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番外:养儿记(三)(1/2)

加入书签

  全文完结,?订阅低于60%的,?三天后再来刷新么么哒!  走了一段时间,章芮樊忽然回头问:“你跟着冯先生三年,就没见过他的小闺女。”

  章年卿一抖袖子,?小脸肃然道:“孩儿禀知礼节,从不冒犯。念书便只去晖圣堂一处。从不瞎游乱窜。”

  章芮樊瞪了他一眼,莫名老脸臊红。恨铁不成钢在他头上敲了一记,抖着手腕道:“兔崽子,都敢编排你爹娘了。”没有你爹娘,你现在能长这么大吗!

  十四岁的少年目露茫然,糊涂道:“何为编排?是孩儿的哪句话说的不妥当吗。”

  身后捧着礼物的小厮噗嗤一笑,小山高的礼物动摇晃,用原本用袖子捂着嘴偷笑,见状赶紧双手扶稳。吃了章年卿一记凌厉的眼神后,?眉低眼顺的跟在后面。

  章芮樊递拜帖去敲门,?如今从一介教书先生升擢至东阁大学士的冯承辉先生,居住的仍是杏儿胡同。

  冯承辉看着章芮樊心情复杂,他两人是同科,十八岁他一举夺下魁首,春风得意,?踏马观花时别提多风光了。

  当年章芮樊却落了榜,?又接连考了四年,?二十三岁才得了个进士身。

  可高有什么用,?比起章芮樊的青云路,?冯承辉在官场这一路走的几乎亏心啊。

  痛惜扼腕良久,这才正色,细细打量了一番章芮樊儿子——章年卿。

  第一个念头,黑。果然如泰山所说,章年卿太黑了,虽不敢和包公类比,却也委实不像个书生。倒像一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乡下人。

  念着他这个新鲜出炉的小解元,按下满心不满,勉强露出一笑,和章芮樊寒暄道:“我记得,他头两年在我这里念书的时候还是神姿丰秀般的人儿,怎么孩子养到自己家,却养的这般枯瘦。你啊,对孩子也太不上心了。”

  章芮樊赶紧道:“药吃的。实不是我把孩子养的不经心,秋日里孩子病重,眼看就要大比。孩子又要强。药难免用的重了一点,这一病,好是好了。人却变的蜡黄蜡黄的,怎么养都是现在这幅黑黝黝的样子了。我都快愁死了。”

  “诶,话不能这么说。男儿吗,养的跟个小白脸一样有什么好。我看这样就挺好。”拍拍章年卿的肩,佯做满意。

  今儿是岳父看女婿的日子,章年卿和冯俏这条姻缘线,是冯俏的外祖父,衍圣公孔明江搭的。俏姐儿今年才九岁,问亲委实过早了一点。孔明江却道,“不赶早不赶晚,赶上好时候便是一桩好姻缘。只是定亲罢了,又没说让俏姐儿明儿就嫁了。”

  冯承辉喏喏称是,在这个老丈人面前一点都说不上话。

  衍圣公是虚职,历朝历代为孔子嫡系后裔留下的世裔封号。没什么实权,空拿俸禄而已。

  祖上青荫,一千多年下来,孔氏后人还能得到祖宗庇佑。当真是前人种树后人乘凉的现世版。

  冯承辉能娶了衍圣公的女儿,还要从他十八岁中了状元那年说起,时年盛行榜下捉婿,冯承辉学问好,人又长的俊。品行端正,身家清白。踏马游街时,一眼被衍圣公相中,叫到府里去,问他愿不愿意娶他的女儿。

  冯承辉对孔丹依一见倾心,满心愿意。却拱手道,他不敢私自婚配,要写信问过家中父母才行。

  孔明江是灌着儒礼长大的,见状对冯承辉越发满意。

  后来,冯承辉父母回信附上生辰八字,还寄了一副金镯子,很是满意这桩婚事。

  不过冯承辉在孔明江跟前说不上话倒不是因为家世卑微,娶了贵媳。实在是他的官路太过坎坷崎岖,十八岁中状元,春风得意,进翰林院俢撰。

  二十出头,金榜题名,洞房花烛,他人生四大喜,他一下子就占了两个。

  后来能沦落到回京教书的地步,还是老丈人费了大力气,将他从一个偏僻的小县拉上来。

  因着这份恩,冯承辉在孔明江面前从来大声说一句话,孔明江说什么都不反驳。叹了口气,招手让章年卿过来,问他:“明年下场春闱,你有几分把握。”

  章年卿看了眼父亲,反黠道:“我若没有把握,先生是不是就不把女儿嫁给我了。”一笑,两排白牙晃眼。

  冯承辉乐了,没忍住在他头上摸了一把。指了指里间,“去吧,你师母有话对你说。”

  这是看上的意思了。

  章年卿忽然更紧张了。

  依家中的长辈指点,里面明面坐的是岳母大人,屏风啊,窗子啊,反正总有一暗处藏着冯先生家的这位小闺女。

  不过,听说他的小娘子今年才九岁。还是只知道玩乐的年纪,怕是不会躲在暗处偷偷的看了。

  舒出一口惆怅,提了提神。大步进了屋子。

  冯承辉令人温了两杯清酒,招呼着友人喝起来。边喝边聊,冯承辉问:“章兄,现在家中几个儿女?”

  “三子一女,最小的女儿刚出生满三日。”

  “哦?可是天德中榜那日生的。”章年卿,字天德。

  “正是。也因着此故,给女儿取了青鸾的乳名。青鸾报喜,唉,我这儿子,可比我当年出息的多了。”

  一句话说的冯承辉更惆怅了,他至今才得了一个女儿。独苗苗养在膝下,正是百般疼爱的时候。突然心肝宝贝就这么被她外祖父许了出去,冯承辉觉得肉都疼。恨不得没教过这个学生。

  冯承辉在京府中学堂教书,闲暇之余还指导了几名学生课业。章年卿便是其中之一。

  不过那时章年卿长的瘦弱白净,个子也不高,在人群中并不起眼。还是个闷嘴葫芦,不喜与人交谈。

  冯承辉对他印象并不深刻,掐指一算,章年卿至少在他膝下读了三年书,若是算上中学堂的日子,章年卿在他身边近八年,他对这个孩子一点印象都没有。

  可想而知,章年卿的存在感有多低。

  人比人,气死人。

  他中状元的时候,章芮樊还在勤学苦读求功名,一晃二十年,章芮樊从小小的汝宁府同知,一晃成为如今的吏部侍郎。膝下儿女双全,儿子还这般出息。

  冯承辉叹了口气,掩下心头的那抹嫉妒。道:“章兄真是好福气,也算熬出头了。”

  “唉。”章芮樊摆摆手,“哪里是个头。老三还没娶妻,女儿还在襁褓中,日子还长着呢。”

  冯承辉倒想有个儿子让他操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