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现,罗惊天正隐身在边的树影里偷听到了她们的谈话。

  他心想:这小樱姐姐似乎是青城派的,而青城派也只听说过十花谱排第二的鲁小樱了。那她旁边的是谁?她们东方世家,也就是东方世家的人了!不会是东方红云吧?运到来了!他阵滛笑,又有两个美女出现了,他那收尽武林中美女的宏愿又前进了步。忽然他又想到了另件事,她们上五湖门干什么?五湖门怎么可以号令她们?是不是有人要找五湖门麻烦?那个人是谁?连串问题他有些皱眉,转而,他又想到,五湖门掌门林美妍号称安然仙子,和可儿齐名,倒要看看去了!在继续跟踪了会儿后,见二女快要出山了,他判断,二女定会先住店休息的,所以,立刻转身去关照吴依依等诸女了。

  他回到临时的滛窝,发现除吴爱爱已经醒转,却还是软绵绵的靠在棵树边坐着外,另外四女还在昏睡着。没想到自己竟然凭真实实力不但喂饱了如狼似虎的五女,而且还将她们弄得昏睡过去了,股自豪威武之感油然而生。不过,他知道,此刻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于是他唤醒四女,起上路了。

  路上,他告诉了诸女,自己所看到的情形,她们知道此事重大,忙跟随罗惊天展开轻功飞速向山外的小镇处驰去。快到镇口时,天已经蒙蒙亮了。他们放缓了脚步,来到了家这个镇子上最大的客栈。店里的小二也是刚刚起身开门,见有客人到了忙招呼着迎了进来,但当他看清和罗惊天随行的五个美若天仙的女子时,不由得惊呆了,他不信世上还有如此美貌的女人,而且下子来了五个!

  看到他呆若木鸡,张着大嘴,口角流涎的样子,罗惊天既得意又自豪,而几女则也是习惯了被人惊为天人了,只是面带不屑的笑意。掌柜的见小二出来迎客后,却突然没了声响,忙跑出来查看,却见他呆呆的开着几位美艳无比的女客人发傻。

  连忙,他强忍着自己眼睛去看美女的愿望,脚踹开小二骂道:「饭桶!你发什么呆,快请客人坐呀!」边抱歉的对罗惊天点头哈腰的说道:「失礼失礼!小的没见过市面,让几位客官见笑了!怠慢怠慢!」说着,忙不迭的请几人落座,又命那个小二上茶。罗惊天此时没有心情喝茶,便开门见山的要了个最大最好的房间,和几女住了进去。几女被他临幸了半宿,此刻又赶了半天路,也着实累了,于是,他让几女休息,自己出去查探。众女虽然不舍但也知道他的本事,便听她安排,睡下了。罗惊天出来后,吩咐小二不得打搅,随后,自己出门查找那两个女子的下落去了。

  按照他的估计,那两个女子应当是在他们之前半个时辰多些,到达的小镇,在那个时候投店,定要叫门才成。武林中人不太计较俗礼,但平常人家的女子是不可能只有两个弱女子起结伴外出的,更不用说凌晨投宿了。这个镇子上客栈不多,在他到来时,只有个显得似乎是开门会儿了,而其它几家都是刚开门或是刚要开门。所以,他决定先从先开门的那家查起!

  经过番打探,果然,那两个女子就在这家客栈里,从来了以后,就到房里休息去了,直没有出来。怕惊扰了她们,罗惊天确定她们的住处后,没有耽搁便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看来,她们是要晚上有动作了。」罗惊天想着:既然她们白天不走,却要走夜路,那么她们此去五湖门定不希望别人知道的。此刻,罗惊天有些犯难,他此去云南,明是为了和点苍派解释自己未娶妻先纳妾的事情,顺便迎娶左心禅。

  但其实,他的真正目的是控制点苍及云南的其它门派。可此时突然杀出来青城派和东方世家及五湖门,而这三个门派都有着对于罗惊天来说,吸引了比左心禅还大的目标美女在。所以,他时间不知如何决断了。

  日上三干了,估计昏睡的母女祖孙姐妹五女也快醒了,罗惊天吩咐让店家弄些上等的饭菜来,他知道要让自己的女人好好补充体力了!

  吃饭时,罗惊天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让众女参详。罗曼丹罗云丹姐妹两个只是关注罗惊天,对于别的她们毫不在意,所以,罗惊天也知道她们不会有什么见解。但林雨情等三女则不同了,她们到底是久经风浪的方霸主的,对这种事,她们也是颇费了些心思。林雨情先开口了,「主人,其实对于我们先去哪里,婢子认为都不是十万火急!因为我们虽然是打算先去云南,但还是那句话,以此时此刻天运门的势力和主人的威名,左忠义绝不敢说什么的。只不过,主人要的是尽快收服点苍和其它云贵代的门派,要少生枝节而已。可也不是什么太需要担心的事,目前的事态是好多门派正在想方设法的巴结主人呢!」她略停顿,继续道:「若是先去五湖门,也没有什么不可。五湖门虽然是跑江湖之人为主的门派,但实力还是不容小视的,若是能够乘机收下了,对主人也是不错的。至于东方世家和青城派,主人也是迟早要对付的,那么也就无所谓谁先谁后了!」看林雨情分析罗惊天似乎很认可,吴依依却突然说道:「主人!先收哪个门派不要紧,但主人另个目标却是要有缓急的!」罗惊天愣,问她:「什么目标要缓急?」吴依依个诡笑,得意的说道:「就是主人要收尽武林美女的事情呀!」罗惊天恍然,「哦,可这有什么缓急的?」「当然有了!」吴依依急道:「左忠义的女儿虽然漂亮,但也是罗洪林个人说的,可东方红云和鲁小樱的美丽则是武林中公认的呀!左心禅已经是和主人顶了亲的,左忠义绝无胆量毁亲,所以她定是主人的没什么问题。而东方红云和鲁小樱则不然,她们都是云英未嫁之年,且又都是出了名的美女,难免会夜长梦多。」看到罗惊天点头认可,她继续喜滋滋的说:「不过,最重要的是,五湖门的林美妍,安然仙子的美貌之名已经不是哪个好事之徒所乱传了。主人难道不想赶快弄到手吗?」这话却是提醒了罗惊天,想到同为四仙的张可儿,他心中阵燥热。虽然张可儿不愿意离开华山清静之地,但却是已经彻底是他罗惊天的人了。想到这里,他立刻下了决断。「就这样吧!

  先去五湖门!」说罢,他吩咐几女吃过饭后休息,晚上好行动。而他自己则潜回了东方二女下榻的客栈,看自己是否有机会先做些什么!

  似乎是有意刁难罗惊天,东方红云和鲁小樱下午才起来,她们叫上了饭菜后,在屋中边吃饭边继续着话题。

  「妹妹,我有个感觉,直很怪的,但却不敢说出来!」鲁小樱轻声的说着。

  东方红云似乎没有什么心机,问道:「什么事情那么怪?连说都不敢?」沉默了半天,鲁小樱才轻叹声道:「唉我总觉得,师父这两年突然变得和以前不样了。」此言出,她自己立刻陷入了深思,而东方红云却还是莫名其妙的问:「有什么不样?还是突然的?那别人看出来了吗?」鲁小樱摇摇头,「就是不样了,别可能没有感觉,但我却是知道的。」她又想了下继续着:「师父有个坏习惯,以前,他早晨起来喝茶时,都会用右手的小指轻轻的在茶水中蘸下,再用舌头尝尝,然后才会开始喝。可两年前,有天早晨,我却发现他忽然没有尝而是端起来就喝的。而且,他似乎根本没有感觉到不对的地方似的。」东方红云还是眨眨眼道:「这有什么?也许他知道自己那样不雅,改掉了呢?」「不是的!」鲁小樱绝对的说:「我是师父和师娘养大的,他的习惯我知道的最清楚,师娘不止次说过他,可他还是没有改过。」看她有把握的样子,东方红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而且,你知道,我师父和师娘是同门师兄妹,他们感情可好了。可我觉得,这两年,他对师娘虽然是表面上很关心呵护,可师娘却并不开心。」大概是知道自己的解释不会令她释怀,所以,东方红云只是嘴动了下后,便忍住了没有说。

  窗外的罗惊天也是大感失望,心道:尽说些鸡毛蒜皮的琐事!可接下来的话却让他打起了精神。

  「你看,这次五湖门虽然只是来了个信函,但我师父居然让我去先打前站,而他竟然自己亲率门中好手二十人来帮忙了。」实在是忍不住了,东方红云道:

  「我家不也是这样吗?」鲁小樱却没有让她继续说,「不样的!东方世家祖上和五湖门直交好,而且也互相帮过忙的,虽然这几年江湖上事情少了,走动也少了些,但还是时常往来的。可我们青城派却是直和五湖门走动不多,只是这两年才有了联系,而且,我无意中听到师父在收到五湖门来信时说过什么,好像是,子午阴阳决之类的话。看来,五湖门此次麻烦似乎和那东西有关,而我最怕的就是师父是想浑水摸鱼的也想要那东西。不然,他不可能说出那些话来的。」耐心听完她的长篇大论,东方红云打了个哈气说道:「好了,鲁姐姐,现在瞎猜策也没用,到了五湖门再说吧!」鲁小樱本来就是自己发泄下,此刻也不再罗嗦,起身收拾行囊,准备启程了!

  罗惊天隐身在窗外,听完这些话后,心中仔细斟酌番后,忽然有了个大胆的设想。尽管他不敢肯定,而且也有不少事情没有确定,但他还是觉得,此事对自己不是坏事,能够提前知道更是幸事,自己先去五湖门的决定对了!!!

  第十三章西域魔影惊悉

  路上,由于罗惊天行人的武功实在高出二女太多,所以,她们也没有发现自己被人跟踪。而罗惊天等也在跟踪的同时,思考着此事的玄妙之处,越思量越是觉得疑惑。特别是,罗惊天告诉几女,青城派有可能为的是五湖门的子午阴阳决时,林雨情却是吃了惊,她浅开罗曼丹罗云丹姊妹后,将自己所知的子午阴阳诀的事情,和盘告诉了罗惊天。

  原来,百年前,武林中有两个奇人,正邪。个叫吴近威行侠仗义,为白道之楷模:另个叫做成祖恩天性滛邪,是黑道的魁首。他们的武功不相上下,而且本来是同武林奇人的弟子,但业师去世后,却是各行其道了。两人相争了几十年,后来,还是吴近威受了成祖恩的暗算,含恨辞世了。但吴近威却有子,此子尽得乃父真传,况且吴近威弥留之际将自己的平生绝学绝神剑传授给了他,更是让他如虎添翼。待其武功大成后,他找到成祖恩,激战三天三夜后,终于手刃仇人,为父报仇了。他就是绝影神剑吴剑锋,也就是后来被林雨情暗算,采尽身玄功的,吴依依和吴爱爱姐妹的亲生父亲。本来,到此江湖上都以为事情结束了,两家世仇都绝户了。但却不知,林雨情暗算吴剑锋时无意中受孕,产下二女,且她也得到了吴剑锋的绝神剑谱。而最重要的是,成祖恩也有传人,成祖恩的平生所学最后成为了子午阴阳诀。只是,成祖恩的武功虽然不错,但比之其师父要差的太远了,而且,他好色荒滛却尤胜乃师。所以,最后被几个正派高手合力击杀了。但那几个高手却没有在他身上发现子午阴阳诀,想来他是没有带在身上,那本是邪派武功的秘籍,所以也就没有在意。可不知为什么,近几年江湖又开始流传,子午阴阳诀现身了,居然被五湖门得到。所以,有些贪心之辈便忍不住要动手了。只是,五湖门虽然只有个林美妍是高手,但其中奇人异士却不是少。其总坛位于洞庭湖之中的小岛上,湖水本就是天然屏障,而岛上更是布有机关暗器无数,若没有获准而私自闯入,怕是非死即伤了!

  经过林雨情的解释,罗惊天对事情知道了个大概,但青城派好歹也是名门正派,他们为什么会对子午阴阳诀感兴趣?而且,罗惊天对于这子午阴阳诀的名字也感到有些别扭,总觉得这武功和自己有什么联系似的。但这也更加坚定了他去五湖门的决心,毕竟,他除了得到所有武林美女外还有个统武林的愿望的。

  几天后,他们终于来到了岳阳。

  岳阳自古就是人杰地灵之所在,首岳阳楼记更是让她闻名天下。

  为了方便行事,罗惊天行并没有再住客栈,而是直接在离岳阳楼不远处买了个不大不小的院子来。这样,既不用担心人多眼杂,又方便了他们母子兄妹姐弟还有祖孙乱囵滛乐,在客栈里吴依依等很少能痛快的叫床的!

  东方红云和鲁小樱并没有急着去五湖门,而是在左近转悠了好几天,她们今天在这里闲逛,明天到那边游玩,似乎很悠闲。其实,她们心里比谁都着急,但为了防止被人发现意图,也只有多麻烦些了。不过,她们却想不到,自己虽然为了防止被跟踪而采取了措施,但跟踪自己的人实在是高过自己太多了,以至于她们的这些工作都白费了!就这样,在确信自己没有尾巴以后,二女来到了岳阳楼上,在二楼的个雅间坐下,叫上些茶点后,没等盏茶的功夫,就有人来找她们了。

  听到来人的脚步声,二女便知道,此人身具武功,但不是自己的对手,所以,她们并没有在意。

  「累二位姑娘久等了,小的实在是愧疚之至!」来人进屋便先是番告罪,「鄙派困难之时,能得二位之师门援手,实在是鄙派之幸也!」当真是物尽其用!

  五湖门负责接待的人竟然如此善于逢迎,他没有去经商却真屈才了!「客气了!

  我等奉师命而来,自是当竭尽全力帮助贵派。不知我们何时能够见到贵派掌门?

  林女侠的风采我辈素来仰慕,今日也就借机拜访下了!」鲁小樱的话很是客气得体了,但直接要见林美妍的意图却像是毫无商量余地。「就是呀!我们早就听说林女侠的名望了,直没机会见识,今日不妨就借机来访访前辈巾帼英雄了!」东方红云最是爱起哄了,她自然在推波助澜。

  这也是人之常情,毕竟人家来帮忙了,而且是在自己困难的时候雪中送炭的,想要见下自己所帮门派的首脑自然也是正常。那迎接之人也没有为难,直接躬身行礼答道:「二位远道而来,先请到鄙派休息下,明日我家掌门便会去拜访二位女侠!」神态恭敬,看来不是故意拿架子,而是真想让她们先休息下。但鲁小樱却不买账,「不用客气,我俩确实仰慕林女侠前辈紧了,就请先生如实禀报吧!我俩暂时在此等候,也免得阁下为难了。」说的客气,可分明就是要对方为难了。那人连忙说道:「既然这样,那就请二位先和小的走吧!到了总坛,小的就去回复掌门,就说二位想先会见就是了。」当下,二女便随着来人走了。而她们刚下楼不久,旁边雅间里偷听了半天的罗惊天也出来透了口气,心道:看来,还是要想办法登上五湖门总坛才可知道其中的玄奥。忽地,他心念动,他又想到了个不错的途径可以探听到些消息,于是,他也不耽搁,快步下楼,去找林雨晴了。

  看来青城派和东方世家真是肯下血本了,在随后的几天里,两派的人马陆续到达了。只是,不像东方红云和鲁小樱那样结伴而行,两派似乎有意分散活动,别说两派之间,就是各自门派也是分别投宿于不同几家相隔较远的客栈。他们越是这样越能证明他们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行踪,罗惊天想明白后,又和吴依依吴爱爱商量了下后,三人分别负责不同的目标,凌晨回此处聚合。至于罗曼丹和罗云丹姐妹,虽说她们的武功进境很大了,但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暂时呆在住处顺便可以监视来往于岳阳楼的人等。从目前的情况看,岳阳楼很有可能就是五湖门和其他门派接头的地方,在安排了罗家姐妹后,他才滛笑着搂过四女道:「看来马上就要忙起来了,趁眼下有空,我好好疼疼你们几个!」说罢,捏了罗曼丹丰胸把。

  四女自然无话可说,纷纷脱衣解带,露出了傲人的肉体,罗惊天目露滛光,似乎马上就要着火般。他把抓过罗曼丹,滛笑道:「姐姐,今日弟弟好好疼你!」罗曼丹羞涩的啐了口,轻声骂道,「你这得便宜卖乖的家伙,净是欺负人家,还说什么疼人家,哼!」她声轻哼,似乎不领情般。罗云丹却急不可待的叫道,「姐姐不愿意,你欺负我好了嘛!」说完便扑向罗惊天,罗曼丹本来是撒娇,没想到却被罗云丹抢先了,好是后悔,但也只有等着了。

  堂屋中时间春色无边,罗惊天的大鸡芭毫不吝惜的刺入到罗云丹的御道里,而罗云丹也毫不示弱的挺动浑圆而富有弹性的大屁股,努力的反击着。两人针锋相对的搏斗着,香艳惨烈的搏杀真是惊天动地,摄人心魄!尽管被罗惊天用那粗壮惊人的大鸡芭临幸了不知多少次,每次两人交欢滛乐时,罗云丹的玉壶却总是将罗惊天张牙舞爪的大鸡芭包裹的舒舒服服的,弄得他怪叫连连!只不过,罗云丹此时与罗惊天对攻,看似勇猛,但就是她自己心里也都清楚,自己绝对坚持不了多久的。但是,罗云丹天性比较却是比较主动,所以,她还是继续着做垂死的挣扎!很快,阵阵快感浪潮般袭来,她的高嘲波波来了。

  「啊啊哥哥,好呀,妹妹又来了啊」荫道内阵剧烈的蠕动,按摩着罗惊天的大鸡芭,股荫精泻出,罗云丹高嘲了。但罗惊天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