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微微抿紧的小小嘴唇,那清秀动人的面容。叶正顺伸出自己的禄山之爪,一把抓在了芊蓉的一只美||乳|。

  「……嗯……」

  隔着那单薄的病患服,经济人清楚的感觉到这丰满的奶子,是怎样完全落入自己的掌中,甚至就连那上面的那粒小小凸起,都可以清清楚楚的感觉到。

  而芊蓉呢,可怜她面对着这个前几日还被自己亲昵的唤做「叶大哥」的男人,如此的对待自己。此时此刻,在畏惧多余抗争的情况下,竟是连一句反抗的话语都不敢说。只是任他这么揉捏着自己再也经不起任何折磨的美||乳|,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呻吟的声音。

  房间里,男人和女人的喘息声都不可控制的升高起来。

  真是心里在想什么,脸上就映着什么的经纪人,摘去了道貌岸然的面具,使劲的攥着、捏着芊蓉的美||乳|。他看着可怜的芊蓉在自己的揉捏下,虽然想要躲闪、反抗,但是却没有那个胆子。明明早就不是什么chu女了,却偏要好像未经人事的小女孩儿一般,一脸羞红的低垂着额首。叶正顺看着她那露出在袖口之外的纤细玉指,和着身子一起颤抖的样子,真是越发的觉得一阵口干舌燥,欲火升高。

  「怎么?讨厌我是吗?」

  叶正顺滛笑的问道。

  那还用说吗?可怜的芊蓉在心内想道。

  可怜这个曾经很是高傲的当红女vj,现在居然连把心里的话说出来都不敢──实际不要说是说了,此时的芊蓉真是连一点反抗的动作都不敢做──只是那么低垂着缳首,紧咬着自己的嘴唇,忍着美||乳|被叶正顺揉捏的疼痛,任命似的接受着自己的奶子被这个男人粗暴的折磨,真是让她疼痛的都要再次痛哭出来的折磨。

  「对了,我们的小芊蓉是很讨厌我的,我记得今天早上不是还说过,给猪给狗做,都不给我做吗?」

  叶正顺继续使劲的揉捏着芊蓉的奶子,大大的力下,就好似要把这个当红女vj大奶子完全捏爆一般。在那单薄的病患服下,那丰满的奶子真是好像要爆开一样,鼓鼓涨涨,完全紧贴在了那粗糙的布料上。

  可怜的当红女vj只觉自己的胸部疼痛的要死,却又因为那份倔强、好强的性格,即便都这么任命了,还是使劲忍止着那疼痛的呻吟。她不知道如果自己真的惨叫痛呼的话,反而可能让这个变态轻一些,不这么过分的折磨自己。

  当她听到叶正顺说出那句话的瞬间,她那娇小的身子本能的一个哆嗦,本能的抬起头来,一双原本大而灵动的双眸中,全是恐惧的眼神。她望着叶正顺,还不等说出什么,就看到叶正顺又拿出了那个恐怖的手机,「对了,我这里还存着一些不错的照片呢?要不,你反正也很久没回家了,发给你父母瞧瞧如何?」

  「不,不要!」

  一瞬间,脑海中根本不及反应,叶正顺根本不可能有胆子把自己被强犦的照片发给自己母亲。只是看到他拿出手机,芊蓉就已经惊慌的叫了起来,就要去抓那个手机。

  「做什么?真想让我发过去是不是!」

  对于芊蓉的反应虽然不能说是意料之外,实际也是比较突然的叶正顺,明显的被吓了一跳。赶紧抬高了自己拿着手机的那只胳膊,凶狠的叫了起来。

  一把没有抓住手机的芊蓉,几乎是在那一瞬间,就又被那来自双腿间蜜唇那里的疼痛,摧残的没有了行动能力。几乎是在双臂刚刚举起,臀部也只是刚刚离开了轮椅的坐垫,身子就又一次的僵在了那里。

  「怎么?真的想让我发过去吗?」

  叶正顺继续凶狠的叫道。

  可怜的当红女vj承受着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自大腿根部的密唇那里发出的疼痛就好像根绳子一般,紧止着她的身子。让她以一种很是扭曲,又好似特别夸张的,露出着自己傲人曲线的姿势,僵在了那里──甚至就连她那灵巧白皙的十指,都保持着伸手要去抓拿那手机的样子──而她的精神,那原本就被这些人摧残折磨的,被恐惧消磨走了一切的骄傲,在此时,更是崩溃的除了不言、哀求之外,再也没有剩下一丝别的。

  可怜的芊蓉僵在那里,扭着自己的身子,一双笼罩在病患服袖子中的双臂,缓缓的放了下来。

  「叶……叶大哥……」

  她犹豫着,缓缓的,试图乞求这个人面兽心的恶魔可以放过自己。但是正在欲火中的叶正顺又怎么可能有那份良心?

  他看着小口微张,在刚才一瞬的急切后,又很快软弱下来的芊蓉,冷笑着,一屁股坐在了床上。

  「你叫我说什么?」

  「叶大哥……」

  芊蓉懦懦的念道。

  「哦,原来是大哥啊!」

  叶正顺继续冷笑着,眼看着芊蓉似乎真的不敢反抗了,胆子越发的大了起来。一面把玩着手机,一面说道:「我照顾你这么多年,却只是一声叶大哥,果然是一点诚心都没有啊!可怜我这么关心你,这么多年里一直那么保护你、爱护你……」

  「叶老板……」

  芊蓉的眼角含着泪水,她恨死了这个男人,恨死了自己怎么没看出他是这么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居然这么信任他。但是在现在,在自己受制于人的情况下,不管她心里怎么恨他,在没有别的办法的情况下也只能顺着他的意思,羞耻的叫着。

  「别叫什么老板!我有那么老吗?」

  叶正顺继续挑着词,眼看着那宽大的病患服下,芊蓉丰满圆润的胸部的凸起肉粒,还有在宽松的衣服映衬下,那更显得窈窕的腰身。那因为扭曲的姿势,已经离开了坐垫,更加显得凸翘圆润的大大屁股。他上上下下打量着这个当红女vj,摸着下巴,缓缓的念道:「实上际我一直不明白,那种主奴游戏为什么会那么吸引人?」

  「……」

  耳听着叶正顺的言语,芊蓉的眼神中显出了更深的恐惧,不要,不要……

  「不如这样吧?以后你就做我的私人奴隶,在没人的时候叫我主人。」

  「!」

  虽然在叶正顺说起这个话茬的时候,就已经隐隐猜到了他要说什么。但是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出自名牌大学,出入都是高档场所的男人,竟然真会说出这么不知廉耻的话来。那一瞬,芊蓉的脸上因为心底的愤怒而充满了血色,原本已经平静下来,似乎都已经认命了的目光,再次变成了充满火焰的狠戾。

  「你说什么?」

  当红女vj忍止不住的尖声叫道。那一瞬间,几乎是再也忍不住爆发出来的怒火,使她那丰满的胸部急速的上下起伏起来,给叶正顺的感觉,就好似这个女人要扑过来和自己同归于尽一般。

  但是在那一瞬后,双腿间处的疼痛再次折磨着芊蓉的身子,真是让她的身子又一次僵在了那里。那紧绷的感觉,真是让她想要扑过去也没这个能力。

  在那一瞬间,真是也已经吓了一跳,甚至有些后怕的叶正顺,眼看着芊蓉那曼妙的身子继续僵在那里,绷的紧紧,原来只是是雷声大雨点小,并不敢真的怎样,他那颗吊着的心也不禁放了下来。

  他一手松了松自己的领带,解开了一颗衣领的扣子,另一手继续把玩着那部手机,挤出一个凶狠、阴冷的表情,冷笑着说道:「不愿意是吗?行,我不勉强!」

  「不要!」

  眼看着他的手指就要按下手机的界面──此时此刻,虽然那上面并没有显示出自己的照片,甚至如果理性分析一下,都应该可以想到这家伙如果真这么做了,那个倪誉可能都饶不了他──但是现下,在当红女vj曾经引以为傲的才智、聪慧,完都消失不见,脑子里真是乱的一塌糊涂之下,除了这么乞求叶正顺外,她真是什么都想不到了。

  床上,叶正顺冷冷的看着芊蓉,可怜这个一向在人前展示自己高傲的性格的当红女vj,一向以伶牙璃齿出名的女主持人,在没有办法之下,只能闭上自己的双眸,病患服下的身子近乎是哆嗦着的,小声的叫出一声「主人……」

  「什么?」

  坐在床上的叶正顺做着夸张的表情,一手放在耳朵那里,装作没听到似的。

  「主人!」

  第一声叫出后,似乎这第二声也就不再是那么难以启齿。但是,当芊蓉用更大的力气──实际比第一声也大不了多少──念出这第二声的同时,她那合上的双眸中,卷翘的长长的睫毛下,两行清清的泪水,亦是顺着她的脸颊,在她的身子都因为悲哀、哭泣,不可控制的抽搐、颤抖中,羞耻的流了出来。

  「还是没什么诚心啊!」

  叶正顺再次幽幽的念道。

  「对不起,主人,是芊蓉错了,求求你饶了芊蓉吧!」

  几乎是完全控制不住就要嚎啕大哭的芊蓉,再也承受不住的,用那娇嫩的小手抹擦起了脸颊上的泪水,叫出了叶正顺满意的称呼。

  坐在床上的经纪人,眼看着这个自己一手捧红,之前几乎都没想过可以占据她这年轻芬芳的肉体的当红玉女主持人,现在竟然这么一声声的叫着自己主人。

  他的心底里,那种不可控制的征服的欲火灼烧着,真是立即就让他感觉自己的鸡芭又葧起粗壮了几分。

  但是……现在还是不是时候啊!

  脑海中根本没有念出这句话语,但是心底里的潜意识却暗暗的有着如此想法。

  叶正顺看着什么骄傲、自信都被自己打碎的芊蓉,继续装着那种阴冷的样子,冷冷的念道:「你叫自己什么?」

  「芊蓉……」

  「什么?」

  叶正顺把音量提高了七、八度,阴冷的问道:「芊蓉?」

  「嗯……」

  可怜的芊蓉恐惧的看着这个和自己以前认识的叶正顺完全不一样的叶正顺,茫然中,似乎明白了他要自己说出什么,一抹哀羞与愤怒融合在一起的红色,再次度上了她那梨花带雨的娇容上。

  作为一个生活在文明社会,而且一向都是以自强、骄傲示人的才女,即便是在现在这么一种情况下,这么一个地方,要她说出自称自己为奴的话,亦是让她觉得比杀了自己还要难受──但是在现在这么一种自己没有任何反抗的手段,只能任人摆布的情况下……

  「呜……」

  知道乞求没用的芊蓉,最终,只能咬着银牙,忍止着那哭泣的哽咽,在两行泪水不断自自己眼角落下的同时,真是用着一种微弱蚊吟的声音,倔强,但又小声的念道:「主人,求你饶了芊奴吧……芊奴知道错了……」

  「真的知道了?」

  眼看着这个骄傲的玉女支持,终于在自己面前自称为奴。

  坐在床上的经纪人心里,那种无法形容的扭曲的病态,终于得到了一丝满足的同时,他说话的口气也终于松动下来了一些。

  「你知道作为一个奴隶,你该做什么吗?」

  叶正顺继续向芊蓉问道。

  可怜的芊蓉仍然是紧闭着那双明眸的双瞳,先是摇了摇头,又迅速的点了点头。

  「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把眼睛睁开!你听过奴隶闭着眼睛和主人说话的吗?」

  蓝色的病患服下,那丰满的美||乳|随着哽咽的呼吸一上一下的起伏着。可怜的芊蓉强忍着心底的愤怒、羞耻,紧紧的攥着双拳,痛苦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在看到那个滛笑着看着自己的男人的瞬间,她真是又忍不住想要把眼睛闭上,但是,「你在闭一下试试!」

  在叶正顺紧跟着的威胁下,还是只能无奈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真是什么都不懂的笨丫头!」

  叶正顺假装不开心的咒骂道:「听好了,作为奴隶,你要对主人完全服从,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懂不懂?」

  这怎么可能呢!难道你要我去死我也要去死马?可怜的当红女vj在心里喊着,却不敢说出。眼见自己只是稍有些迟疑,叶正顺就又摆弄起那部手机,只好赶紧点了点头。却不想叶正顺立即就是冷冷的吼道:「你不会说话吗?」,无奈之下,芊蓉只能觉得万分羞耻的点头说道:「我知道了……」

  「什么?谁知道了?」

  「我……芊奴知道了……」

  「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份。」

  叶正顺又是冷冷的吼出一声。眼看着面前这个哭的梨花带雨的佳人,遥想着将来可以随意玩弄她的肉体,想玩什么花样就玩什么花样,想怎么羞辱她就怎么羞辱她,他心底里就越发觉得一种满足。

  心底里得到满足,但是一时间又想不出什么主奴关系的叮嘱要求的经纪人,冷冷的说道:「记住,以后在只有咱们两个单独相处的时候,你都得称呼我做主人,知道吗?」

  「嗯……」

  可怜的芊蓉痛苦的点了点头……

  「嗯什么?」

  「嗯……主人……」

  可怜的芊蓉只感觉自己都好似快要崩溃一般,在那种无法形容的羞耻中,只能顺着叶正顺的话点头应声。

  「真的懂了吗?」

  一直强压着心里的欲火,甚至都感觉自己的鸡芭gui头有些肿胀的发疼的经纪人,感觉已经快要压制不住自己的欲火了。

  「是的,主人,芊奴懂了。」

  心里真是破罐子破摔,只求这个变态的男人不要把自己的照片发给家人的芊蓉,真是几乎什么都不在顾了,用着好似最大的力气,但是实际还是声音很小的,念了出来。

  「好,那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明白了。」

  玩弄着手机的经纪人看着哭泣的梨花带雨的当红女vj,看着那离着温暖的阳光只有差不多一步之遥的她,在那明亮的光芒不断从窗外射来,窗帘打开,整个房间里的景象都可能被远处楼宇里的人一目了然的情况下,缓慢的念出了一声直让芊蓉如坠在冰窖里的话语,「把衣服脱光了,趴过来!」

  第06章

  虽然早已想到这个变态的男人可能会对自己做出什么,而且自己的身子也已经不知给对方看了多少遍,甚至都被他强jian过了。但是现在,当自己在这种窗帘都没合上的房间里打——可怜的芊蓉望着那巨大的落地窗,一双微红的双瞳露出着楚楚可怜的目光,看着远处那个百米开外,似乎只要稍加注意,就可以看到医护人员的身影出现在的诊楼——可怜的当红女vj真是怎么也没法接受这个要求,只能以着微弱的,完全就是恳求的声音,身子都不可控制的,因为愤怒、恐惧、悲哀、羞怯,打着颤的轻声念道:「可不可以把那个窗帘……」

  「什么?你想不听话吗?」

  但是那句小声的话语刚一念出,立即就换来了叶正顺的一阵咆哮。

  望着这个变态的男人,此时的芊蓉真是有心就这么一头冲出窗户,觉得就是这样摔死也比现在要好。

  但是现实里,既没反抗的勇气,也没有胆子自杀的当红女vj,只能在这个男人的威逼下……她又一次绝望的瞧向窗外,这里离门诊楼只有百米左右,落地窗又这么大,根本没法保证会不会有人看到屋里。但是如果不脱,叶正顺立即就会把自己的耻照发给自己的家人。

  「……呜……」

  真是再也承受不住的芊蓉,轻捂着自己的双眸,低垂着额首,无力的啜泣着。

  「做什么?还不懂自己该干什么吗?」

  在叶正顺继续不断,好似乌鸦叫声一般的怪叫中,最终,这个曾经很是高傲的才女,只能以着「这里没有那么多光线射到,离窗户至少还有好几米,也许没人会看到」的想法来麻痹自己,在眼泪不断自脸颊上落下开的同时,缓缓的,颤抖的,将自己的小手伸到了衣领的后面。

  被系成蝴蝶结一样的丝带,被那白如笋尖一样的纤细手指轻轻扯动、撕开。

  恍惚中,可怜的芊蓉只觉自己的耳中一片鸣音,瓷白的脖颈立时就是一阵微微的凉意,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开始的,就开始脱下了那件衣服。

  蓝色质地的病患服顺着当红女vj圆润的双肩,一点一点向下滑动,在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中,在可怜的芊蓉紧咬着嘴唇,强忍着那夺门跑出的羞愤,真是好似死了才好的羞耻、哽咽声中,衣服滑过了她那纤细的锁骨,顺着她那丰满的双胸一点一点的,又滑过了她那圆滚的||乳|球上的肌肤。当芊蓉用那颤抖的手指,在自己的胸口微微挡了一下,「嗯?」

  但是在叶正顺立即就是一声冷哼,又只能无力的移开后,粗糙的病患服继续向下,一直滑过了那傲然挺立的充血的蓓蕾——在病患服从那两粒||乳|尖上脱开的时候,叶正顺几乎可以看到当红女vj那两粒||乳|尖是如何充满弹性的晃动、抖颤。

  最终,在芊蓉再也承受不住这份压力,双臂也垂下之后,病患服长长的袖子自两段雪藕一般的双臂上脱落,完全的离开了她的娇躯,落在足边的地面上。

  可怜的当红女vj强忍着那种就要忍受不住的嚎啕大哭的悲怯。而一身欲火焚烧的叶正顺则是深深的呼吸着,他瞧视着在自己面前赤身捰体的当红女v ,此时,虽然昨夜那些男人在她身上的蹂躏,那些淤血、绑缚的痕迹,依然留在这具女体身上。但是不管怎么说都是瑕不掩瑜,单只是芊蓉那羞愤欲死,却又偏偏清纯可人的脸容,就足以把这一身的瑕疵全都遮去。而且,看着她那高高翘起的,在那羞愤之中,甚至都随着身子轻轻颤抖的好似红宝石一样的||乳|尖,还有她那迷人修长的玉腿,脚踝那里圆润如美玉一般的足跟——叶正顺只觉自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欲火,几乎立即就要忍不住直接扑过去,把自己的鸡芭狠狠的插进芊蓉的小|岤里,把她干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