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开了一些,然后用尽量不挡住镜头的方式,从着旁侧,将自己的双手伸到菊|岤那里,将手按在芊蓉那两片大大的屁股蛋上,用两只拇指将菊|岤扒开了一些。

  “呜呜……”

  镜头中,可以看到有些被手挡住的大腿根部那里,那细微的抖颤都变得更加厉害。原本被塞在菊|岤里的跳蛋,因为这外力的缘故,居然真的神奇的又往外钻出了一些。菊|岤四周的褶痕都随着男人手指的动作,出现了变化。

  “来!1、2、3!加油!”

  “啊……”

  “来,用力!”

  “呜……”

  摄像师的镜头中,清晰的拍着人前人后受人簇拥,到那里都被人怜让的当红女vj,因为疼痛而伸着脖子,屈伸着双腿,羞哀的闭着眼眸,不管是不是自愿,都随着那人的动作而动着自己的小腹的动作。

  “不……我……啊……倪导,求求你让……啊……”

  可怜的芊蓉哀啼着,男人们的动作继续着。大背投上可以看到芊蓉的菊|岤那里,那枚跳蛋是怎么一点点的向外钻出。镜头中,伴着那些白色的沫子,红色的跳蛋越露越多,“呜呜……”

  在可怜的芊蓉的呻吟声中,真是修长的大腿根部都在抖动着,连脚心都弓起来,一根根趾瓣都因为用力夹紧,颤抖起来。甚至就连脚心处都抽搐起来。

  镜头下,那枚跳蛋钻出的体积越来越大,可怜的当红女vj的菊|岤,也渐渐的变得好像一根绷紧的猴皮筋一般,那一丝丝花褶的痕迹越来越淡,最终完全消失,被那枚跳蛋撑紧到了极限。最终,当那枚足有鸭蛋大小的跳蛋,最大的那个中端,都钻出芊蓉的菊|岤之后。

  “呜……”

  在那一声可怜的哀啼声中,真是声嘶力竭的呻吟声中,芊蓉的菊|岤那里猛然发出了“啵”的一声。那枚巨大的跳蛋在腹腔内的浊物,那人的挤压下,竟然从芊蓉的菊|岤中射了出来。飞出了几尺之远!

  “好家伙!janis的小屁屁简直就和火箭发射器一样啊!”

  一瞬,就在这句话在附近某个男人心中念起,还来不及说出之前。伴着那枚带着一堆湿液的球形物体,从芊蓉的菊|岤中射出,掉落在塑料布上。一片浑浊的浆液也是好似喷泉一般,从芊蓉的菊|岤中狂喷而出!

  “好!”

  身旁,导演大声的叫着!

  “唔唔……”

  身下,浑浊的浊物连带着可怜的当红女vj的崩溃,好似打开了塞子的香槟一般,从芊蓉的菊|岤里狂喷而出。足足射出了过米之远,甚至一直打到了那名摄影师被保护的镜头上——我靠!有没有搞错啊!那名摄像师爱惜着自己的镜头的,在心中念道——在另外一名摄影师的镜头中,更是清晰的录下了芊蓉的菊|岤里喷出那些浊物时,她那说不出是痛苦,还是在享受的哀羞的表情。

  “唔唔……”

  憋了许久的肚子里的浊物,终于从自己的身体里被排出的感觉,在那一瞬,替代了所有的感觉,只剩一片轻松,舒爽。甚至,因为这份近乎都可以说是超过性茭时的高嘲的感觉,芊蓉的双眸都在菊|岤喷涌出那些浊物的同时,翻起了白眼。

  一双修长的玉腿,更是不可控制的,要命的抽搐起来。

  “唔唔……”

  “妈的!这两个混蛋究竟给janis的肚子里灌了多少东西啊?”

  房间里,恶臭刺鼻的粪臭弥漫。狂喷而出的粪水甚至持续了一分钟之久,还没有完全停下。而且,即便是后来不再是那么要命的狂喷了,但是在可怜的当红女vj被一片黄褐色的东西弄脏了的双腿间处,剩下的那些粪便还是一股股的,继续从芊蓉那合并不上的菊眼里钻出。一股股黄褐色的条状物体,不断从可怜的芊蓉的菊|岤中,一条条的冒出,落到那滩东西里面。

  那情景,清纯玉女和恶臭的粪便,融合在一起的样子,真是任何笔墨都无法形容。

  ******************************************

  最后结尾处貌似有些不满意,说不准还会再修改有些。总之,vip病房的故事到这里就可以结束了。下一章就是一个新的场景的故事了。另外,十三章的结尾处也做了些小小的修改。

  感谢right52999的建议,还有可以帮忙转载。没办法,对别的论坛不了解,而且毕竟是十年前的了,又是几乎只是h,没有什么特别的剧情写的,自然就不会太大众。

  第15章

  ***********************************

  诶,又是写东西拖拉的毛病,快一万字了都没一点肉,全是铺垫过度了。考虑今天发完这章后先不休息,把十六也赶紧写出来再说。内容在脑子里构思快一个星期了。

  感谢right52999最近以来的帮助,提了不少意见,增加了不少可以选择的……调教内容?或是凌辱内容?

  个人感觉上来说,觉得欣恬的人物精彩点就是她是美少妇的哀羞三个女主角里面性格最坚强,遇事最冷静,同时也最有反抗心的一个。所以,考虑继续保持她心里不愿屈服这一点,很可以增加更多的……故事趣味?

  在无法反抗的现实中,心里不愿妥协,却又无力挣扎。裘董自儿子的事情后,对她折磨手段加倍,从原本的私宠,变为只想用尽办法折磨、凌辱的对象。而且,考虑到原作里提到,要让她和david 一起承受处罚。所以究竟这种处罚怎么进行,还在继续思考中。不过感觉不应该是单纯的把两口子一起抓走,而是应该用一些别的方法。现在暂时的设想是,david 被催眠洗脑,一面好像被裘董大力栽培,一面又变得只有看到妻子外遇才可以恢复男人雄风?……不过一切也都是设想而已。即便将来是这种发展,也得是婚礼剧情结束后再说。说来,尼玉大大的原作本来说欣恬和david 是订婚和结婚一起办的,不过考虑这两个情节点上很容易出故事,所以考虑还是给分开了。

  另:欣恬的部分是在原作七十六,也就是菲劳的故事后面开始写的。内容和情节和原有的都有些打乱,希望大家不要介意。

  ***********************************

  「姐姐,你穿这件肯定漂亮!」

  敞亮的荣华百货三层女款衣饰售卖区内,一个年轻女孩将一件新款安妮特夏季小礼服裙从衣架上拿起,放在姐姐身前,开心的做着对比。

  商场内,欣恬穿着一袭奶白色的连体裤衣,完美的身材在裁剪得体的衣裤下清楚的表露无遗,尽显她傲人的34e 胸围,纤细的好似折柳一般的腰肢。黑色的修长秀发,纯情的面容。再加上一双露着些微趾尖的鱼嘴高跟,更是让她的身姿向上拔起几分,使得那傲人的美||乳|就好像要从衣服下面破出一般,凸在胸部之前,更加突显了她胸部的曲线,翘立的圆臀。

  而她的身前,那个拿着衣服嬉笑的年轻女孩,则是她的妹妹欣怡。一个容颜虽然没有姐姐动人,但是却胜在充满青春气息,而且还有着似乎比姐姐还要有料的胸部的女孩儿。

  此时,这个年轻的姑娘穿着一件雪纺的吊带上衣,一条很短的牛仔短裤。她站在那里,从那敞开得一字领边缘,可以看到大片充满青春气息的雪白胸肌,深深的||乳|沟,露在衣服外面。而她那双修长的玉腿,则因为那条短裤得缘故,更是几乎全部裸露在外——充满充实感的白皙||乳|肉,翘立的露在衣服外面,深深的||乳|沟,再加上修长匀直的美腿。真是让几乎任何男人看到后,都忍不住要回窥两眼,想要看地再深一些,再清楚一些。

  衣货架旁,欣怡兴奋地摇着自己的脑袋,就好像明天要和david 定亲的人不是姐姐,而是自己一般,开心地笑着。欣恬望着自己这个好动的妹妹,心中也是一种无法言明的,激动与担忧,哭泣与喜悦融合在一起的悸动。

  是啊!终于到和david 定亲的日子了。想想最近一个多月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明天的定亲,双方家长见面,对欣恬来说简直就像做梦一般,简直是不可能想象的梦想终于成真。

  原本和david 好似金童玉女一样的自己,规划好的完美人生,却被裘董一行人残忍打破。自己如玉一般的身子,不但不能忠贞于心爱的未婚夫,甚至还沦落到被一群脏臭的男人轮j,被畜生糟蹋。

  过往的一切如噩梦一般在脑中回过,一想到那些人对自己做的一切,甚至就是在这光天化日,在这人来人往的商场中,欣恬都感到一阵不寒而栗,一种发自心底的恐惧和害怕——就好像这里所有人,那几个年轻店员;那些好似无聊散步一般,一面煲着电话粥,一面用纤细的指尖划过一排排衣架上的衣服的年轻女士;还有那些穿着随意,或是笔挺西服,陪着自己女友、老婆购物的男士。他们一个个瞧向自己的眼神,都好似可以看破自己衣服下的胴体。每一个人看向自己的眼神,都像是视j自己,都好似知道自己身上发生过的一切,都好似正在等着强jian自己,糟蹋自己,等着那一幕幕丑恶的演出在自己身上上演一样。

  呜……

  在那一刻,欣恬心内的不安和恐惧在不经意间流出,被她眼尖的妹妹看到。

  「怎么?担心明天见婆婆,会被那个老太太训?还是担心她们不同意你和david在一起?安啦,明天有我在,不管什么老怪物都能拿住!」

  年轻单纯的妹妹不知道姐姐恐惧的是什么,只以为是将要面见公婆的年轻女性的正常不安,嬉笑的说着鼓气的话语,白皙的右手更是攥成小小的拳头,夸张的为姐姐鼓劲。

  「没有啦,david 的爸妈那里有你说的那样。」

  欣恬的面色一慌,但是似乎已经习惯用谎言面对david 一样,很快就强装无事的在脸上堆满笑容,和自己妹妹一起玩闹的推点起对方身上的痒肉——实际此时如果有一面镜子,可以让欣恬看到自己的样子的话,可能连她自己都会以为自己真是没有任何忧心的事情,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受着爱情滋润,正要成为人凄的年轻丽人而已。

  商场中,欣恬和欣怡就好似一对普通的逛街姐妹,用指尖轻捂着朱唇,在彼此的玩笑话、开心的事情中,尽情的笑着,挑选着明日面见公婆要穿的衣服。

  「欣恬?」

  可是,就在欣怡甩着匀直白皙的长腿,和姐姐一起嬉笑,继续挑选明天面见公婆要穿的衣衫时。一声叫欣恬忽然赘入冰窖般的声音,却在不远处响起——一瞬,欣恬的笑容冻在了那里。

  『……怎么会在这里遇到他呢……』由于对这个人的熟悉和厌恶,使得欣恬只是一听到声音,就认出了对方是谁。

  而当她转过头来瞧见那人后,更是百分之百确定自己没有猜错,那个忽然叫出自己名字的人,正是裘董万恶的狗腿子:刘副总。

  不远处,刘副总正和一个穿着包臀衣裙,画着浓重眼线,指甲上粘满饰物亮珠的女人一起,笑着向这对姐妹走来。

  那一瞬,欣恬的身子冻在了那里。奶白色的连体服下,高耸的胸部因为不安而快速起伏。因为紧张,不想在这个美好的时刻见到这个恶棍,欣恬甚至感到自己额头上都现出了微微的汗珠。

  镇静,不要慌张!欣恬对自己说道。

  「刘副总……」,欣恬抓着衣袋的手指不安的纠结着,因为紧张,如葱白一般的指尖和纸袋上的折痕纠在一起的样子,更加凸显了她手指的纤细和白皙。

  那一刻,欣恬甚至感觉自己的舌尖有些僵硬,在嘴里转动不开——不过实际上在这一刻,除了她念出的声音有些连她自己都听不清外,在外观上看,她真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就如刚才面对妹妹一般,似乎已经习惯说谎的年轻女性故作镇定,用指尖捋了捋鬓角的发丝,转眼间,脸上的僵硬就变为一抹虚假的职业性的微笑,朱红的唇齿微微张开,「你怎么在这里?」

  「哈,陪linda 买点东西,这位是?」

  linda ,自然就是刘副总身边这位画着浓重的妆容,一眼就可看出是舞厅里小姐的女人的名字。名叫linda 的女人明显没有欣恬姐妹迷人,而这个女人似乎也很有自知之明,在见到这对姐妹后,一双涂着浓的重黑色眼线的眼睛里,就露出一种警惕地目光。再加上那微微皱起的鼻根,更是显尽她对这对姐妹的讨厌——而相对的,恨屋及乌,欣恬对这个女人也没什么好感。

  在两位女士之外的刘副总,似乎对她们这些心理完全不知。他一手帮linda拿着大包小包的购物袋,一面在假装正经的脸容下,在扫过欣恬略显不安的脸容同时,他那一双躲在镜片后面的目光,几乎恨不得好似x 光机一样,打量起欣怡全身。

  说实话,欣怡确实没有欣恬漂亮,但是那张只有刚刚步入社会的人才会有的脸蛋上,却有着和她姐姐一样的清纯、青涩。她不像一般年轻女性那样用一堆化妆品涂抹自己,只是在脸上打了淡淡的粉底,可说是一副素颜。但正是如此,那涂在小嘴上得亮色唇膏,却更加突出了她嘴形的秀气。小小的芳唇,两端微微上翘,晶莹的色泽,甚至让刘副总这个在花丛里滚打多年的男人都忍不住,想要立刻过去在她的小嘴上痛吻一番。

  她留着短款的发型,末梢烫着小小外翻卷花。黑色的秀发衬托着她颈部的肌肤,显得更加白嫩纤细。吊带的上衣下,高耸的美||乳|上部挤出深深的||乳|沟,肌肤白嫩鲜亮,就好似一掐就能掐出水来一般,充满充实的感觉——凭视觉,刘副总觉得欣怡的奶子甚至比欣恬34e 的美||乳|还要大上一些,觉得这丫头的胸围说不准都都有f 罩杯了!

  靠!我怎么早不知道这小马蚤货还有这么个水灵灵的妹妹?刘副总在心内暗暗念道。

  欣怡的腰肢很细,不过不是一眼看出,而是因为吊带衫被胸部高高撑起后,腰际处显得特别空荡而猜测出的。她双腿匀直纤细,就好像欣恬的双腿一样很长,但是却多了一种似乎是常年练习舞蹈的女人才会有的紧至感觉。足下是一双厚底的透明凉鞋,因为是塑料的透明丝带,甚至就连她足趾上涂抹的浅粉色的指甲油,整个玉足的脚形都可以清楚的看清。

  「这位是我妹妹,cathy」欣恬知道刘副总不是好东西,本不想将妹妹介绍给他认识,无奈现在撞倒,又不好让欣怡知道自己最近的遭遇。在没办法之下,只好拿欣怡的英文名字糊弄过去。

  「哦,是cathy 啊!」

  在商场上摸爬滚打多年,跟着裘董也没少做伤天害理事,欣恬话里的微妙处自然瞒不过这个男人。刘副总继续保持着一种正人君子一样的表情,只是装作平常的和欣怡握了握手。心里虽然很想问清楚欣怡的所有资料,包括她那对大大的奶子是不是已经到f 罩杯,三围到底是多少,甚至连她到底是不是chu女都想知道。

  不过现实里,他还是很客气的把目光转回欣恬身上,装作关心的问道:「真是,前几天听说你请了几日假,还以为你生病了呢,怎么?没什么事吧?」

  刘副总话里说的客气,但实际他和欣恬都知道这几日后者为什么没去上班——如果不是前几日晚上,裘董把欣恬拿去给那些菲劳糟蹋,弄的她身子伤的实在厉害,甚至到第二天连床都下不去,走路都困难,她又那里需要请假,在家里养着身子?——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现在还不想玩死欣恬,要让她和david 结婚后再把两个人慢慢玩弄,让她们生不如死的话,刘副总猜测,可能裘董都不会管欣恬到底被折磨成什么样子。说不准只要觉得这女人还有感觉,还知道什么是折磨,什么是羞辱,什么是糟蹋就足矣了。那里还轮得到让她可以休息几天?——刘副总的脑海中回想起前几天晚上,欣恬赤裸着身子,在自己胯下哀转呻吟,骑在自己身上求自己操她的滛贱样子。当然,那都是因为欣恬已经被用了发情的药物,已经不能自己造成的。不过那并不妨碍刘副总继续遐想那美好的回忆。

  而欣恬呢?她此时的心里,明显的觉得很不舒服。本来自己和欣怡好好的挑选明天见公婆的衣物,却忽然蹦出这么个讨厌的东西,真是弄的她简直比吃了苍蝇还要恶心。

  但是偏偏,她越是不想搭理刘副总,刘副总就越不知道自己离开。他随意的找着话题,「欣恬,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你是好员工,不过不管怎样,你也得注意自己的身子啊!要不,david 随时都会找我和裘董拼命的!」

  david 、david ,如果你们真的关心david ,关心我,又怎么会那么对待我,那么对待他!欣恬强忍着心里的恶心、气愤,小声的「嗯」了一声。她尽力控制自己不要发作,不要因为愤怒而颤抖。为了控制自己,她自己地视线转向了一边,装作是继续看向别的衣饰的样子,不去看那个男人得丑恶嘴脸。

  「对了,我听david 说你们明天就要定亲了?恭喜啊!」

  「!」

  刘副总的话让欣恬的生出一丝警惕,她那一双美丽的双眸迅速转回,你们……你们不会要在明天……她心里不安的念着,纤长的睫毛下,双眸中透出着焦虑的神情,呼吸的频率也再次加快许多。

  「cathy ,你这么漂亮不当明星就可惜了!如果将来想发展的话可以来我们公司啊!香蕉电视台知道吧?那是我们公司开的!」

  「嗯?真的吗?」

  「当然了!呵呵,那个我先走了,替我祝福david 啊!」

  但是老j巨猾的刘副总又那里会和欣恬问明一切?他就好似猫戏耍老鼠一般,随意的一提,引起欣恬的担心。然后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