依翻了个身,让她面向自己,同时将她双腿折向肩头,紧跟着,再次将大鸡吧入了她那泥泞不堪的肉洞当中。狠力的厮杀着。「呀,啊,好,要命了,啊」吴依依已经说不出整话了,但罗惊天却是更加猛力的冲刺着,「啪啪啪啪」清脆的肉声在山洞中回荡着,「不要呀,死了啊啊」冷不防,吴依依声凄厉的叫声响起,股荫精从蜜|岤深处喷射了出来,而罗惊天也是紧了几下,「嘿」声低低地虎吼,将自己的大鸡吧彻底的入了吴依依的芓宫之中,不露点在外面。将大头死死的顶在了吴依依的芓宫最深处的芓宫壁上,股灼热的阳精也喷洒了出来,有力的打在了吴依依的芓宫壁上,烫的吴依依个哆嗦,又是股荫精射出。此时的吴依依劳累万分,但她却强撑着精神,运功吸收进入芓宫中的自己亲生儿子恩赐给自己的子孙精。她知道,罗惊天是宠爱她,才刻意每次都多她几次,以便使她有更多的机会怀孕。所以,她也每次都竭尽所能的将儿子射入自己芓宫的浓重阳精全部吸收,以便不辜负儿子的期望。

  等到吴依依勉强将那些射入其芓宫之内的子孙精全部吸收后,便再也支持不住,脑袋歪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而罗惊天也运功炼化了从母亲身上采得的元阴,他的精力非但没有感到疲乏,反而是神采奕奕了。他见吴依依已经晕过去了,便也不在强力施为,将吴依依放好后,轻轻的将自己那虽是射了精,却还坚挺无比的大鸡吧从自己曾经居住过的芓宫里,依依不舍的抽了出来。随后,起身,耀武扬威的显示着自己的金刚般的大鸡吧,向王母这边走来。

  见她走向自己,王母心中不由得打鼓,毕竟,别说她武功本来就不是罗惊天的对手,就算是,此刻,她下面的玉洞还是酸痛无比,连带着浑身骨骼似乎都要散架般。在无论如何也不是罗惊天的对手的,她竟然也不知所措了。

  「王母感觉如何?不知在下的功夫比玉帝如何呀?啊?哈哈哈哈」面对在床上也彻底征服自己的男人,王母顿时有些害羞的说道:「我我认输了,要杀要刮随你。若是你能饶我不死,我便死心塌地侍候你。」倒是很干脆。罗惊天满意的看着自己的猎物,如此美艳的要遭天妒的猎物。他脸的滛笑,略思索道:「恩,如此美艳的尤物,杀了岂不是罪过?那你就做我的妾侍吧!规矩吗,和别人样,谁先生下孩子,谁就是最大。」面对他如此安排,王母有些诧异,但想到刚才所见,也就不奇怪了。毕竟,连亲娘都骑了的人,还有什么荒唐的事情做不出来?她毕竟是方霸主,立刻安定了下心神,朝罗惊天盈盈下拜,口称主人,并问道:「主人,婢子有事不明,望请主人能够明示。」罗惊天微微笑道:「说吧,有什么问题尽管问。」不料,王母却有些害羞般,怯懦了会儿才开口问道:「主人临幸婢子时,婢子感觉自己的元阴似乎是主动追逐主人的,婢子自问以前见过的任何种采捕功夫都没有这样的能力,只有昔日婢子跟随的怜空子所修习的阴阳九转神功才会有如此现象。所以,婢子不知主人是否也是修习过此功法。」说完,虽然是满脸红霞,却是眼露期盼之色。其实,别说她疑惑,就是罗惊天心中也有所不明。他的武功虽是家传绝学,但他自己却明白,自己的功法中有不少是从当初自己所救的那个老道所赠心法秘诀中得来的。本来他也曾将秘诀中所说的,至阳至阴,阴必随阳的话问过那老道,但那老道却说自己是在山中采药时无意中得到次秘法的,自己也不是太懂其中的奥秘。且那老道也没有待多久便离开罗家了,他也就没有在意这件事。在他此前和众女采补滛乐时,他也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唯独这次和王母,铺以接战便立刻感觉到了浓厚的元阴自动从王母阴关之后涌出来。本来他也是要问王母的,但现在王母竟然主动开口来问他,他也不卖关子。说道:「其实我也不是很明白的。」于是,他便将自己得到此种密法的经过告诉了王母。

  听完他的话,王母肥大的屁股便坐在了地上,思索了起来。忽然,她问道:

  「不知那功法开始时是否有什么特殊的印记?主人可是记得?」她句话提醒了罗惊天。「那本书很是破旧,但却并不残缺,书是用天蚕丝所编织而成的,很是结实,但似乎只有半,前面有几页是被撕掉了,是那个道人自己揣摩后给补上去的。」此言出,王母竟然脸涨得更红了,竟是激动了起来,只见她双眼含泪道:「主人,婢子可算是找到主人了!」说完竟然又向着罗惊天拜去。看着赤身露体,跪伏在自己身前的王母,罗惊天似乎也明白了什么,他把抄起王母将她横抱在自己怀里坐下,边把玩那对如同白玉却柔弱无比的身体,边对她说道:「别急,慢慢说吧!」于是,王母就在罗惊天的怀里将整件事情细细说了出来。

  原来,世人都只知道,她与怜空子是起为祸江湖的,却不知道,她自己最初也是被怜空子胁迫的,而最重要的是,怜空子竟然还是她的生身父亲。当年,怜空子根据自己所学的道家阴阳宗的武功,自行改进后,创出了套威力奇大的新的功法,就是阴阳九转神功。而这套功法的既是根据阴阳宗的武功所创,自然是需要阴阳双修的,于是,怜空子便和自己的妻子,也是他的师妹起修习。开始时,还是很顺利的,怜空子夫妇功夫进展都很迅速,很快,他就成了江湖上数的上的顶尖高手。但就在他春风得意时,他却遇到了意外。他在和正派高手,少林方丈无语大师比武时,苦斗三天,最后却招饮恨败北。回到家中后,他竟然自己闷在屋中数日不出。原来,他在和无语比拼时,突然感觉内力竟然有中断之处。这必定是他修习内功有问题所致,但他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的功夫会有问题。

  于是,他再度闭关。本来,习武之人痴迷于武功者并不罕见,却不料,当他再度出关时,竟然性情大变。

  他闭关多时,出关后,便拉起妻子到卧室中行房滛乐,本来这也正常,阴阳宗本来就是荒滛些。但没想到,本来是合籍双修的武功,但他却在吸取妻子元阴后并没有及时将自己元阳回填给妻子,而是变本加厉的对妻子大加征闼,最后竟然将她元阴采尽活活采死。而后,他更是毫无人性的将当时仅有十三岁的亲生女儿也就是东天王母按在了地上,将她强犦了。而后来,他又逼着王母修炼阴阳九转神功,并与他合籍双修。而阴阳九转神功又有阳克阴的特点,所以,王母直委曲求全,后来更是自暴自弃了。直到有天,王母无意中找到了怜空子的武功图录,便仔细参研,竟然找出了不被怜空子克制的法门。于是,她便在次和怜空子的交欢时,突袭了他。但她当时已经修习这功法日久,虽然不被怜空子克制,但她本身所积累的元阳已经太多了,除了怜空子,其他男人根本无法将她阴火导出。于是,她便撕去了图录的前几页,和怜空子达成了互取所需的协议。

  到后来,二人作恶太多,终于被正派高手所围攻,怜空子被杀,而她也是负伤逃走。她修炼阴阳九转神功后,只要定时采纳男子元阳便可以长生不死,青春永驻。但同时她所积攒的元阳所激发的她体内的阴火也是越来越多,她虽然自己想了不少方法来排除,但终究不能全部除去,这几年她正在着急,积累的阴火终要焚身了。而罗惊天却在此时出现了,本来她要石梦仙组建决阳门,方面向武林各派报复,另方面也是要来寻找解决她阴火的办法。攻击武林各派的计划还是很顺利的,却被罗惊天破坏了。为此,她才要对罗惊天下手。没想到,不光她的弟子石梦仙被罗惊天了个死心塌地,就连她自己也成了罗惊天胯下之臣。不过,她的阴火也被罗惊天彻底采光了。而且,以后也不愁阴火积累过多了。

  她听罗惊天说了其功夫的来历后,判断,那道人所得到的正是怜空子所带在身边的那部分阴阳九转神功图决。不过,她最不明白的是,为什么罗惊天还是能够轻易的攻破她的阴关。要知道,自从她找到怜空子的破绽后,即便是怜空子为她采去阴火,也是两人拼斗半日势均力敌的。且,也没有她的元阴直接追寻的现象。

  罗惊天听她说出了自己的身世后,便对她说:「这也不奇怪,通常,女人都是纯阴,而男人却不是纯阳,因为有部分元阳在出生时被母亲所吸纳了,留在其阴关内。而本少爷则是破开了其阴关,得到了那部分属于自己的元阳,所以,才会对你的元阴有了更强的吸引力。而且,我想怜空子之所以强犦你,并逼你和他合籍双修也是想到了亲人间可能会有更多的元阳之气可以相通。而你母亲则是和他毫无关系的,他将你母亲活活采死也是怕她阻挠的。」听他说完后,王母似乎是有所顿悟,便对罗惊天说道:「无论如何,婢子是跟定主人了,只求主人不要嫌弃婢子之前人尽可夫」说着便低下了头,不好意思在讲了。罗惊天却是将她下巴轻轻托起,说道:「记住,只要你跟了我,我不管你以前如何,只要你以后不要背叛我就行了。」说得极为严肃,他用嘴向吴依依等的方向指说道:

  「我母亲是叫吴霞儿,这你知道,但她和我姨娘是阴葵教正副教主你就不知道了吧?」说罢,脸有得色。王母刚才已经知道他和母亲的事,但却没想到吴霞儿就是吴依依,且还是孪生姐妹。而他接下来的话更是令王母吃惊,「还有,她们的母亲,就是我外婆,九尾滛狐林雨情也是我的床上之人了。还有我的姐姐罗曼丹,妹妹罗云丹。只要是美丽的女人,我都要定了!」王母顿时茫然,真不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但罗惊天并没有给她思索的机会,他昂扬的下身早就忍不住了,在勉强说完后,他将王母放在石凳上,让她趴跪在自己面前。在把玩了王母那比之林雨情似乎还要肥大,且同样富有弹性的大屁股会儿之后,突然,毫无前兆的将自己的大鸡吧猛然入了那肥厚诱人的小肉|岤中。「啊」如此雄壮似金刚般的大鸡吧突袭之下,以王母的兼人之量也不禁声长吟。罗惊天也毫不怜惜,立刻就开始了猛烈的杀伐,滛靡的肉声,女人的浪叫声,男人的低吼声再次组织起动人的交响曲来。山洞中又是片春色。

  罗惊天和王母再次享受完后,吴依依吴爱爱和石梦仙都已经醒来。在他们享乐的这段时间,石梦仙接到了原决阳门的飞鸽传书,华山派有动静了。为了不打搅二人的兴致,石梦仙只有在边等着。带罗惊天在王母身上发泄后,她才赶紧来报告给罗惊天。

  罗惊天听了她的报告后,心中大喜。原来,阴山派接到赵元杰的书信,得知华山派刚刚内乱过,实力大损后,便决定重出江湖。并且,他们第个要找晦气的就是华山派。这对罗惊天来说无异于个彻底收服华山派的个大好时机,但问题是他在华山派的好多布置还没有安排好,所以,时间很是紧迫,但他已决定必须立刻行动了。最要紧的是,他要得到那个华山仙子——张可儿!于是,他和几女商量了下后,便动身赶赴华山了。

  第八章华山危急攻守

  阴山派本是黑道中的领袖门派,可当年因为幽冥鬼道鹿奇幻的时妄为,最终导致了阴山华山之战。惨烈的拼斗,使得都是实力强横的正邪两个大派,落得了个两败俱伤的下场。华山派本来是仅弱于少林武当的,却被峨嵋昆仑及后来居上的天运门超过,声势大不如前。而阴山派更是悲惨,几十年来销声匿迹,就像从人间蒸发了般。如今,华山派被罗惊天在家门口羞辱,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些声势也被下摧毁,倒是阴山派,这几年养精蓄锐厚积薄发,他们要乘着华山派微弱之时拿他们开刀了。

  赵元杰是阴山派的后起之秀,当初就是看着他为人机警且悟性极佳,他的师父萧凛也就是现任阴山派掌门,才会派他来做卧底。本来他也是直很顺利,不仅成功的隐瞒住了身份,还成为了华山派少辈弟子中的矫楚。只可惜,他被罗惊天所识破,转头了罗惊天门下,不然,这次阴山派真是要鸣惊人了。

  在家并不起眼的客栈里,虽然环境与平日没什么两样,但却总有种难以言明的气氛,让人心中惶惶不安。

  在天字第号客房里,个身穿袭黑色长衫,头戴顶儒巾的中年男子正在沉思着。虽然是沉思,但从他的眼神中透露出的自信之态,却分明表示,他是成竹在胸了。而同时从他眼睛里显示出的精光,则告诉将他当成普通儒生的人,他是与众不同的。这时,门外传来阵轻快的脚步声,接着:「禀报掌门,众弟子已经按照掌门吩咐,布置妥当了。郑韩二位师叔命弟子来回禀掌门,下步要如何行动,请掌门示下。」原来,此人正是阴山派现任掌门,萧凛。此次阴山派可谓是倾巢而出了,不仅是门中好手,就连萧凛这个掌门也亲自来了,还有几个前辈长老。他们此行的目的很简单,扫平华山派,以报当日之仇,同时也是要在武林中树威。当年那个让黑道敬仰,让白道中人闻之胆寒的阴山派又回来了。他对门外吩咐道:「告诉他们:严阵以待,只等到这里发出信号时在动手,但在这之前,决不可轻举妄动,打草惊蛇。」说完,那门外弟子应了声是后,便离开了。

  此时的萧凛心中虽有信心,但还是有些忐忑不安,也许是大战前的兴奋吧!他自我宽慰的想着。毕竟,华山派被罗惊天接连的打击下,声威日下,门中弟子也是信心严重受挫了。此时,再被阴山派有心算无心,绝不可能有什么可以翻盘的机会了。他定了定心神,便迈步向着外面走去。

  在萧凛焦急的等待中,黑夜降临了。

  天高云淡,月朗星稀,但却难掩四周弥漫的杀气。

  在华山派的议事厅上,周超礼等人也正在讨论着什么。原来,自从武天鹏被众人废去掌门之位后,华山派的掌门暂时由他的师弟陈升来顶替,周超礼等众师兄弟来帮衬。不过,在当初众人随张可儿废去武天鹏掌门的罪状当中就有条提到了,武天鹏用人唯亲,他将华山派产业当中的油水丰厚的都交与了自己的子侄及亲信打理,而其他偏支弟子则或是打理那些没什么油水的产业,或是干脆就什么也没有。这自然激起了公愤,所以,众人才会在张可儿质问武天鹏时非但不帮忙,反而落井下石了。本来,陈升刚当上掌门之时办事也还算公平,将所有产业从新安排了下,可最近他却也开始排挤起别的支派的人了。周超礼等自然不会甘心,毕竟这掌门之位也有他们的功劳。也正因为如此,他们为了不破坏华山派刚刚得来的稳定局面,决定和陈升说清楚此事。而此时,他们正在谈论着,如何安排的事情。也就是在这时,场恶梦马上就要降临在他们头上了,他们却还不知晓。

  「好了,周老三,你们也别吵了!就按你们说的办,四个田庄就分给你们四个,但我丑话说在前面,如果你们或你们的弟子再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