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紧紧地抱住了她。

  她抽噎起来,并且无力地拿着小拳头捶打着我。

  “我是不是爱上你了啊?你快说啊!”

  她带着绝望的哭腔说道:“我以为可以不爱上你的!”

  “月儿,我想是的。”

  “这不是爱!这不是爱的!!爱应该是那种手拉着手、胳膊抵着胳膊,心灵

  与心灵的融合,眼神与眼神的搭线,一种美好的陶醉的精神享受,不是这样疯狂

  地、霸道地,在我脑子里和身体里横冲直撞的东西,把我的植物神经都给支配了

  的东西!”

  月儿跺着脚,又使劲地掐着我,表情错乱,又哭又笑。

  “傻瓜,这就是爱情。”

  “我怕死了!万一你不离婚我怎么办啊!呜……”

  突然她扬起了脸。

  “我要和你接吻!”

  接着,我们便疯狂地吻了起来。直吻到两人快窒息为止。

  “张同,我想和你融化在一起。”

  “张同,我想让你吃进肚子里。”

  “你吃我吗?我……”

  “我现在就想吃你。”

  “……好。”

  我再也受不了了,把怀里的小娇精抱到床上,开始吃起她来。

  “不……能这样放肆的……舔我……我怕……”

  “不……不能这样的吧……你还真嚼起来了……”

  “我害怕了……你会不会真的把我吃掉了……呜……”

  “我就是要吃掉你啊……”

  我开始脱掉她身上的最后一道屏障。

  月儿的身体象绵花一样地丰柔,象小蛇一样地清凉,象春水一样地缠绵。

  “不……不……不嘛……只可以到那儿的……”

  月儿的声音象融化了一样,从我的耳朵里流进我的五脏六腑。

  然后她突然拼命拉开我的手,坐直了身子,眼睛亮亮地看着我。

  “我可是chu女啊,我真是很看重贞洁的。你答应我,占有我之后,你必须和

  你老婆离婚,否则,你就害死我了。”

  我的手停在她的三角裤边上,曾有那么一会儿,我脑子里有个恶毒的声音告

  诉我,先别管,走出这一步吧。

  “你生气了?”

  “没有。我想,我怕是一时还和她离不了。”

  我的冲动冷却了下来。

  “是不是我的理智让你讨厌了?……可是我也得保护自己啊。”

  月儿说完之后,便倦在我怀里,摸着我,两人渐渐地平息下来。

  “张同,我不催你了。只是我不想在这儿住了,这里老有同学来住,象个大

  车店。我想搬出去,另租一套,一把钥匙在我手上,一把在你手上。好不好?”

  说完,她娇羞不胜地把头埋到了我怀里。

  “什么意思?”我故意逗她。

  “我想和你一起住。我是说,不是一下子给你,谗你、逗你,让你迷死我。

  比如,晚上我们也睡到一起,我每天都让你搂,让你亲,但你答应我,我们就是

  不做那个,好不好?“

  “好好,我们讨厌做那个,我们鄙视做那个,我们都脱离那种低级趣味!”

  …………

  中午,我需要回公司处理事情,便和月儿分开了。

  下午,在办公室里,我给孙老二发了条短信:我老婆已经同意了,今天连套

  都带来了。

  发完之后,在等待的时间内,我的鸡芭有好几次失控地抖了起来。

  孙老二马上回了一条:whynot?我就要辣手催花了!

  …………

  孙老二给我回完短信之后,也有些按捺不住,没到下班的点,便叫黄凤到他

  的办公室里去。黄凤似乎明白她要迎接的是什么,犹豫了一下之后便低头走了进

  去。孙老二对黄凤说:她提科长的事,他已经向组织部门提出了,过不了多久,

  就会有民意调查的。黄凤笑着一再道谢。

  “怎么谢?光说没行动?”

  孙老二看着我老婆诱人的身材,哈拉子都快流下来了。

  “你说怎么谢?我总不能为了一个小科长,就把一切不该给你的东西都给了

  你吧?”

  孙老二干咳两声后,正式地邀请小凤去他家里坐客。

  黄凤心里一阵狂跳,本能地推说晚上和老公有约会了,孙老二便道:

  “结婚这么多年了,还这么浪漫,还要和老公约会,我真是嫉妒死他了!”

  “哪轮着你了!?”

  黄凤不屑地撇撇嘴。

  孙老二打量了一下窗外的情况,便走上来搂住了我的妻子。

  黄凤就那么一拉一扯地把孙老二的胳膊就给反架起来:

  “孙处长,你上次摸完了之后,我怎么跟你说的?”

  孙处长便笑着说:

  “你说,我动你一下,你就不客气了。小凤,你还真使劲啊?”

  黄凤冷笑着对他道:

  “你敢玷污我的清白?我还算对你客气的呢!忘了我在训练基地当过集训队

  的教员吗?”

  孙处长不知用的什么劲,腕上一拧,同时胳膊一摆,便卸掉了老婆的劲,反

  手压着黄凤往前一扯,黄凤便身不由已地唉哟一声,身子一倾失去了重心。孙处

  长温香软玉搂了个满怀。

  “你也别忘了我是两山轮战时的侦察兵,再回炉陆院,警卫专业毕业的。你

  这个小黄鸟翅膀还没硬便学会啄她娘的眼睛啦?!”

  说完便低头吻向了黄凤。

  我老婆吱吱地笑着,脸左扭右扭就是不让他得手。

  孙处长死死地搂着老婆的脸,对着老婆的嘴便吻了下去。

  老婆便死死抿住嘴,眼睛睁得大大地看着他。

  孙处长亲了半响才发现黄凤始终以一种好笑和奇怪的眼神看着他。眼看今天

  如何也无法使黄凤张嘴,半响,气得他直瞪眼:

  “你老公都无所谓了,怎么你这就是一根筋?今天你是怎么了?”

  黄凤便笑着道:

  “你们两个是不是有什么勾搭?你怎么就知道我老公无所谓了?算了,不问

  了,你们这些臭男人,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反正他是他,我是我,我就是不上你

  的贼床。象我这样的女人,只有最优秀的男人才能动得了我,松开我,松开我,

  我要急了哦!”

  孙老二便痴痴地问:“我不算吗?”

  黄凤盯了他一会儿,脸终于红了,羞答答地说:“你,你就算吧。”

  孙处长便要吻她。

  黄凤在被亲之前,警告道:“在办公室里不许乱摸!”

  然后慢慢地闭上了眼,启开了芳唇。

  在孙处长即将把手伸进黄凤裤档的时候,黄凤不知怎么捅了他一下,孙处长

  唉哟一声,半边身子便动不了了。

  黄凤从他怀里挣了出来,趔趄了一下,站直了,拍拍手,对孙说:

  “我警告过你的。没两下子能当教官?到底谁是小黄鸟?”

  便转身走了,走到门口,犹豫了一下,回脸对他道:

  “我还是得问问我老公,还得他同意,我才能跟你去。”

  说完之后才掉头走了。

  …………

  出门后她就给我发了条短信,说孙处长已经邀请她晚上到家里坐客了,问我

  她可以去赴这个鸿门宴吗?

  我告诉她:也许是鸠山真心想和你交朋友,去吧。

  过了半个小时左右,黄凤又回信:没办法,老公非要把我喂色狼。只能舍身

  就义了。我已经上了他的贼车了,呜,没有回头路了。

  我回信说:舍身就舍得壮烈一些吧。

  黄凤看得面红耳赤,她已被我逗起了欲火。她回道:怎么样叫壮烈呢?快教

  教你姐姐。

  我回道:就是不要想我,不要想家,勇敢往前冲,以肉身和敌人相搏,和敌

  人同归于“精”!

  黄凤看完短信,再也忍不住了,底下流出来了一大滩yin水。

  然后她回信:我下面流出来了。问问你,待会儿,你希望我主动吗?

  孙老二这时注意到了我老婆在不断地发短信,他一把就把小凤的手机抢了过

  去。

  小凤心想,反正自己的身体都要给他了,给他看也无所谓了。

  然而他假装不知,奇怪地问小凤:

  “你老公这样支持你?”

  小凤含羞点头:

  “我那位,说你一直对我很好,希望我能给你一次……他变态吗?”

  孙老二笑着摇摇头:

  “我们这行的,什么没见过,这不算什么,记得刚入行的时候,我还在一个

  大饭店,抓过一个有情况的老外,他还找了三个欧洲壮男,轮着干他老婆呢!傻

  冒呗!”

  小凤狠狠地白他一眼:

  “不许你这么说他,马上就要玩弄人家老婆了,你做人厚道点行不行?”

  孙老二连忙笑着点头:

  “你丈夫其实挺前卫的,国外现在正流行这个呢!我要不要问他一下,晚上

  怎么样操你?“

  小凤听后羞得把头埋进了孙老二的怀里,但是孙老二坚持要让她发这样一条

  短信。

  然后我便收到了这样的短信:孙处长问你,你希望晚上他怎么样操我?

  我回道:客随主便吧,小凤是慢热型的,希望孙处长前戏多多,但在享受的

  同时,还是要注意安全。

  孙老二和黄凤一起查看到我的短信的,黄凤看后娇吟一声,面红耳赤地把身

  子闪到一边。而孙老二很快把车开到一个大停车场,在那里就一把搂住了我的小

  凤,狂吻起来。小凤浑身酥麻,身不由已,只能被他上下其手,为所欲为了。

  小凤向后半仰着头,娇喘呻吟着。终于,孙老二同时得手,分别占有了我妻

  子的奶子和肉逼。然后就是一阵激烈的揉捏和抽锸,十几分钟之后,小凤丰腴的

  身子便在一阵激烈的抖动中泄身了。

  好一会儿,我收到黄凤的回信:都是你的短信!他现在已经开始享用我了,

  我已经被他玩得泄身了,我的手现在还在发抖呢。我答应你了,你也不许再找那

  个小妖精了。

  九点不到一点,我再次接到黄凤的短信:我们已经上床了。

  我鸡芭便翘了起来,一面打着手枪,一面问:脱光了吗?

  小凤回信:差不多了,他正在捏我的||乳|头呢。

  我回道:怎么样?舒服吗?

  她回道:我的||乳|头已经被玩得葧起了。

  又一会儿,小凤再发信:内裤也被他脱掉了,他正在吃我的阴阴,我身体已

  经发软了。都怪你,说我是慢热型的,他可真会前戏啊!

  我一想到早上离家之前的如花美眷,现在正赤身捰体地和另一个壮男情浓似

  火、肉裎相对地厮磨亲呢,一颗心就飘浮着没有了依靠,下身异常地葧起,心灵

  却无比的空虚。

  和我的猜想差不了太多,不过实际的场面更加令人血脉贲张:小凤的上衣,

  长裤,||乳|罩,亵裤,丝袜,散乱地和他的衣服堆积在一起,小凤搂着强壮的孙处

  长的躯体,心里也是狂跳不已、香汗微微。她半靠在孙处长的怀里,一只手搭在

  他的肩上,另一只手握着他的手。

  “和你说实话吧,你老公在外面有了人,让我勾搭你,他好解脱,和那个女

  孩在一起。”

  小凤长吁一口气:“我猜得也差不多,他忘了我是干什么的了。”

  “和我在一起,好不好?”

  “现在不就和你在一起了吗?!不过我不能离开那个没出息的小家伙。我和

  他之间,感情实在是很深的,且不说我和他已经有了孩子,他也许没你出色,也

  许不是一个好老公,可是我几乎把他当成自己的亲弟弟那样地疼了,心里根本割

  舍不了他。”

  孙处长便说:“好吧,那就别提他了,我们来吧。”

  小凤点点头:“嘻嘻,我可是慢热型的,你要慢慢地挑逗哟。”

  孙处长摸着我妻子肥大的奶子,然后又分别含着两颗嫩||乳|头亲了一会儿。

  我妻子的丰胸开始不规则地起伏起来,身子也有些不安地扭动着。过了一会

  儿,当孙处长的手慢慢地沿着她的小腹向下滑时,小凤双眼迷离,微微撅起娇艳

  的双唇,等待着孙处长的吮吸。

  我不想老打扰她,可心里又象有什么东西在挠,奇痒无比,过了一会,我实

  在忍不住了,又发了一条短信:

  现在如何?

  小凤收到了短信,有些啼笑皆非,对正在她身上大肆活动的孙处长道:

  “瞧瞧,我老公真的很惦记我呢!”

  孙处长摇摇头:“他只是想满足他那些变态的想法罢了。”

  小凤想了一会儿,可能也想不太清楚,再说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也无法

  挽回了。于是我妻子便心情方开地对孙处长说道:

  “老公,你亲我吧!”

  孙处长滛笑着抱住小凤的头,张开了大嘴,含住了我妻子主动吐出来的香舌,

  美美地品尝了起来。

  亲了一会儿,小凤开始情欲高炽,无意识中蠕动着玉腿,把一条雪白丰腴的

  大腿勾到了孙处长的屁股上。

  孙处长把小凤轻轻地放倒在床上,拿出了套子。小凤羞涩地把孙处长的大鸡

  巴握在手里,对他说道:

  “你的东西真得好大哦!”

  “比你老公怎么样?”

  “他简直没法和你比了!你看你的两个蛋蛋,就象鸡蛋似的。”

  孙处长开始得意地滛笑起来。

  小凤又急急的补充道:“可是我已经习惯了他的东西,觉得也很好的。”

  “今天我会让你感到更好!”

  小凤羞道:“你不许太用力啊,你的东西太长太粗了!我会受不了!”

  孙处长摸了摸小凤的下身道:“哈哈!都湿成这样啦?看来火候差不多了。”

  我这里突然好象也有了些感应,于是又发了一条短信给她:

  他插进去了吗?

  小凤回道:马上。

  不到一分钟,我收到短信:

  他已经插进你老婆的荫道里了。顶得很深,我流了好多。你感觉如何?

  我回道:心里好痛,但又真的很刺激。

  孙处长先是没有动,问小凤:“如何?”

  小凤抬身看了看孙处长湿润光泽的大鸡芭,正死死地插在她饱含花蜜的粉红

  色肉洞里,突然间意识到:

  “你怎么没戴套子啊?!”

  “要射的时候再戴啊,傻瓜!这样肉贴肉地抽锸,你才会爽啊!”

  此时,我老婆的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她第一个想法就是,如果老公在现

  场实实在在地感受这一刻,一定会后悔万分,因为无论怎样的描述,都表达不出

  来这种被别的男人的鸡芭深深插入的极度快感与刺激!

  过了一会儿,我老婆扭了扭屁股说道:

  “你插得好深!你的鸡鸡太大了!我……我今天可能要出丑了,一会儿不许

  笑话人家哦!”

  孙处长一面操着我妻子丰美的肉逼,一面将一个食指放到小凤的阴核上,反

  复地揉搓着。

  小凤脸上有说有笑的表情终于变了,她几乎不敢有什么活动,只是象和我做

  爱时一样,轻轻地拉着孙处长的手,仔细地体会着,感觉他们交合的器官,仿佛

  变成了强劲的发电机,随着时快时慢的磨擦发电,不断地随机向身体的各个部位

  发射出强烈的电流,将她酥麻颤抖着,全身的各个部位都为之迷醉和亢奋!

  小凤过了一会儿,突然想起我,一是怕我受不了,一是想分分神,便一面接

  受着孙处长越来越猛烈的抽锸,一面撑着胳膊肘给我回信:

  爽得不行了,会坚持给你汇报的。

  刚刚发完短信,孙处长突然抱起她,把她按放到自己的大腿上,中间孙处长

  的大rou棒子死死地顶着我爱妻的肉逼深处,与小凤面对面地相拥,他突然对小凤

  道:

  “你的小洞洞不象是生过孩子的,怎么这么紧?还有一股吸力啊!”

  小凤笑道:

  “领导,我得天天运动啊,所以里面还是很紧的,便宜死你了!至于有吸力

  呢……“

  小凤突然红了脸:”这要怪你该死的大rou棒,那么粗,那么长……哦……老公,你磨到我里面

  的肉肉了……哦……插得那么深……人家从来没有过这种体验啊……里面……里

  面好舒服啊……“

  “是吗?那好,我就用力操死你!”

  小凤一下子趴到他身上,在他耳边细声道:

  “你不要怜悯我,我是个贱货,你操死我吧!”

  幸亏我没有亲临现场,否则一定会心脏爆烈的,这样的场面,这样的对话,

  这样的亲呢,这样的交合,组合到一起,远远超过了我的想像空间!

  孙处长抱着黄凤柔嫩肥硕的屁股,上下快速地举着小凤百斤左右的动人娇躯,

  小凤受到了极强烈的刺激。我一向不爱运动,也曾试过这种姿式,但是从rou棒的

  长度到抽锸的力度,都没有孙老二强。小凤开始哭爹喊娘地叫起床来。

  “老公……老公……我的亲老公……我爽死了……你插得好深……啊……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