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依偎在我怀里,过了一

  会儿,她又告诉我:“晚上她要去老猫那里一趟,她有件很好的发夹,拉在他家

  里了。”

  我笑着问她:“要不要我陪着去?”

  小灵脸红了:“不用。晚上我要是十点钟回不来,你就先睡吧。”

  第二天早上,小灵别着那个无比珍贵的发夹回来了,我上去要抱她,她一扭

  身:“行行好吧,我累死了,先睡上一觉。”

  在两个星期之内,小灵和许果出去了好几次。最刺激的一次,是小灵在出去

  之前,发现自己的||乳|罩少了一个扣子,然后再要找别的时候,我告诉她,要不你

  就别戴了,反正一会儿还要脱下,小灵说,那我连内裤也不穿了。

  然后我尾随着小灵出去,她小巧玲珑的身体,紧紧贴着许果走在

  夜晚的街心公园里。

  一会儿,在一个寂静无人的站台下,小灵回头看看我,我假装是无关的过路

  人,离他们有四五米远,他们就当着我的面开始亲吻。过了一会儿,许果一手抱

  着小灵,一手从她的小衣里伸了进去,小灵头搭在他的肩上,眼睛看着我,又过

  了一会儿,小灵向我调皮地眨眨眼,轻轻地撩起自己的短裙,许果的手就势伸了

  进去,小灵不好意思再看我,闭眼欢快地喘息起来,过了一会儿,她的身子就使

  劲地抖动起来。

  回去后,我狂热地占有了小灵。

  最近许果和小灵的约会日益频繁,我不知道他们在谈什么,但我知道,小灵

  还没和他那个,和他交欢之前她一定会告诉我的,这一点我坚信。

  寂寞的时候,我就给蓝水晶打电话,她和许果一直没再联系,我们在一起的

  时间很多。

  她对我的态度,充满了母性的怜悯,常常说:你好可怜,你好需要人疼你啊!

  好象是在一个人头攒动的节日盛会上,许多陌生的面孔在我面前一晃而过,

  偶有一些半生不熟的人,几片清淡如水的笑容,两句不冷不热的寒暄,让我感同

  嚼蜡般无趣和孤独。这时,一个二十几岁的艳装女子与一个陌生的男子出现在我

  的视线中。那个女孩子一袭深红色的华美晚装,一头披肩的青丝细柔水亮,脚着

  一双白色高跟鞋,正柔情似水地看着她的男伴。

  我愣住了:这不是我的妻子小灵吗?记忆中好象已经分开多年了,她还是这

  样的青春娇憨。这时,她的眼光也转了过来,四目相对,我的心都快要裂开了,

  她的目光为什么这样悒郁,她的笑容为什么突然僵住,她的红唇为什么在颤抖?

  她的杏眼中的水雾为什么越来越浓?

  我正要向前,她的男伴似乎觉察到了我,在冷酷的微笑里他把小灵强拥在怀

  里,小灵无力地伸手向我挥挥。我心如刀绞,冲向他们。

  “你是小灵的前夫吧?小灵现在已经归我了,她已经不爱你了。”

  “你胡说!”

  “我胡说?你可以问问小灵啊!小灵,你的肉体属于我,只有我能占有你,

  随意地占有你,是不是?”

  小灵扭脸看着我,轻轻地点了点头,她悲怆的眼睛里,滑落下晶莹如珠的滚

  圆泪水,一颗一颗慢慢地坠落到地上,迸裂开来,象白色的流星,在清晨死亡。

  “小灵,你的爱情属于我,你对我百分之百的忠诚,你把你的心灵,你的过

  去,你的将来,完全交给了我,是不是?小灵,那个站在你面前的人,你是不是

  已经完全忘记他了?你说,你认识他吗?”

  小灵悲伤的眼神慢慢地空洞了,她好象是在看着我,又好象是看着一团空气。

  “我不认识他。”

  “小灵,我是王兵啊,我是你的爱人!我们是结发夫妻,说好了永不背离的!”

  隐约中,我已经知道自己是在做梦了,可是梦中的痛苦竟是如此地真实。

  “你的爱人?曾经是吧。可是你非让我分一些爱给别人,现在我已经完全地

  爱上他了,就要嫁给他了,你希望的就是这些吗?”

  “他不是很喜欢看你和别人zuo爱吗?来,我们就在他面前做,看他爽不爽?”

  “不!小灵!我不要你和他做了,我不要你爱上他,你回来吧!”

  “晚了,真了晚了。”

  小灵一面说着,一面让他解开了晚装后的扣子,那个男人几下动作,就把小

  灵欺霜赛雪的迷人胴体展露在我面前,小灵走到了我的面前,叉开她瘦长匀称的

  美腿,微微翘起她的娇俏臀部,把迷人的花径迎向了他的棒棒,同时伸出双手,

  向我示意:“来吧,扶着我,最后让你看一次。”

  “不,小灵,我不能!”我一面哭着一面向她摇着手。

  小灵拉住了我的手,上身贴向我,同时她轻轻哦了一声,我看见他的硕大粗

  长的rou棒渐渐没入小灵的荫道口,水声响了起来,小灵桃腮上渐泛起缕缕羞红,

  她一面呻吟着一面对我道:“王兵,你记着,我还深深地爱着你,如果你后悔了,

  一切还来得及。”

  我从梦中慢慢醒来,点起一根烟,在黑暗中,把重重心事伴着烟灰的余烬弹

  向烟灰缸。

  看了看夜光表,已经十一点了,小灵还是没有回来。晚上走之前,她说她去

  见见许果,最多十点钟,她一定会回来的。我记得她走的时候,好象是从衣柜里

  拿了一件内裤,放到了她随身带的坤包里。

  开开灯,我似乎看见凝固在空气中一缕缕将散未散的不是烟圈,而是纯粹的

  伤痛。

  再没有犹豫,我马上拨了小灵的手机,一次又一次,都是关机提示。

  我心里乱极了,知道自己再不能忍受一刻的孤独了,然后我打通了蓝水晶的

  电话。

  “怎么了,哥哥?”听声音她还睡意朦胧。

  “小灵去见许果了,她,她说十点钟就回来的,可是现在还没有回来。”三

  十五岁的男人,是不能当着女人哭的,我故意咳嗽了几声,把一些抽噎咽回胸膛。

  “我现在就去你那儿,哥,你等我一会儿。”

  二十分钟后,当小蓝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就抱住了她。

  在门口,她搂着我的头,静静地呆了一会儿,然后她附在我耳边说道:“哥

  哥,我有些冷,我们去里屋吧。”

  双双进了卧室,我像个傻子一样,有些不知所措。

  认识她已经四五年了,也有过嘻笑打骂,也知道彼此互有好感,可是我敢对

  天发誓,我们之间连一个暖昧的眼神也没有传递过。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样的

  亲呢,真是有些太快了。

  小蓝慢慢依偎到我怀里,说了句:“我上床陪陪你吧。”然后她低下了头。

  我抱着小蓝,走向双人床。她两脚一蹭,把高跟鞋就脱掉了,露出娇小可爱

  的双脚,真没想到这小丫头的大腿是如此的浑圆细嫩,短短的蓝裤子只遮到圆润

  的膝头,加上没穿丝袜,可以直接看到她大腿上晶莹滑腻的肌肤,加上青春少女

  身上散发出来的自然处子清香灌入鼻中,令我一时呆住了。

  小蓝脸红红的,向我挤了挤眼,“秀色可餐吧。一会儿,美死你!”

  我慢慢地把小蓝放到床上,小蓝一躺下,马上就拉了一席薄被,一直盖到她

  高耸的胸部。

  “小蓝,我的好妹妹!”

  “哥哥,我,我真想把身子现在就给了你。可惜你,唉,不说了。你摸摸我

  吧,今天晚上,随便你摸。”她说着说着就把脸转了过去,并慢慢地解开上衣,

  “只要你不再伤心,我愿意什么都给你。不过,乱囵,好恶心的。”

  “还有更恶心的!”我心一横,把家伙亮了出来。

  “咦!这是什么!”小蓝刚转过脸,就被眼前的物件吓了一大跳,发出一声

  惨叫,好象是看见了一条蛇,不错,是一条大肉蛇!

  过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俏脸一片红晕,同时又是满脸的疑惑和好奇:

  “是,是阳…

  …具吧?“她结巴着,然后的反应就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了,她伸出一只手,

  慢慢地靠近了它:”我,我能摸摸吗?“

  “摸可以,不收费的,要用的话,可就要根据钟点收钱了。”

  “你……你不是阳萎嘛?”小蓝不理睬我的玩笑,却圆睁着双眼看着我,还

  是一脸的迷惑。

  我想了一想,知道再也瞒不住了,就把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她,从小宛到

  阿飞和老猫。

  小蓝到底是现代女性,对人性的复杂多少也有些了解,她静静地听完之后,

  再次地问我:“那你还深爱着小灵吗?她对你的爱也很深吗?”

  我无言地点点头。

  小蓝突然间跳了起来,她一面穿着衣服一面对我说:“如果只是玩玩,你还

  是让小灵和老猫做安全,许果对小灵可不是一般的情意,小灵和许果的感情也是

  有基础的。快,快,我们现在还有时间挽回这一切。”然后她告诉我,小灵在半

  个小时前,曾给她打过电话,说谢谢她当初的提议,今晚上她就要正式借用她男

  友了,小蓝听得脸通红,还在电话里开了几句玩笑,说你尽管借,尽管用,他已

  经不再是她男友了。

  “我觉得他们也许,现在还没有那个。如果他们已经做了,小灵一定会和他

  旧情复燃的。”

  我想起了那个梦,马上穿好衣服,陪着她出门,开车飞一样地奔向许果的住

  处。

  小蓝还有许果家的钥匙,当她急匆匆地开开门,然后就要往卧室里闯,我轻

  轻地拦住了她。

  站在门口,卧室的门只是半掩着,一阵阵让人听了脸红心跳的呻吟扭动和

  “吱唧、吱唧”

  的滛糜声音,灌到我们耳朵里。一切都晚了!小灵已经被他占有了!!!

  不知是为什么,我觉得今晚小灵的声音格外甜美与细腻。他们俩一面做着一

  面还聊着天。

  “亲爱的,今天晚上你老公会不会发现你和我幽会?”

  “嗯,动一动嘛!我老公,他,人挺好的,我没和他说,但是出门之前,我

  故意当着他的面,把一条新内裤放到包里,到现在还没回来,他应该知道吧。”

  “宝宝,你老公不怕戴绿帽子吗?他不会吃醋?”

  “他很爱我,同时也愿意其他男人分享我美妙的身体,甚至是感情。”

  “你说的我还是不敢相信,连爱情也愿意与别的男人一同分享?你爱我吗?

  还是更爱他?”

  “我爱你,也爱他,哦,你,你别动,就在那个点上,人家特别舒服!对!

  哦!”

  “你想,他会不会同意和你离婚?”

  “我不知道,不过婚姻不过也是一种形式,我爱他,他爱我,这才是最重要

  的!我想,他会理解我、支持我的决定的。”

  什么!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小灵要和我离婚?!她还认为我会支持

  她?!

  “我可以叫你我的小娇妻吗?亲亲这儿可以吗?”

  “不……要……嗯……唔……唔……”

  “哦,使劲吧!亲哥哥,我的情人,操死我吧。”

  “我爱你,我的情人,我要做你的小妻子,天天要你操我!”

  “嗯,坏死了,一边干着人家,还一边摸人家的小阴di,哦,爽死了!!”

  “哦,你的gui头,顶到我的花心里了,哦,就在那里,别动……哦,磨死我

  了,天!”

  听声音,我就知道在我娇妻小灵的小|岤里,来了一个个头不小的客人,肉壁

  和鸡芭一定结合得很紧,小灵今天的感觉肯定很爽。

  蓝水晶听得面红耳赤,双足如钉在地,酥胸起伏不停着。

  我轻轻地推了推她:“晚了,我们走吧。”

  小蓝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了看我,轻轻摇摇手,慢慢地走到门口,我也随着

  她走到门口,这时听声音小灵正好到了一个高嘲。从门缝里,我们看见室内幽暗

  的灯下,好一副欲海春情图:我的小灵在那个许果的身下,一双雪臂紧箍住他的

  双肩,一双柔美纤长的雪滑玉腿紧紧夹住他的腰身,全身大幅度弓起,四肢抽搐,

  一阵阵难言而美妙地酥麻,使她剧烈地痉挛、抽搐……

  “我要来了,我,深点,使劲动!”

  “我,我死了,我的天,好舒服啊!都射进去吧!啊!……”

  小蓝似乎再也看不下去了,她轻轻地呻吟一声,倒在我的怀里。

  我知道小蓝还是处子,这种刺激对她可能太强,轻轻地把她半抱着,走出了

  许果的家。

  出了门,小蓝被夜风激了一下子,有些清醒,她伏在我怀里,羞涩地笑个不

  停:“狗男女,真不要脸!”

  然后我亲了她一口,她充满激|情地回应着我,并喃喃说道:“我今晚就想和

  你做,哥哥,我还是chu女,你,你要教教我。”

  我点点头,车开得飞快,急切地想把心痛甩在脑后。

  回到家后,小蓝已经快瘫软了,我只能把她抱到床上。

  刚刚把小蓝的蓝裙子脱到膝盖那里,我就闻到一股酸酸的味道,灯下,看到

  小蓝穿着一条很小的月白蓝的三角裤,有一些粘粘的荫毛露在外面,大腿根部的

  那一片,早已经湿得能看见里面的春光了。

  小蓝只是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

  我继续脱掉她的内裤和上衣,当解开她的胸罩后,我看到眼前是一具粉雕玉

  琢、晶莹玉润的雪白胴体,裸裎如婴儿,娇滑玉嫩的冰肌玉骨,平滑雪白的柔美

  小腹,腰身纤细,盈盈不堪一拥,优美修长的雪滑玉腿,和大腿根部的黑森林,

  看得我眼中充血。我轻轻地搂住小蓝,小蓝星眸半睁,把一张艳艳的红唇贴上我

  的口,我们狂热地亲吻起来。

  过了一会儿,我问小蓝:“妹妹,我要弄了。你可以了吗?”

  小蓝几乎难以觉察地点了点头。

  我低下头,从小蓝的上身开始。她那双颤巍巍娇挺的椒||乳|,与周围那一圈粉

  红诱人的淡淡||乳|晕配在一起,犹如一双含苞欲放的花蕾,使我几乎无法自控,俯

  身相就,用舌头舔弄起她的||乳|蒂,接着又把整个||乳|尖都衔进了嘴里,用牙齿咬住,

  小蓝轻轻地抖动起来。

  然后我腾出双手,不断地抚摸着小蓝的小腹部,并开始向下发动袭击。

  看小蓝身心已经放松,我抓住机会,一只手在她花瓣上方那尖尖的,嫩嫩的

  阴核小肉芽上轻轻的揉动了一下,刹时间小蓝全身发颤,扶起我的脸,用她的唇

  紧紧封住了我的嘴,柔软的嫩舌主动的与我交缠厮磨。

  在这一只手不断地活动下,只一会儿,小蓝的小肉芽就韧滑如珠,她轻轻叫

  了一声,牙齿一下子咬住了我的唇,原来她的第一次高嘲已经到了:我感觉一股

  凉凉的荫精由她的花瓣缝中渗出,将她的花瓣弄得润滑无比,柔腻的大腿轻微的

  抽搐着,我不再犹豫,手扶着挺立的鸡芭,坚硬的大gui头在她的花瓣上不断磨擦

  着,她的全身开始发烫如火,浑圆雪白的大腿主动地张开了一个大角度。

  我慢慢地把鸡芭探入她未经耕耘的花径,立即感觉到gui头的棱沟被一圈软肉

  紧紧的圈住,强烈的激动及生理本能的反应,使得小蓝荫道壁的嫩肉不停的蠕动

  收缩,我进入她体内半厘米不到的鸡芭被刺激得更加硕大。

  这时她被我紧紧吻住的柔唇发出唔唔之声,嘴里发出一阵阵的叫声:“别,

  别,轻一点,轻一点。”

  我感觉已经顶到了她荫道内那层薄薄的chu女肉膜,为了不让她紧张,我轻轻

  后退一点,然后突然间,下身往前一挺,粗大的gui头立时戳破了那道chu女屏障,

  在滛液的帮助下,坚挺的大gui头直入她的芓宫深处。她闭着眼睛,疼得睫毛不停

  的颤动,眼角流下了两道泪痕。

  我不敢再动,稍过了一会儿,小蓝轻轻地抬起头,娇喃着:“亲哥哥,亲老

  公,都是你的人了,随便你处置吧。动吧。”

  然后,还主动地用贲起的阴阜轻轻摩擦着我的耻骨,柔嫩的荫道壁也有所放

  松。我双手不断地在小蓝的上身活动着,亲吻着,原来清纯文雅、美貌动人的蓝

  水晶终于彻底拜倒在我的胯下,羞靥晕红、含羞承欢,我的抽动也越来越自如,

  她雪白赤裸的柔软胴体的起伏也越来越剧烈。粗大的rou棒又狠又深地插入她的阴

  道最深处,紧胀着她那娇小紧窄的荫道肉壁,她的嫩肉也紧紧地缠夹住我滚烫的

  rou棒,一阵接一阵地收缩┅┅终于,小蓝开始抵死逢迎,浪叫连连:“亲哥,哥

  哥,呜,我要死了,我的里面,出了好多水了,我要来了!快,再深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