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少男人希望一尝的香涏,涂满了他屁眼里面还有四周。这真是他以前绝不敢想象的事情。

  在欣恬那张不知道让多少男人希望一亲,一尝的美丽小嘴,香舌,不断的吸吮下,david 看到自己被欣恬的小手套弄的鸡芭越来越见粗壮。gui头在无力中渐渐变得充血,立起。终于,再也忍止不住的他猛的一个起身,拉起欣恬。在未婚妻睫毛轻颤,一双明亮动人的美眸瞧视自己,上未明白怎么回事,她的嘴角还隐匿的沾着唾液,晶晶亮亮的情况下,他猛力的将欣恬身子向前一推,近乎于粗暴的掰开她修长的双腿,将自己终于挺立起的小兄弟压到了她的密唇上面。

  「好了!亲爱的!我好了!」

  男人急不可待的大声说着。在准备将自己的小兄弟插进欣恬小|岤同时,亦是发现未婚妻的小|岤早已泛滥成灾。

  「亲爱的!我真对不起你,让你等这么久!」

  男人自责的说道。

  「没事,老公,好好的爱我啊!」

  欣恬发出了叫david 心都酥了娇嗔叫声。

  眼望着自己美丽的未婚妻,她那似乎被情欲湿润,都显得有些充满湿液质感的秀发,朦胧迷篱的双眸,david 只觉自己整个人都要因为体内的欲望炸开了!

  「当然了!」

  男人低低的说出一声,一声话语说完同时,早已迫不及待的小兄弟立即顶开欣恬泛滥成灾的蜜唇,在那都有蜜汁流淌的嫩红小|岤外面稍一摩擦——早已欲火高升的欣恬几乎是随着david 的动作,就差点要高嘲了。「唔……」,伴着那一声无法忍止的娇吟,她的双腿都分开达到了这种角度的极限。

  空架在男人腰部两侧的美腿,那一双玉足、趾尖,都和她的小腿变为了同一角度,美丽的足趾在夹紧同时,亦是达到极限的绷直。

  随着david 把他的子孙根杵进欣恬的小洞里面,欣恬的娇躯美背都是跟着向上弓起。

  「唔……」

  「亲爱的!」,在那声甚至都因为这太过刺激的动作,而模糊不清的声音中,欣恬小嘴微张,白皙贝齿间晶莹的唾液和那黏着的丝液一起,拉伸出了细细的线丝——美人娇妻,清纯玉女,却又那么滛靡芬芳——那一幕,是那样挑动着david的欲火。

  一瞬,随着那雪白的身子向上微微弓起,胸口两粒立恍如红宝石一般的||乳|尖,亦是一阵轻摇,和着那对大大的奶子一起微微的轻颤着。在那一刻,david 清楚的感到自己的未婚妻以着难以想象的激|情回应自己,她那修长的双腿似是在自己压迫下,极尽所能的向着两侧分开、屈伸,就好似为了让自己的小兄弟在她的蜜|岤里在深入一些一般,迫不及待的张开着——但是在几秒之后,在男人健硕的腰臀处,女人光白的小腿就好像剪刀一般落下回来,紧紧夹住男人的腰身。男人后腰的位置,欣恬的玉足趾尖,因为david 的动作,加上x欲的刺激,为了让未婚夫的rou棒可以更深入自己的身体,可以让david 觉得更加舒服,而用力到了极限,化出了美丽的弧度。

  「亲爱的,我真是让你等太久了……」

  男人再次低低说出一声后,立即全力投入冲刺。不算粗但亦不算太细的rou棒,在未婚妻流淌着藌液的小|岤里奋力抽锸。

  一道道肉褶挤压着那紫亮的gui头,同时,gui头、rou棒亦给着欣恬无比刺激的感觉,摩擦着她娇嫩充血的密唇,还有小|岤入口处最敏感的肌肤。

  「嗯嗯嗯嗯……」

  男人的rou棒在嗳液的滋润下,现出着湿紫的光乌。不断在女人的肉壶中进出。

  粗大的棒身摩擦着女人蜜|岤里的敏感处,欣恬的蜜|岤就好像一个被撑开的皮环一样,就好像rou棒的第二层外皮一般,紧密的包裹着david 的鸡芭。

  「唔唔……」

  床第间,女人发出呻吟,在男人的抽刺下,她微微仰起着上身。美丽的双||乳|在男人的冲击中,就好像两团装满水液的水球一般,发出着轻轻的摇晃。夹裹在男人腰身处的双腿,足趾,亦是同样的随着男人的冲刺而轻摇着。

  「嗯嗯嗯嗯……」

  床第间,女人的身体因为男人带给她的欢乐而感到无比舒服。但是……在那一刻,欣恬却总觉得似乎少了什么……

  「老公……」

  压在男人身下的女人娇羞的小脸上,充满了不知是因为这男女愉悦的享受,还是因为自己将要说出的话而生出的羞红,「你可不可以骂我……」

  「你说什么?」

  正在奋力冲刺中的david 以为自己听错了,动作都慢了下来。

  「老公,不要停下……哇……」

  似是在这些日子不断被男人j滛,被畜牲j滛,身体太过敏感的的缘故,在david 没有动作时还好,现在david 好不容易动起,这又一停下,真是让欣恬再也受不住,按照她自己的心里感觉,简直是不知羞耻地喊了起来——那娇滴滴的乞求啼声,就好像充满欲求不满,一晚上可以跟几十个男人缠绵的女人一般。真是让欣恬在念出话语的时候,都被自己的话羞红了。

  身上,男人微一迟疑后,又开始猛力动起。结实的小腹下,不算粗亦不算细的rou棒继续在欣恬的小|岤里耕犁,粗长的rou棒和着耻|岤里来回摩擦撞击,发出着啧啧的响声。「唔唔……」

  身下,欣恬也继续发出着轻声的呻吟,微微仰起着尖尖的香下,小巧的鼻尖。一双大而明亮的双眸在那微微颤抖的长长睫毛下,充满了湿润、迷离的感觉。

  欣恬用手搂着压在自己身上的david ,纤细修长,好似笋尖一般的指尖,还有那涂抹着亮色指甲油的美甲,在david 粗梗的肩上的肌肉中,插进。她那一对不知被多少男人想要把玩的美丽奶子,随着男人在自己身体内的抽动,变得更加剧烈的晃动起来。大大的奶子,白色的肉感,就好似可以发出声响一般在欣恬的胸前猛力的甩动着,在david 的身下,发出着啪啪啪啪的声音。

  「唔……老公……你好棒……唔……」

  「当然了!」

  david 喘息着粗气念道。

  「老公,我好爱你!……唔……」

  女人在呻吟中咬紧了唇角,她的嘴唇化出了让人想要痛吻的褶痕。

  「我也爱你!亲爱的!」

  男人俯下身去,在欣恬的小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又继续挺动起了自己的身体,双手按在欣恬美||乳|的两侧,在享受着自己的rou棒被欣恬的小|岤摩擦的快感同时,手指也享受着欣恬那对大大的奶子不断对着手掌的按摩,「嗯……」

  「啊啊……啊……」

  欣恬似乎承受不住david 的鸡芭给自己的快感,小|岤不断在鸡芭的抽查下,那一道一道好似电击一般的快感。在那越来越高亢的呻吟声中,欣恬的小嘴忍止不住的张开,露出着直使男人更觉充满诱惑的唇齿间的湿润,同时,又继续的,断续、小声的,念起了那让她羞耻得脸都红了的乞求。

  「唔……老公,你可不可以骂我……」

  「嗯……呼……亲爱的,你说什么?」

  这次,david 没有再因为听到这叫他吃惊的乞求而停下,但是他的眼中依然露出了不敢相信的眼神。身下,容貌清纯如玉女一般的未婚妻,娇羞的,甚至在轻吟出这番羞人的话语时都不敢看向自己,只敢斜瞧着旁侧的方向。青色的发丝遮盖着她的部分容颜,随着她身体的冲击而颤抖。

  男人看着自己的未婚妻,看着她那在发丝遮挡下水润迷人的双眸。未婚妻的身子是那么的白,那么的美丽。微微的汗水在她的肌肤上映出,就好似太过娇嫩而挤出来的水液一般。男人骄傲着自己未婚妻如此美丽,骄傲着自己可以随意玩弄欣恬那对大而丰满的奶子,她的屁股,痛吻她的小嘴儿,她的一切。可以让自己的小兄弟插进她的小|岤里。

  david 凝视着自己的未婚妻,迟疑不敢相信地看着欣恬,惊异着她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语。

  「老公,求你,骂我好吗?」

  女人的手臂脱开了男人的脖颈,白皙的指尖转回,放在了自己唇边,和着那朱红的唇瓣碰触着,充满了让男人俯下身躯痛吻的诱惑。

  此时,似乎是因为这乞求太过羞耻,以至于欣恬都不敢去看david但是,就算再怎么处在兴奋中,david 也不可能就这么按照欣恬的话,去骂自己的女神啊!——别说是骂了,平时就算说话声大一点,他都会担心吓到欣恬。又或者说也不是吓到,而是因为面对着像欣恬这么独立性强,这么自我好强的女友,他真是有过因为彰显自己的大男子主义,而惹得欣恬连续数日都不理自己,不说一句话,就差点这么失去她的可怕经历。

  是想,在有过这种先例后,david 怎么敢对欣恬说出一点不堪的话语呢?

  「老公,求你了。求你骂我好吗?」

  可是,今日,当欣恬一声声哀求自己,那美丽的眼瞳中甚至因为这种乞求,羞耻的都有泪水流出后……「亲爱的,你怎么了?你没事吧?是不是我……」

  男人想说是不是因为自己太粗暴了,甚至都想抽身而起。但是欣恬却在那一瞬,似乎是听出了david 的误会,要从自己身上离开,赶紧用双腿夹紧了他的腰部。

  「不,是我……老公……我觉得自己好变态……但是……呜……我真的好想你骂我啊……」

  欣恬扭曲着心里的意思。实际自己那里是变态呢……又或者说自己确实想要david 骂自己,但那全是因为欣恬觉得自己对不起david ,而希望得到的惩罚,懊悔而已……

  下身处,女人奋力夹紧的修长双腿,夹紧了自己的腰部,亦让自己感到欣恬的小|岤是怎么似乎想要榨干自己的子孙一样,夹紧了自己的鸡芭,感到自己的鸡芭是怎么顺畅的顶到欣恬小|岤的最深处。而欣恬呢,在那一刻,她也清楚的感到david 的rou棒抵到自己的宫颈口处。虽然……似乎david 今天真是有些不行……

  但是在那一刻,她那似乎欠缺了什么的感觉也因为担心david 离开自己,自己的花芯被david 的鸡芭顶到而消失了——欣恬娇美的面容上,显出了一份似乎得到满足,纤细的眉头微微颦起,欲生欲死的享受表情。

  「唔……」

  女人的口中,发出了一声动人呻吟。而男人瞧视着自己一直视如女神,如自己最爱的骄傲一般,爱她甚至胜过自己的生命的欣恬。他看着欣恬,用自己的理智告诉自己,绝不可以说侮辱欣恬的话语。但是同时,他又那么受不住未婚妻的眼泪,哀求。

  「好好,你别哭了,我骂就是了……可是……我说什么啊……」

  谁说过书到用时方恨少来的?也不是没骂过人,没吐过脏字。可是这一刻,要用到自己的女神身上时,david 的脑子里居然连一句肮脏的话语都想不出来。

  「贱货……老公,你骂我是贱货吧……」

  「什么?」

  david 再次露出着不敢相信的眼神,但是,当他看到欣恬,看着她再次侧过脖颈,因为说了这番羞耻的话语后,美丽的双眸中含满泪水——一粒粒晶莹的泪珠,顺着欣恬攀上了羞红的脸颊,一直落到粉白色的床单上面。甚至就连她洁白的颈部,喉部处的肌肤,都因为那哀羞的抽泣,而显出了哽咽时的抽动。

  男人再次迟疑起来,几乎就要立即否决。但是,心中的女神在哭泣!而且为了怕david 离开,欣恬更是用自己的双腿使劲夹紧了david 的腰跨。曾经在中学时学过舞蹈,虽然现在每日上班,但是形体的爱护,每周瑜伽健身等等也没有少过的欣恬,有着让david 惊叹的腿力。当她那双看似没有什么力量的粉白双腿,牢牢夹住自己腰部后。那无法想象的用上了瑜伽练习成果,在双腿夹紧同时,尽力分开耻骨、唇瓣,让着david 的rou棒毫不费力的深入进自己体内,进到那湿润的小|岤的洞底。

  「嗯……」

  蜜壶里,汁水充溢,是那么温暖,舒服。哭泣的女人,身体的舒爽,让david终于忍受不住的,小声的念出了一声,「贱货……」

  一声话语,念出的声音是那么小。但是听在欣恬耳中,却是好似一把皮鞭狠狠抽在心上一般。

  「呜……」

  再也忍止不住的泪水像是倾泻出来一样,从欣恬都有些红肿了的双眸中流出。

  说了,你终于还是说了!欣恬在心内大声的喊着。你终于还是说出来了!

  「亲爱的!你没什么事吧?我我我……」

  被欣恬哭泣的样子吓到的david 脑中混乱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不,我好开心……」

  欣恬却在那哭泣中,使劲的用手抹去眼泪,尽力的向david 挤出一抹开心的笑容——这一刻,她的笑容是那么强迫,僵硬,她的心里是那么的痛,自己对不起david 对自己的爱……

  自己活该被他骂做贱货……但是同时,她又真是希望david 可以骂自己,就好像这样可以让自己稍微感到安慰、忏悔一样。

  「亲爱的,骂我啊!继续骂我吧!大声的骂我吧!」

  女人动着自己的丰满的臀部。丰盈的美妙肉臀随着腰肢的旋转而扭动,连带着她那两片耻瓣之间,汁液淋漓的蜜|岤也是一样蠕磨着david 的rou棒。湿润的肉|岤,那一道道被自己的rou棒挤开,却已然存在的肉褶,顶端之处和宫颈口碰触在一起的gui头,被着欣恬蜜|岤最里部,一小片比别处的腔道更绵密、凸起的内壁夹磨……男人发出了因为控制不住而粗重的呼吸。

  「贱货,贱货……」

  一声声的话语,如一把把刀子一般切在自己的心上,身上。可是,欣恬却还要装作喜欢被骂的受虐狂一般,磨动着自己的双臀、纤腰,动着自己的双腿,用自己湿润的小|岤酥磨着david 火热的rou棒。男人灼热的rou棒在女人的小|岤内,感受着无法形容的激烈刺激,就好像要被挤扁榨干一样……

  女人的面上尽力露出着微笑,心里在哭泣。但男人却不能感到这个真相,他只能感到自己的rou棒在欣恬尽心服侍下的舒服,他望着自己的未婚妻,欣恬美白的小脸上布满喜悦的泪痕,美丽的娇躯上两团大大的美||乳|随着身子的蠕动而轻轻颤抖,纤细的腰肢,因为主动动起而显出一道微微折痕的光洁小腹。最为要命的,是那小|岤里的蠕磨……

  男人的呼吸愈加粗重,同时还有的,是刚才被欣恬的要求吓到的身体,又开始了动作。

  「贱货!贱货!」

  男人一声声的骂着,身体又开始在欣恬的裸白娇躯上驰聘。阴阜处,女人黝黑的牧草和男人鸡芭根除的毛发棉连在一起,分开的唇瓣吐露着男人湿湿的棒身,淋漓的汁液,不断抽锸进入,刮蹭着女人娇嫩的密唇,摩擦着那些耻肉。

  在david 的使力下,欣恬本来是微微荡起的双||乳|又开始了如波浪一般的抖动,一双修长玉腿夹紧的腰胯下面,男人不算粗亦不算细的rou棒一下下深扎到她的小|岤里面。rou棒的gui头被小|岤里的肉褶摩擦,让男人愈加发狂。而女人也是一样,感受着未婚夫的鸡芭摩擦着自己小|岤里的敏感点,竖长的棒身在刺下之时形成的弯曲,粗棱的gui头摩擦着蜜|岤里面最要命的那处敏感点……「唔……」,那一下下的抽锸是那么让欣恬想要快点到达高嘲。

  在未婚夫的骂声中,欣恬微微张合的小嘴里止不住的发出的呻吟,那姿态是那样的销魂蚀骨,让david 愈加的把持不住。

  淋漓的蜜汁从着欣恬双腿间,那两片在男人的抽锸下充血肿胀的蜜唇间不断滴落,沾满了男人rou棒末端的荫毛,亦沾湿了欣恬股缝四周的白嫩臀肌,一直流淌到身下的床单上面,浸湿了粉白色的床单。

  「老公,老公……啊……我爱你!……啊……我是贱货……啊……」

  女人在男人的胯下似是不知羞耻的大声呻吟着,碎念着。男人猛烈的动作着,但是,这还不够,不够……

  「亲爱的,在骂我,骂我是娼妇……是勾引人的贱货……」

  欣恬不知羞耻的念着,叫着。在david 一下下的冲刺下,她尽力的让自己的小腹吸尽空气,使得那本就极为丰满的奶子,看起来似乎更加肥大,随着后背的弓起,向上抬升,就好像要违背那细嫩皮肉的粘结一般,甩动着。两粒殷红的草莓亦是一样惹眼的,随着她高亢的呻吟,就好像在两团奶油蛋糕上面的樱桃一般,猛烈的甩起。

  细密的汗珠在欣恬白皙里泛着微红的肌肤中渗出,在她不知羞耻的叫声中,也已经陷入刺激里面的david 随着他的要求——似乎也有一些心底里的气愤,就如那日一样,我视你如珍宝,可是你怎么可以这样羞辱自己的气愤——而大声的骂了起来。

  「贱货!娼妇!勾引男人的表子!你是不是觉得这样很爽啊?」

  「是的!我很爽,老公!求你继续骂我!」

  david 的每一句话语,都让欣恬觉得自己的心在被割一般。但是,她却依然还是希望david 可以骂自己,让自己赎罪……

  「贱货!表子!」

  男人使劲的骂着,身子使劲的动着,被女人双腿夹紧的腰胯每一次的使力插进,都可以感到自己的只会受到很小的阻碍的,因为欣恬把耻骨使劲分开,可以一直进到蜜|岤的深处里面。滛靡的汁液裹满了他的rou棒,随着他的抽刺带出,化为了白色的沫子。而在他看不见的身后,欣恬那秀美的趾尖亦是蜷曲着,夹紧在一起。美丽的小腿上的裸白线条,亦似是要充分显示出未婚夫带给她的欢愉一般,随着男人壮硕的肩背一起,不可控制的颤抖着。

  「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