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苏姑娘的孕事3(1/2)

加入书签

  公孙先生细细分辨这脉象,面上渐渐浮现笑意,苏琳心中一喜,双眼发亮:“公孙先生,我可是有身孕了?”公孙先生含笑点头,“嗯,将近两个月的身孕。”先前诊断她在子嗣上恐有艰难,不想竟然怀上了。咦?不对,她喝得滋补药汤里含有避子的药材,怎么可能怀孕?迟疑了一下,问道:“之前开的那些药,你可还喝着?”

  苏琳甜甜一笑:“因为想要孩子,所以三个月前停了。”停了?公孙先生一愣,不由看向展昭,他不是异常坚定的不要孩子吗?前一阵子还来问有什么避孕的法子,怎么就停了药?展昭无奈一叹,他哪里想得到她会擅自停药,给他这么大的“惊喜”,竟然就真的怀上了,还已经快两个月了!然而他最担心的还是她的身体,不无担忧道:“公孙先生,苏琳的身子可适合怀孕生产?她之前伤了身子,我担心……”

  公孙先生知道他忧心什么,摆摆手,道:“无妨,已经过了几年,伤口早已长好。不过,从脉象上来看,胎象不稳,动了胎气。”苏琳脸上的欣喜敛了去,愁绪上眉,“有些见红,这孩子可还保得住?”公孙先生微微思索,“你这几日可是劳累了?怀孕前三个月要小心养着,莫要劳累,亦不可剧烈运动。不过也无大碍,我开几幅安胎药给你,回去卧床静养。”

  突然,公孙先生顿住手中的笔,悟到了什么——展护卫出差半月有余,昨夜刚刚归来。微微摇摇头,提笔继续写药方,道:“这药回去就煎了服下,一日两次,多卧床休息。另外,头三个月忌房事。”

  这话听得展昭和苏琳两人皆尴尬地面上微烫,昨夜的荒唐还历历在目,还好没搞出人命来。万幸!公孙先生看看两人的面色,知道自己没猜错,看来昨夜没少折腾。苏琳也真是迷糊,有了两个月身孕居然毫无所觉。展护卫成亲后的日子比成亲前还热闹,一刻都不得消停。开好药方,语重心长地交代了注意事项,送走了这夫妻两,这才能安心吃午饭。

  苏琳确诊有孕可谓是天大的喜事,就连开封府上下都为这消息高兴了好几日。展大人的终身大事一直是众人关心的事,好不容易成亲了,大伙就盼着他赶紧添个孩子,毕竟他跟苏琳的年纪都不小了。可等啊盼啊简直望穿秋水,展夫人的肚子始终没有动静,这免不得勾起大伙的八卦好奇心。眼见着展大人就要到而立之年了,居然还没有孩子!这怎么使得?现在,展大人终于有后了,怎么能不喜?

  而苏琳作为重点保护对象是彻底被困在床上静养了,头两日她还挺享受在床上的女大王,把展昭指使得团团转。然而展昭哪能成天在家任她使唤,忙起来早出晚归的,她甚至见不着他的人。躺了五六日她便开始憋不住了,奈何李嫂子看得紧,她一下床便紧张地催她回去趟好。除了开始的几日大家陆续来贺喜探望,现在基本就她自己一个人窝在床上看书睡觉。连续几日下来,这书是看烦了,觉也睡饱了,无聊得令人发指。

  幸好展昭忙了几日便空闲了下来,午间都能回来陪她吃饭,晚上也早早归家陪她打发时间。只是他在家的时候,她除了吃饭洗澡上厕所,其他时候基本都要被困在床上躺着,连坐都不让她多坐。憋得她在床上一阵打滚,可就连这也被他制止,真的是叫她郁闷难当。她难受,也坏心的不让他好受。总是逗弄得他欲火难耐,然后无辜地表示公孙先生有交代,怀孕前三个月忌房事,然后看着他哀怨的去泡冷水。

  直到孕期步入第四个月,苏琳才刑满释放,终于可以下床蹦跶了。考虑到她是高龄孕妇,展昭还是不敢有半分得松懈,仍是让李嫂子好好盯着她。李嫂子是过来人,照顾孕妇有经验,展昭对此也放心。只不过苏琳的脾气和胃口都变得不可捉摸,累得他大半夜还要出门给她四处奔走买宵夜,好在他轻功卓绝,来去也不费事;只不过,出门前说想吃馄饨,买回来了又变了卦,惦记起了包子。展昭好脾气,放下馄饨,又匆匆出了门;待他归来,他媳妇已经吃了馄饨睡下……

  这些都是小事,展昭也甘之如饴;公孙先生同他说过孕妇的情绪波动比较大,口味也会有变,故而他早有心里准备。最叫他放心不下的便是他外出办案时留她一人在家,她是一刻也闲不住的性子,又不听劝,就怕李嫂子招架不住。好在没出什么乱子,包大人也体恤,多半不安排他出去。

  这般,展大人小心伺候着媳妇;到了六个月的时候,腹中的胎儿已经有了胎动。这令展昭和苏觉得兴奋又新奇,手掌贴在肚皮上感受胎儿像小鱼一样跃出水面微微顶起肚皮,转瞬又没入水中半晌没有动静。夫妻两的激动的心情难以言喻,满满的幸福填满胸口,再也没有比孕育生命更令人感动的事了。他和她的孩子正在健康成长,继承了他们的血脉,有着无限的可能。

  苏琳摸摸肚子,笑道:“你猜,肚子里的是儿子还是女儿?”展昭温柔的手掌轻轻抚摸着她隆起的肚子,笑得满足:“都好。”原本他不抱任何希望,如今能有这么一个孩子他已经满足,儿子或是女儿都好;只要苏琳和孩子平安就够了,男女又有何妨?苏琳睨着他,“喜欢儿子就直说呗,虽然我鄙视重男轻女,可是也允许言论自由。”

  话都让她说尽了,他还能说什么?笑道:“你喜欢儿子还是女儿?”苏琳偏头想了想,这个问题不好答呢,左思右想没有决断,只能道:“最好是双胞胎,一男一女,齐全了。”展昭失笑,她想得倒美。苏琳说着自己也笑了,忽然道:“是不是该取名字了?我记得你和丁月华的儿子叫展骥。”

  展昭眉头一蹙,不乐意了:“我娶妻苏琳,跟丁姑娘哪来的儿子?”由丁月华引出的一连串事叫他如今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