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第二第三章狗日子牡丹花下死命运的咽喉(1/2)

加入书签

  一个长得五大三粗的彪悍男人狞笑着向一个女人走去,女人已经被逼到了墙角,她浑身的衣服早已被撕碎,在欲露还羞之间反倒多了一份妩媚。(?广告)

  女人在呼救,不过更像是叫春,浪,真他妈的浪reads;!

  男人不断摆弄着自己身上结实的肌肉,并开始熟练地脱裤子,女人的尖叫声更大了,男人眼中的欲火也越发炽热了。

  终于,男人像一只发情的狗熊将女人狠狠压倒在地上,女人不断反抗,只不过反抗的越发得不坚决。

  终于,一分钟过后,一阵充满了享受和kuaigan的呻吟想起……

  屏幕上的av女优还在敬业地撕吼着,男主角也拼命学着孙悟空使唤着金箍棒,可是李冰依旧没有任何兴致。

  李冰是一个乐观的人,至少他自己这样认为,李冰这些年来遇见的倒霉事情不少,每次都被他的“乐观精神”所化解,或者说选择性遗忘。

  就在前几天,自己好不容易谈上的小女朋友和自己吹了,一个本来已经谈好的小公司职员工作也因为公司“老总”携款潜逃没了,今天中午去食堂打饭又发现饭卡和钱包一起“飞”了,不过这些依旧没有让李冰郁闷。

  这些小事比起李冰的童年的不幸,并不怎么不幸。

  李冰是个普通人,普通到放在人群中就找不着的那种,头脑不算笨,样子不算丑,除了普通似乎就没什么特点了。

  不过李冰这个人很倒霉,或者说相当倒霉,属于三天一小霉,五天一大霉那种。

  李冰原本生在古城苏州的一个普通小康家庭,生活也算幸福,但是七岁那年,李冰半夜起床撒尿居然发现父亲和小保姆“打桩”,接着,他的人生变了,先是父母离婚,自己开始和原本独身一人的爷爷过日子,生活虽然清贫,但是爷爷这个当年的“资产家右派臭老九”每天给李冰看许多乱七八糟的书,倒是让李冰感觉到充实,他的童年记忆除了爷爷慈祥的笑外,估计也只剩下那个大书柜了。

  不过,当爷爷也因病去世后,李冰又不断在父母之前被踢来踢去,最后还是靠着亲戚救助上了大学,但是上了大学之后,才发现大学的垃圾。

  不过,李冰依旧很乐观,因为保持乐观是他唯一不去自杀的方法。

  但是今天他实在放不下了,就连平时安慰自己的最好方法——看av都没用了。

  一年前李冰曾经为了几顿饭钱帮一个同学作弊,这种事情在他那个三流大学属于很平常的小事,李冰自己也没在意,但是不知为何,那件事情居然莫明其妙地被一个来视察的领导知道了,偏偏那位作弊的英雄还把那位“微服私访”的领导当成了辅导员,对方居然没怎么诱供他就已经满不在意地全说了,结果那位对中国大学教育抱有太多幻想的领导直接找到了校长,结果,那位英雄被劝退,但是那位英雄似乎有点背景,还是留了下来,只是可怜李冰自己在即将毕业的关键时刻拿到了一张通知,内容只有两个——记大过一次,还有毕业不发学位证书。

  三流大学毕业还拿不到学位,再加上一个记大过,李冰估计很难找到工作了,而李冰,真的不想再回到那个家,那个没有亲人的家,他需要工作,他需要**。

  李冰今天的心情实在郁闷到了极点,看了半天av都还没有兴奋,郁闷之余李冰甚至怀疑自己得了阳痿。(?)

  也就在此时,已经沉寂多年的宿舍门被人敲响了,李冰提上裤子开了门,遇见了那个改变了他一生的人。

  来者名叫方雨晰,今年大二,小伙子人挺帅的,听说家里也有钱,和李冰关系还不错,因为就是这位英雄面对领导直言不讳,闹得李冰现在忧心忡忡外加假性阳痿。

  “冰哥,忙哪?”方雨晰一脸人畜无伤的微笑,让李冰有点火。

  “冰哥,你别生气,我哪知道那个人就是那个教育部的什么主任,兄弟我绝对会负责,反正这个鸟大学没什么意思,你要愿意,你今后工作我包了,反正我妈公司还差几个打杂的……不说这个了,兄弟我今天带你去散散心?”方雨晰指了指宿舍楼下,李冰更加郁闷,一辆红色保时捷正耀武扬威地向穷学生们展示着主人的身价。

  如果李冰此时清高一下,那么他以后的人生应该会过得很平静,但是饱受小资产阶级腐朽思想侵蚀的李冰此时并没有想到什么气节,倒是很高兴地换了衣服,和方雨晰这个未来的‘“少东家”钻进了保时捷。

  李冰这辈子没什么奢求,就想找个饿不死人的工作,过安静的生活,既然方雨晰保证能给自己找个打杂的活干,自己还烦个屁啊?

  “赵哥,去‘不夜天’酒店。”方雨晰在后座上发号施令,那个据说是退役中国侦察兵的司机回了一下头,在后视镜里看了看李冰,仿佛要记住李冰的面孔,似乎在提防李冰这个穷人伤害方雨晰这位富人,又一声不吭地把车开出了校园。

  李冰看着方雨晰那身不算华丽的衣服,据说是英国皇室裁缝手工制作的,不禁有点感叹贫富差距,你他妈的就不能穿点皮尔卡丹之类的便宜衣服吗?!

  车厢内沉默了一会,李冰终于开口:“方雨晰,你大白天去酒店干什么?”

  方雨晰回答简单明了:“去**。”

  李冰干笑了两下,无话可说。

  此时方雨晰倒是开口了:“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冰哥,你别看不起妓女,真正高级的妓女学历比我们高。”

  李冰对此不屑一顾,心想这个公子哥是不是钱多烧得慌,居然连脑子都烧坏了。

  待李冰被方雨晰领下车时,他越发郁闷了,眼前这座酒店貌似是五星级国际酒店,对于李冰这种穷人简直就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而门口那些和方雨晰貌似很熟的保安的工资估计就抵上自己几个月的生活费了。

  等到李冰被方雨晰扔进一间总统套房时,李冰只感到一阵头晕目眩,那些看上去比自己命还值钱的洋酒、壁画、家具一件一件像刀子一样往自己的心头扎,李冰只得手足无措地坐在床沿,连壁屏电视都不敢开,生怕自己运气不好把它弄坏了,那玩意应该抵得上自己从小到大所有学费吧?

  方雨晰早早就离开了,只剩下李冰独自一人傻坐在屋内,像一个等待宣判的犯人,战战兢兢。

  不过等待的时间不是很长,不一会儿,门开了,一个打扮得很清纯的美女微笑着走进房间,走向了李冰。

  李冰心想方雨晰真够哥们,但是看着美女清纯的气质又感到一阵罪恶感。

  李冰是个很有正义感的责任心的男人,他小时候还曾经帮被小霸王欺负的女生出头,可惜现实里的小女生不是星爷电影《功夫》里的黄圣依,并没有因为李冰为她出头儿从此爱上他reads;。

  李冰看着越走越近的美女,突然鼓足勇气说道:“小姐,你是不是有什么难处?是不是有人逼你?”

  那位美女先是一惊,又开始笑道:“先生,您是不是古装连续剧看多了?这年头还玩逼良为娼英雄救美?”

  李冰的脸刷一下红了,而美女又笑道:“方先生说您很纯洁,所以才选我过来,想不到您真的很纯洁呢……我来这边做没别的,就是来赚钱。”

  面对着美女这种**裸的说法,李冰有点窒息,突然他又想起了路上方雨晰的话,便又半开玩笑地问道:“小姐您哪里毕业的?”

  那位美女微微一笑,朱唇轻启:“首都b大。”

  李冰差点被这记重拳击倒,感情这位姐姐学历比自己好了不知多少个档次,果真是笑贫不笑娼啊。

  美女慢慢地走到了李冰身前,很不正经地说道:“小弟弟,要不要姐姐教教你啊?”

  李冰的脸更加红了,自己至今还是练武最佳的童子身,虽然自己经常看av,但是av和现实永远不好比,随着一阵沁人体香涌入李冰的鼻腔,李冰离鼻腔最近地脑子当场嗡的一下,傻了。

  看着大脑短路的李冰,美女兴致也上来了,又yindang地笑道:“小弟弟,看姐姐给你表演一下。”

  美女转身拿起遥控器打开了壁屏彩电,瞬间一阵暧昧的轻音乐便开始在房内肆虐,美女也开始了表演。

  美女的腰肢开始像水蛇一样扭动,她脸上勾人的表情不断冲击着李冰的大脑,她藕节一样白嫩的双手开始轻解罗衫,当那件黑色蕾丝胸罩落地,李冰终于抑制不住本能的**,学着av男主角那样扑向了美女。

  美女很合作地呻吟着倒在地上,任由李冰压在她身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