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虐妈妈(1/2)

加入书签

  在洗澡的时候,她跟我聊起来,她叫做仁蕙,是个政要的情妇,因为那名政要喜欢x虐待,所以她顺便自己开情趣商店。但是最近因为政要很忙,几乎没有来过,所以今天才会按耐不住地跟我发生关系。但是她希望我以后可以常常来。

  在我临走的时候,她开车帮我送了两箱的东西到我家里,并且在我临走的时候,给了我一万元。

  经过两个月的暑假之后,我已经充份地开发了妈妈以及仁蕙成为我的滛兽,而且现在我经常带着妈妈到仁蕙的地方去滛戏,每次都把两人搞得精疲力竭才罢手。

  上一页返回首页下一页

  文心阁倾情制作

  文心阁首页->文心书库->内裤奇缘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畸情~8家庭聚会

  作者:风景画

  第一章母子乱囵

  我叫伦仔,今年23岁,属马的。自从三年前结婚以后,我就沉溺在xing爱里了。

  我的妻子叫小琳,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高耸的ru房,雪白的皮肤,最妙的是,她下面没有毛。由于没有租到房子,所以我们一直和爸妈妈住在一起。

  那是一年前的事了。有一天我下班路过影碟店,老板说:“来了新片,要不要。”

  我说:“什么内容啊?”

  “A片,新到的,乱囵哦!”

  我看封面还可以,于是就买了一张。回到家,发现只有妈妈一个人在打扫卫生,我问其他人哪去了,妈妈说他们出去买东西去了。由于急着要看买的A片,我也就不多说,直接就回到了卧室。

  打开影碟机,把碟子放了进去然后把声音调小。不一会,屏幕上出现了几个大字「乱囵家庭」接着就出场了好几个男女。看他们的样子肯定是一家人。

  紧接着,就是脱衣服性茭!爸爸把鸡芭放在小女儿的嘴里,不断的抽动,女儿一边舔着大鸡芭一边用手捏爸爸的卵蛋。

  “爸爸,你的鸡芭好大啊,我都快喘不过气了……”

  “贱人,谁叫你停下了?快点吃,爸爸的鸡芭好吃吧?哈哈……!”

  旁边正在被爷爷和儿子干着的妈妈发话了:“你还是小心点,女儿还小啊!”

  儿子听见了,用力在妈妈的ru房让捏了一把,“少废话,你被两根鸡芭干着都还不满足吗?”

  看到这里,我的鸡芭已经高高的耸立了,手不自觉的就摸向了硬硬的鸡芭。看妻子还没有回来,只有先自己解决了。

  我站起来去拿润滑液,忽然发现卧室的门开了一条缝。难道……妈妈来看过?

  我忽然觉得如果我们一家也像电视里那样该多好啊!我故意把电视的声音调大,然后拿过润滑液,抹了一些在手上,就开始手yin了。我装着很陶醉,眼睛却看着门口。

  果然,不一会妈妈就出现在了哪里。她趴在门上看我手yin。妈妈在看我手yin,这让我感到越加兴奋了,只几分钟就射了精。看我射完了精,妈妈就离开了。

  我把衣服整理好后,就出来上厕所,路过客厅是发现妈妈已经不在了。来到厕所时发现厕所门是虚掩的,我也没有多想就推门走了进去。

  刚一进门,我就怔住了:妈妈正被着我在手yin!她的裙子已经脱到地上,内裤丢在了洗衣机上,一手挽住衣服,一手不停的揉她的阴沪“哦……哦……干我……哦……”

  我发现已经四十几的妈妈并不出老,相反她的身材很好。我悄悄的走过去,拿起妈妈的内裤,发现底部是湿的,妈妈显然在偷看我手yin的时候就已经湿了。

  妈妈根本没有注意到我已经进来,她正用手指当作荫茎使呢!我的鸡芭又硬了,涨得我难受,于是我把它拿出来,悄悄的走到她的身后,一把抱住她,暴涨的鸡芭抵在她的屁股上。

  妈妈显然是被我吓到了,马上反手来推我,不想却被我把手给捉住了,并慢慢的引到了我的鸡芭上,“妈妈,你看我的鸡芭有爸爸的大吗?让我来帮你解决吧。”

  妈妈的手一接触到我的鸡芭,鸡芭就又长了几分。“啊……不要,儿子,不要……我是你妈妈呀!”

  “不行,今天我一定要干你!”我学着电视上的说。说着,就把鸡芭往她的肉缝里塞。

  妈妈被我吓到了,“我求你不要,我可以给你kou交,但是不能进去。”

  “好吧。”我放开妈妈。她转过身,蹲下去,然后我就感觉到鸡芭进入了一个温湿的地方。

  妈妈渐渐的有了状态,她不停的用舌头舔我的gui头,一会又不断的舔我的睾丸,一会又不断的用嘴抽锸我的大鸡芭。由于刚刚射过精所以我很久都没有出来,妈妈还休息了一会。

  最后我感到要she精时,将妈妈的头紧紧的按住,浓浓的jing液差点把妈妈呛得咳嗽。完了以后妈妈叫我不要把今天的事告诉其他人,我答应了她。

  到了晚饭时间,爸爸和小琳回来了。两人手上什么也没有,却有说有笑的。我问他们买了什么,小琳告诉我他们在路上看到电影不错就去看电影了,真是乱弹琴。

  晚饭以后,我和小琳早早的上了床。我把今天买的影碟放出来小琳看,小琳看得津津有味。最后我们学着电视上的姿势干了一回就睡觉了。

  刚睡下,就听见隔壁爸妈妈作爱的声音。这是小琳把我紧紧的搂住说:“看来你爸爸一点也不老,还可以坚持这么久!”

  “他厉害,他厉害你找他作爱啊!”我冲口而出。小琳不高兴了,一宿无话。

  第二章杂物室的聚会

  第二天星期六,早上我睡到11点才醒。醒来事小琳已经不在身边了,我慢慢的往洗手间走去,路过厨房的时候,发现妈妈穿着一件半透明的睡衣在做饭。高耸的ru房隐隐的露了出来。

  我走过去,从后面抱住她,双手不客气的摸上了她的ru房,在她脸上轻轻的吻了一下:“小琳和爸爸呢?”

  “他们在杂物室。”

  我的手慢慢的滑下,经过妈妈平坦的小腹,最后停在了她的阴阜上,轻轻的揉着她的阴di。妈妈开始兴奋起来,停下了手里的事:“不要这样,儿子,妈妈受不了了。”

  “呵……恩……快停!我没法做饭了。”

  我在她耳边轻轻的问到:“昨天晚上和爸爸干了吗?要不要我帮你手yin啊?”

  “不要……不要……”

  我嘿嘿一笑,送开了手,进了洗手间。等我洗完澡出来的时候,还是不见小琳和爸爸,只有妈妈一个人在忙。我于是往杂物室走去。

  要到门边的时候,我听到小琳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爸爸,你的鸡芭好大啊。”然后是一阵滋……滋……的声音。

  我急忙从门缝里开进去,一幅滛荡的画面出现在我眼前:小琳的衣服已经脱掉了,露出了她雪白的ru房,黑黑的阴沪。

  爸爸的手按在小琳的头上,而小琳的嘴巴里正含着爸爸的鸡芭!小琳好像陶醉在爸爸鸡芭的味道里了,她不停的添着爸爸的gui头,还不时添着马眼,手也一直捏着爸爸的阴囊。

  顿时,我感到一阵怒火,鸡芭却不争气的站了起来。于是我忍住了破门而入的冲动,反而是悄悄的蹲了下来。蹲下来以后,我发现小琳的另一只手正揉着自己的阴di。

  “啊……真是一个表子!”我慢慢的把手伸向了裤裆。这时候,爸爸让小琳站起来,趴在一个木箱上,然后把自己已经涨的青筋怒现的鸡芭慢慢的送进了她的荫道。

  “……啊……好爸爸,快点啊……动……快点动啊……让我好好的享受你的大鸡芭……”

  “舒服吗?……小贱人……烂表子……让我代替儿子干死你!”

  “……好……啊……厉害……啊……快,快点……对……对了,好爸爸,你真行,早知道,我昨天就不拒绝你了。啊……”

  我忍不住了,挺着鸡芭就跑回了厨房。妈妈发现我挺着一根硕大的鸡芭冲了进去,感到很惊讶:“你在干什么?”

  “快跟我来……”我一把扯着妈妈就往杂物室走。

  到了门边,妈妈也听到了里面的滛声浪语,我把门缝悄悄开大,让妈妈能更清楚的看见里面的情形。妈妈显然很吃惊,正想叫出来的时候,我捂住了她的嘴巴,然后左手就摸上了她的阴沪,一摸之下,发现妈妈的阴沪里已经满是yin水了。

  妈妈瘫在了我的怀里,她的阴di已经硬了,呼吸也急促起来,脸上红晕一片!我粗暴的脱掉妈妈的睡袍,把她那迷人的身体露了出来,妈妈已经不能站立。

  于是,我把她放在地板上,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摸进了妈妈的荫道,来回的抽锸,左手摸上妈妈的ru房,嘴巴也吻了上去。

  这次妈妈没有拒绝我,很快她就把舌头伸了过来,我们就这样在杂物室的门外不停的亲吻和抚摩。妈妈的手一下子就抓住了我的鸡芭,上下套弄。这时,我右手的抽锸更急了,左手也捏住了||乳|头。

  妈妈受不了我的轮番进攻,小声说道:“乖儿子……妈妈受不料了……快把你的鸡芭给妈妈……妈妈的小逼逼痒啊……快干我吧……乖儿子快来干你的妈妈……”

  我飞快的脱下衣服,爬上了妈妈的胴体,鸡芭在妈妈潮湿的肉缝了来回抽动。妈妈一把抓住我的鸡芭,往她的阴沪里送,我顺势一挺,鸡芭就进到了妈妈的荫道里。

  顿时,一种温柔的,湿湿的感觉包围了我的鸡芭。妈妈的荫道已经不是很紧了,不过很湿。我大力的抽送,鸡芭不停的在妈妈的荫道里进进出出,把她荫道内壁的红红的肉都带得翻了出来。

  就在这时,屋里小琳的滛叫声越来越高,“快,快点啊……好爸爸,快……我要出来了……干死你的媳妇吧……啊……啊,啊……干我……快点干我……啊……”

  爸爸抽动的速度越来越快,一阵急急的抽动后就趴在了小琳的背上。爸爸慢慢的把鸡芭从小琳的荫道里面抽了出来,一股白色的jing液随着就流了出来,顺着小琳白皙的大腿流了下去。小琳转过身,把爸爸的鸡芭从新含到嘴里,用嘴巴把爸爸的鸡芭添得干干净净的。

  “小贱人……口技还挺好的……爽死我了……怎么样?……我还行吧!”

  我在妈妈的身上不停的耸动,双手把妈妈的ru房都快揉扁了。妈妈越来越兴奋,嘴里不断的叫着我的||乳|名。双腿把我紧紧的夹住,渐渐,我感觉要she精了,想要爬起来。

  不料妈妈却不让我起来:“不要,儿子,不要拿出去……就射在妈妈的芓宫了……妈妈需要你的jing液……”在妈妈滛荡的话声中,我轰然把我的精子送到了她的芓宫了。

  我慢慢的从妈妈身上爬起来,妈妈也顺势坐了起来,然后用嘴把我的鸡芭轻轻的添了一遍,一股yin水和jing液的混合液体慢慢的从妈妈的荫道里流到了她的睡袍上。

  就在这时,门忽然打开了,爸爸和小琳从里面走了出来。

  “你们……在干什么?”

  “怎么?你让爸爸干,我就不可以干妈妈了吗?”

  小琳显然知道我已经知道了她跟爸爸的事情,脸一下子就红了,不再说话。倒是爸爸机警一点,走过来说:“既然大家都知道了,那以后大家就方便了嘛!”说着,转过身问妈妈:“老婆你爽吗?我们的儿子还行吧。”妈妈嘴里还含着我的鸡芭,就轻轻的点了点头。

  爸爸转身牵过小琳的手交到我手上:“现在我把她还给你。”

  第三章家庭聚会

  自从知道了爸爸和小琳的关系后,家里就一直充满了滛荡的气氛。我们经常在周末开一个家庭聚会,在聚会上,我和爸爸可以随意的和小琳以及妈妈滛乱。

  有一次,我和爸爸的鸡芭分别装在妈妈的荫道和屁眼里,小琳也吃着妈妈的ru房。到我和爸爸都she精的时候,妈妈都射了五次了。

  还有一次,我把妈妈平放在沙发上,然后从正面狠狠的干她,小琳骑在妈妈的头上,让妈妈舔她的滛逼,小琳嘴里却含着爸爸的鸡芭,最后我们一起泄了,我射在了妈妈的肚皮上,爸爸射在了小琳嘴里。

  小琳一滴不剩的全不吞了下去,还用嘴把爸爸的鸡芭舔得干干净净。爸爸看见妈妈肚皮上我的jing液,竟然毫不犹豫的伏下身吃了起来。

  经常晚上睡觉的时候是和小琳在一起,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却发现是妈妈在我的身边。错乱的生活一直让我们充满的性趣。

  有一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和小琳干完了就躺在床上。小琳用手握住我的鸡芭,我却一直在捏她的||乳|头,这时,我忽然想起来问她:“你和爸爸究竟是怎么开始的?”

  小琳白了我一眼,“不说不可以吗?”

  “不行?”

  “不说今天晚上就不让你睡觉了,我会用电动棒棒干死你。”

  “其实,从我嫁给你开始,我就发现你爸爸老是不停的看我。特别是人家穿的性感的时候,爸爸的眼睛就从来没有离开过我。有一次,我穿着睡衣在沙发上睡着了,不小心把腿露了出来。醒来时发现爸爸坐在对面的沙发上,眼睛一直往我的大腿看,手却在隔着裤子摸他的鸡芭。我暗暗的好笑,又不好意思打断他,只好装睡。他不停的揉他的裤裆,最后居然拉开拉练把他的鸡芭掏了出来。我一看,嘿,居然不比你的小。然后他就看着我手yin,不断的套弄,直到把一股白色的jing液射出来。有些还射到了我的小腿上。”

  “你是不是存心在勾引爸爸?要不然你怎么回穿着睡衣在沙发上就睡着了,还把腿露了出来。当时露到了哪里?”

  “我也不是存心勾引他,只是好玩而已。我还记得当时睡着的时候睡衣是穿好了。至于后来露到了哪里,我想都不重要了,以为从爸爸的那个角度,可以把我的全部都看见。”

  “什么全部?”

  “就是荫毛啊,阴沪啊,还有什么?我想是爸爸偷偷的给我把睡衣揭开的。”我感到鸡芭在小琳的手里越来越大了,我手上的力也渐渐的加大,小琳开始用手刮我的gui头。

  “你说你当时兴奋了吗?”

  “兴奋了,兴奋了,我当时恨不得爸爸把他的鸡芭送进我的小马蚤逼里来,狠狠的干我。”

  小琳把我的手按住,然后把它引到了阴沪上。我把两根手指往她荫道里一挖,挖出了些我刚才射在里面的jing液。

  “干我吧,好老公,人家被你捏上来了,快点来干我……”话还没说完,小琳就一个翻身骑到了我的身上,我的鸡芭早就是昂首向天了,她扶正鸡芭,滋……的一声就坐了下去。

  然后小琳就疯狂的动了起来,几下重重的抽动,搞得她yin水四溅,嘴里也开始叫起来:“好老公……我爱你……干干我……对……狠狠……的干我……我被你干死也心甘情愿……快点……快,人家里面好痒啊……痒,老公快来给你的马蚤老婆止止痒啊……”

  小琳叫床的声音好大,一双ru房也随着她的运动而上下跳动。我一手捉住它们,狠狠的捏……正在这时候,妈妈一丝不挂的走了进来,“你们想吵醒你们老爸吗?”

  我狠狠的顶了几下小琳,揉着她的ru房说:“马蚤妈妈,怎么了?是不是想儿子的鸡芭啦?”

  小琳娇呼了一声:“妈妈,快来,我两一起把阿伦的鸡芭弄软!”

  妈妈笑了笑,没有说话,直接就上了我们的床。妈妈一眼不眨的看着我的鸡芭和小琳阴沪的结合处:“阿伦你真强,妈妈又想和你干了!”说着,她开始摸小琳的ru房。

  于是我抽出手,把小琳的肥||乳|让给了她。妈妈摸了一阵,就趴下了和我接吻,光滑的舌头在我嘴里一阵乱串,然后吸住我的舌头,美美的吃了好一会。

  我从妈妈的香舌中回过气来,问她:“告诉我,你让爸爸的鸡芭进过屁眼吗?”

  妈妈狠狠的打了我一下,“谁像你那么好色啊!”

  “啊……哈哈……原来我的妈妈不好色!”

  妈妈坐了起来,好像生气了。然后爬到了小琳的背后。小琳这时已经累了,正套着我的鸡芭在休息。我捏着她的阴di。

  “够了吗?我要干妈妈了,她的yin水都快淹死我们了。”小琳却忽然动了起来,并且一连叫了几声不要,我正在不解,妈妈笑着说话了:“怎么样?屁眼的滋味?”

  原来妈妈趁我和小琳说话,把一根假棒棒送到了小琳的屁眼里。小琳好像很痛苦,一直不停的扭动,但是,动了几下以后,她居然开始呻吟了,“我好充实啊,屁眼好涨……哦……老公你动啊……”

  妈妈用假棒棒在小琳的屁眼里不停的抽查,我却在前面顶,在两面夹击中,小琳一下就丢盔弃甲了。当她满意的从我身上下来时,荫精把我屁股底下的床单都打湿了。妈妈却在舔那只假棒棒。我一把拉过妈妈,伸手一摸,哈……她已经湿透了。

  “亲爱的妈妈,你想儿子的鸡芭吗?想的话儿子就给你,不过有个条件,你要叫我亲亲老公。”

  “可是,你是我儿子啊。”

  “你说在床上还是在家里?”

  妈妈叹了一口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