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啊……啊……」

  女人丢精的时间一般要比男人慢些,但只要干得她进入了高嘲期,她就会接二连三地一直丢精。晓红的滛精丢了又丢,接连打了几个寒颤。爸爸不顾一切地猛烈抽锸着,突地猛的一挺就伏在她的身体上,一股热热的jing液,正中冲进了她的芓宫口。

  烫得她又是一阵浪叫:「啊……亲爹啊……美死了……美死……媳妇……了……媳……妇……好舒服……哦……哦……嗯……」

  他俩泄精后都静静地紧拥着休息。直到婴儿的哭声惊醒了晓红,她才忙把她的小儿子抱在胸前,让他含着奶头,才安静了下来。

  爸爸也凑上去吸吮着另一个奶头,晓红爱怜地挺着胸脯喂养着这两个一大一小的宝宝,回忆着刚才激战时的美妙滋味。

  到了晚上我刚回来,妈妈也回来了,吃罢晚饭我和妻子回到卧室,一回到卧室,妻子晓红就扑了上来,对我说着:「老公,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

  我说:「是什么事情呢?」我伸手把她的两个ru房抓住,在白嫩坚挺的肉||乳|上便是一阵的揉弄,指头更是在峰顶捏捏抚抚。晓红浑身酸痒酥麻,陶醉地咬紧牙根、鼻息急喘地任我玩弄她美好的胴体嫩肉。

  她口中说道:「我让爸爸把我的Bicao了。你不会怪我吧?」「啊……」我大吃一惊,想不到晓红自已这么的说。

  「哈哈,你这个滛妇!让爸爸把你的这里给cao了?」

  我一只手突然从她的||乳|峰上滑下,穿过那平滑的小腹、黑茸茸的荫毛,接触到她迷人的桃源洞口。唷!滛荡的晓红。连内裤都没有穿呀!只觉得她的阴阜上蜷毛柔软,两片肥嫩嫩的荫唇已热胀着,中间一条深深的肉缝早已马蚤水泛滥,摸在手里温烫烫、湿粘粘的。

  我再把手指头往她洞内一插,便在滑嫩的马蚤水泛滥肥Bi中扣扣挖挖、旋转个不停,逗得她阴壁的嫩肉收缩、痉挛地反应着。晓红酥胸急速起伏、满面娇红、浑身雪肌轻抖着,嘴里小声的说:「你是不是怪我?」

  我说:「当然不怪你了,继续说。快讲讲你们是怎么搞的?」我问着晓红,内心却已开始兴奋起来,猴急般的听着晓红原委道来。我们就坐在床上,我继续把一只手留在她的短裙里,摸到了她的荫毛,yin水弄得湿滑的肥Bi!

  我另外的一只手则扯开了她的衣服,放到了她的ru房上轻揉着||乳|头,晓红就开始讲给我听……我的鸡芭握在晓红的手里,她边讲边套弄我的鸡芭,我也摸着她的ru房和屁股。

  当她讲完后又接着有自言自语到:「上次妈妈不是说爸爸不行吗,做的时间很短妈妈也兴奋不起来,可是今天爸爸做的时间很长呀,也不行妈妈说的那样呀?

  虽然爸爸的鸡芭没有你的长,没有你的粗,也没有你做的时间长,但还是可以的呀,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我听完也兴奋的快要射出了我的jing液,想不到我的晓红和爸爸还有这样的经历,不过我一点也不吃醋,我同时也感到莫名的兴奋和刺激,没想到爸爸对儿媳也会忍耐不住,看来我们家要开始要热闹了,呵呵。想到这我对晓红说:「这有什么难的呀把妈妈找来问一问不就清楚了吗!」

  晓红低着头满脸通红的小声说:「找妈妈来?让妈妈知道那多不好意思呀,要找你去找吧,我可不好意思。」

  「呵呵,做都做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放心,妈妈不会怪你的,反而妈妈还会很高兴的!」

  「真的,吗妈妈不会怪我?」

  「你放心,我都不怪你,妈妈怎么会怪你呢!反而妈妈可能还会奖赏你呢!

  你要是不信,你就把妈妈找来和她说说看!」

  「真的吗?这是为什么呀!」

  「小傻瓜,这你还不懂?我分析呀,原来呀爸爸有早泄的毛病,每次和妈妈zuo爱,都是还没等妈妈兴奋起来达到高嘲爸爸就射了,所以妈妈就对爸爸有怨言,时间长了爸爸也就有了自卑。和妈妈zuo爱,心里的负担就加重,越怕时间短,caoBi的时间就越短,时间这么一长了爸爸就形成了这么个早泄的毛病了,如今呀因为你把爸爸的早泄毛病给治好了,你说妈妈会不会奖赏你?」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呀,你怎么会懂得的这么多呢?那我以后还能继续和爸爸caoBi吗?说真的和爸爸caoBi我从心里感到真的好兴奋好刺激呀,小Bi里的水也不知道哪来的这么多,爸爸一摸就淌出了好多呀,把我的内裤都给整湿透了,所以刚才我也没有穿,嘻嘻。」

  晓红笑嘻嘻的搂着我扭着身子小声的说:「可以,怎么不可以呢!咱们就是要寻求生活上的刺激,在生活上寻找不断的新的刺激,你和爸爸caoBi我不会反对的,反而我还忽而支持你的,我想妈妈也会同意的,将来我们一家四口人在一个房间里caoBi,你说那该有多么的刺激呀!」

  「那好啊,那我就去找妈妈来说一说,看看什么时间咱们一起在一个屋里caoBi,你和爸爸比一比看谁的时间长,我和妈妈比……嗯……老公、我和妈妈比什么呢?嘻嘻……」晓红听我说完高兴的笑嘻嘻的说。

  我用两手揪着晓红的两个||乳|头笑着说:「傻丫头,你想比什么就比什么,但你现在去吧妈妈找来,和妈妈说一下爸爸的情况,也许妈妈还不知道呢?再看看妈妈是怎么想的呢?」

  「好吧,我现在就把妈妈找来,那让不让爸爸也来呢?」晓红问。

  「我想先不能让爸爸来,看妈妈怎么说,然后也说吧!」

  我说着。晓红听我说完就一转身下楼找妈妈去了,我看着小红转身离去的身影,笑着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说:「这傻丫头,穿那么短的裙子上爸妈的房间连个裤衩也不穿,那岂不都露出来了?」

  一想象着爸爸cao晓红的样子,我的鸡芭就硬了起来,那裤子直起了个大大的帐篷,没办法我只好把长裤脱掉,只穿了个短裤坐在床上,粗硬的鸡芭很不安分的从短裤里探出半截身子看着房间里的摆设。

  不一会就看见妈妈和晓红推门走了进来,我看见晓红的脸红红的,妈妈的脸也是笑微微的,眼里含着无限的春意,进屋后看见我只穿着一个短裤坐在床上,又粗又大的鸡芭一般露在了短裤的外面。

  妈妈和晓红分别坐在了我的两边,晓红低着头用手握着我那露在外边的大鸡芭小声的说:「刚才我全都和妈妈说了。妈妈说上来和你商量一下。我们就上来了,老公,你看怎么办呀?」

  妈妈的眼睛看着我那粗硬的大鸡芭嘴里说:「军儿呀,晓红刚才都和我说了,这死老头子,和我做的时候不到两分钟就射出来就软了,可是却能和晓红cao这么长的时间,难道他这个毛病真的好了?要真的好了,那可真的不错呀,那咱们一家人就可以在一起caoBi玩了。你说呢军儿?」

  我被晓红用手撸我的鸡芭撸的心里痒痒的,于是伸出两只手一只手抓住了妈妈的大ru房上的||乳|头,一只手抓住了晓红的||乳|头,同时用手指捻着说:「妈,我分析呀,爸爸在部队里也没有个女人,因为长时间没有cao过Bi,节假日回家来和你caoBi那肯定的是要早泄的。你不仅不安慰他,还埋怨他,时间长了爸爸的心里就有负担了,慢慢的就养长了早泄的毛病,但今天晓红在给孩子喂吃奶时他看见晓红的ru房感到很是刺激,在他冲动的时候他不考虑什么了,他也就没有什么负担了,所以他caoBi的时间也就会长了,我想如果还能这样下去的话,那他的毛病慢慢会好的。」

  妈妈听我说完问:「那该怎么办?还让晓红和他caoBi?你同意?」

  「没办法呀,我看只有晓红才能治好他的毛病,我不同意能怎样?我是你们的儿子,爸爸和妈妈你们能幸福,也就是我们的幸福,让他cao几下Bi又能怎样?

  如果没有你们把我生下来,那晓红的Bi还不知道是哪个人cao呢?你说是吧晓红?

  」我用手抓着妈妈和晓红的ru房说。

  「死老公,你说什么呢?我就是你的人,我的Bi就是让你cao的,没有你也就没有我了,咱们就是一家人啊!」晓红偎在我的怀里用她的小手撸着我的鸡芭撒着娇说着。

  「那还需要怎么办才好,你说,军儿,妈听你的,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妈妈不知不觉的也把手伸进了我的短裤里抓着我的卵蛋轻轻的揉着说。

  「这么办,咱们还都装着不知道,让晓红继续穿着小衣服在爸爸的面前给孩子喂奶,看爸爸还有什么反映,晓红,如果爸爸还是要和你caoBi,你不能太直接的同意,你还是需要含蓄着让他得逞,同时你还要不断的刺激爸爸,让他的脑海里没有什么负担,如果能这样再有几次的话,就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妈妈等过几天我和晓红在房间里caoBi,你装着什么也不知道上楼,然后你在下楼把爸爸拉上楼让他看我们caoBi,你再慢慢的挑逗爸爸,看爸爸有什么反应,如果爸爸反映正常,不妨你们就在我们的门口进行,如果顺利的话用不了多长的时间,爸爸就会正常起来的。」

  「如果你爸爸正常起来的话,咱们一家四口可以在一起caoBi吗?」妈妈红着脸问。这时晓红也抬起头期待着看着我。

  「可以呀,怎么不可以呢?如果爸爸妈妈不反对我当然很愿意了呀!呵呵!」

  「呵呵,真的是我的好儿子。那就这么办!」妈妈一听我同意了,和晓红对着眨了眨眼睛,又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

  晓红这时红着脸轻轻的说:「老公呀妈妈想和我们在一起caoBi,咱们好长时间没有和妈妈在一起caoBi了,我也很想和妈妈一起让你cao我们,行吗?我觉得这样真的好刺激呀!老公?」

  晓红趴在我的怀里用嘴吸吮着我的鸡芭说。我看了看妈妈,妈妈红着脸低着头只是用手轻轻的揉着我的卵蛋也不说话了,我把左手伸进妈妈的胯下一摸妈妈的肥Bi早已是湿的一塌糊涂,yin水泛滥成灾了,我又把右手伸进晓红的Bi上一摸也是那样湿乎乎的一片。

  我轻轻的亲着妈妈的连说:「我早就想和你们一起caoBi了,这些日子我好想cao妈妈的肥Bi了。」

  「好啊,你就想着cao妈妈的肥Bi,那我的Bi就不肥吗?就不想cao一cao的我肥Bi吗?」晓红假装生气地说着。

  「想、想啊,怎么不想呢?我媳妇的Bi不仅肥还嫩呢,不仅我想连爸爸都想cao呢!呵呵!」我笑嘻嘻的连亲代说着。

  「宝贝!摸够了没有?妈妈都等得都不耐烦了,乖儿还慢吞吞的,快点来吧!

  」妈妈道。

  「妈!等一下嘛!让我先和你们调一调情,等你们的浪水多流出来一些后,我再开始给你们一顿痛快的美食。」

  「宝贝!我们都听从你的,可是你只有一条宝贝,我们有两个人,咱们应该是怎样玩好呢?」

  「妈!你放心吧!我自然有办法,会使你们同时痛快,绝对公平,一视同人,同尝甜头。不过咱们要小点声,别让爸爸听见喽,他要是知道了那可就不好办了!」

  「好!好!我们听你安排。你放心,你爸爸他出去散步去了,孩子也睡着了。

  」妈妈笑着爬到床上一把搂住我,然后同我热吻一番,妻子则用手摸着妈妈的肥大的屁股。

  「妈妈受不了了吧。」妻子把手从妈妈的屁股上拿了下来,手的上面粘满了一下滛液。妈妈滛荡的笑着,然后趴在了妻子的旁边亲吻着妻子的嘴唇,撅起了屁股。

  我把手伸进妈妈的衣服里握住了硕大的奶子揉起来。妈妈也主动解开衣扣,摘下奶罩,两个大奶子垂在胸前。我双手捧起来把奶头吸进嘴里。妻子先是嘻嘻的笑,但看着看着也来了马蚤劲,脱光衣服凑过来,她拿起妈妈的手放在Bi上。

  妈妈的手在晓红的Bi上摩挲着,手指抠进去挖弄。「我媳妇真的很马蚤哟。年纪轻轻Bi都有点黑了。老实说和多少男人cao过Bi了。军儿你也太顺她了……」

  「还没让他cao呢你就帮他说话,妈,你不也让很多的男人cao过Bi吗。舒服就可以了。我爱老公他哟……」

  「好了都别说了。我们今天好好玩。你俩都是我的好老婆。我们不如在床上好好玩吧。」我说着搂着她们婆媳俩躺在了床上,我和妈妈各自脱衣服,妻子早就脱完衣服躺在床上等待着我们。

  妈妈和晓红并排着躺在了我的左右,于是我用双手,左摸右揉,她们也互相玩弄着奶子,使得妈妈和晓红欲火高炽,yin水直流,妈妈抱着我的脸吻个不停,晓红手握我的大鸡芭,捏揉套弄,小嘴不停亲吻其小腹及荫毛。我被妈妈和晓红上下其手抚弄,欲火上升,鸡芭粗长暴涨,全身热血沸腾。

  我跪伏在她们身下,欣赏母女俩的Bi。年龄不同。Bi的颜色真的不同。妈妈的Bi毛还是那样浓密乌黑而细长,可能是身经常自蔚的缘故吧,大荫唇显很肥厚,上面长着短短的绒毛,深褐色的小荫唇布满褶皱从大荫唇里露出来翻开在两边。

  Bi口就象张饥饿着的大嘴巴。

  妻子的Bi我看的多了,还是粉红粉红的,所以没有仔细欣赏,我伏下头把嘴贴在了妈妈的肥Bi上,舌尖在阴di上逗弄了一会儿就伸进Bi口环绕着舔起来,我的手也没闲着,插进妻子的Bi里。

  相对比较起来妈妈的Bi好象还是要肥大些,真的是俗话所说的那样,瘦Bi好看,胖Bi好玩,一点不错。不多一会儿,婆媳俩的身体扭动起来。妈妈闷哼着:「好军儿,舔的我好舒服。」

  「他会cao的你更舒服呢。」妻子挑逗着妈妈。

  「那就cao我,快cao吧!」妈妈迫不及待了。

  我直起身,把鸡芭顶在Bi口上正要猛插下去,妈妈却说:「别急,先慢慢进。」

  「为什么?」「自有妙处。」

  我依言而行于是翻身上马,另一手握住我的大鸡芭,然后对准了妈妈的肥Bi的入口,先以大gui头轻磨一阵,使gui头沾满滛液。接着我一沉腰粗大的鸡芭猛的一顶,「滋」的一声,鸡芭慢慢的挤进Bi口,哇,好紧。

  鸡芭刚一进去,被撑开的Bi口就收缩了,环绕着卡在冠状沟里。我继续向里挺进,大鸡芭整个cao进了妈妈的肥Bi里。仓促中gui头同妈妈的荫毛缠在了一起,我也没有发现就这样插了进去。

  荫道壁似乎是紧紧贴在一起的,随着鸡芭的深入而慢慢的撑开着,我的鸡芭被紧紧的包裹着,果然妙不可言。插到底了,似乎顶住了芓宫,我开始抽送。妈妈又指导我:「你慢慢的全部拔出来,再慢慢的插进去。」

  我照她的话做起来,真的很美妙。妻子跪在她妈妈的脸上方,妈妈一边享受我的鸡吧的抽锸,一边为她的儿媳舔Bi。

  「啊!好军儿,你的鸡芭真硬真热,我的Bi好痒啊,快一点呀!」妈妈叫了一声,然后开始前后晃动着屁股一抬一抬的迎合我的鸡吧。我快速的cao起来。当我有点气喘的时候,突然感觉她的荫道强有力的收缩,紧紧的夹裹住我的鸡吧。

  妈妈双手搂住我的屁股让我趴在她的身上不让我动了,我静静的感受她的荫道有节奏的收缩带给我全身的快感,如果不是她搂着我不让我动,我恐怕就忍不住射了。

  晓红的手伸到妈妈的胸前摸着妈妈的ru房,这时妈妈又翻身坐了起来,然后转身用手拄着床面,像动物交配那样跪在我的身前,晓红立刻挪到了妈妈的身体下,嘴叼住了妈妈的||乳|头。我一边抽动着一边把手指插到了妈妈的肛门中。

  「啊……啊……啊……好舒服……快快点……」妈妈说着。

  晓红躺在妈妈的下面,脑袋伸到我和妈妈性器官的结合处看着我的鸡芭来回抽锸着妈妈那肥厚的大Bi同时伸手抓住我的睾丸轻轻的揉擦着,我只感到阵阵的酥麻从睾丸传到了gui头上。

  大概过了6、7秒钟,妈妈荫道的收缩慢慢的停下来。「舒服吗?」妈妈问我。「当然!真是前所未有呀!」我真的第一次体会这样的滋味。老Bi也别有味道。

  「傻孩子,瞧你美的,你看妻子都吃醋了。来晓红,趴在我身上,让他一起cao我们两个吧。」

  妈妈让妻子趴伏在她的身上,两腿分开跪在她的胯骨两边,她的腿大张着,我cao!婆媳俩的Bi一上一下,一反一正的张着嘴等着我的鸡吧。

  「不偏不向,每人50下。」我对她们说。说完就把鸡芭插进妻子的Bi里。妻子被鸡芭刺得「唉呀!」了一声,娇躯直抖。

  我在晓红的Bi里cao够50下后,就抽出来插进妈妈的Bi里。她们婆媳嘴对嘴,胸对胸,舌尖缠绕着,奶子碰撞摩擦着。我cao的大汗淋漓,快要坚持不住了。

  突然,婆媳俩几乎同时大叫:「哇!来了!」这时,我的鸡吧正在妈妈的Bi里,她荫道的夹裹比上一次更有力,我狠插了几下,就在妈妈的Bi里喷射了。

  第二天是星期三,我和妈妈都借故出门走了,家中只剩下爸爸和晓红在家,今天的晓红穿着一件半透明的睡衣,抱着婴儿从卧室里走出来。

  爸爸看见晓红出来就先把房门关好,返身就把晓红搂抱在怀,一阵热吻,吻得晓红全身颤抖,说道:「爸爸!等一下再亲嘛!让我让孩儿吃了奶,等他睡着了我们玩起来才不会有人打扰,那样才能尽兴。」

  「对对对!你不说我还忘记了,那你就先让他吃奶吧!」晓红坐在床边,将胸衣拉开,露出二个肥涨饱满的ru房,爸爸双眼注视着大奶房,一边用手逗着小孙子,一手去抚摸另一未授||乳|的ru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