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淮北营风气初更新平北城夫妻终相会〔二〕(1/2)

加入书签

  新的淮北首府原是徐州的一座古城,现在重新命名为平北城,在保留了古城原来的西北两面城墙之外,在东南两个方向延长了数里,修建成长十五里,宽十二里的大城。

  卢八娘远远看到宽宽的护城河,高大的城墙,不由得赞美了一声,“好雄伟的平北城!”

  司马十七郎心中是非常自豪的,这座城由数万兵士及俘虏用了几年的时间才修好,期间调用的物资无数,他固然用了不少心血,但卢八娘的功劳也并不小,他由衷地说:“若没有王妃,也不能如此快地建好新城。”

  走过南门护城河上的金汤桥,进了写着平北大字的正南门,马蹄在铺了古板的街道上发出清脆的嗒嗒声,很快就到了坐落在平北城的中心的淮北王府。

  淮北王府完全是用青砖砌成,院墙又高又结实,具备很强的防御功能,算得上是城中之城,鹤立于周围的一群建筑中。王府内的结构图卢八娘早就看过,所以虽然是第一次迈入,但已经有了一种熟悉感。

  其实各处王府的布局都有一定的规制,也颇为相似:进入正门后的第一重大殿是司马十七郎处理政务的地方,殿名正泰,高大雄伟,用来举办大型的活动和正式的朝见等,两侧的偏殿则是日常所用,也是王府内最先修好的房屋,司马十七郎早已经入住了。

  中轴上的第二重大殿名为雍和,按常规为淮北王日常起居之所,最后一重则是淮北王妃的寝殿,东西两侧配有一些附属建筑和花园等。

  与过去在英郡王府相同,卢八娘带着孩子住到了中间的殿内,空出了最后的内院正殿。她事务繁多,住在内院会很不方便,更主要的是她不想给司马十七郎留下太多的自由空间。

  司马十七郎从不插手内院的安排,他也习惯了与王妃和儿子们生活在一起,看到殿内免不了要乱上一会儿,便邀卢八娘,“我们带儿子们到正泰殿坐一会儿。”

  “你带儿子先过去,我想先看看薛侧妃可否安置好了。”卢八娘这次前来把薛侧妃也带了过来,她成功地让司马十七郎心塞后也给自己增加了一个负担,鉴于薛祺娘的情况,根本不放心将这个人单独留在淮北大营,只有带在身边。于是卢八娘简单把自己殿内的事务布置下去,便去看薛侧妃的院子。

  司马十七郎差不多忘记自己还有这样一位侧妃,闻言不置可否,一手牵着一个儿子走了,“父王带你们去看看新王府。”又向卢八娘道:“事情让下人做,你看看就先回来吧,我们等你一起吃晚饭。”

  卢八娘应了一声,向后院走去。她早已经为薛祺娘在东北角选了一处幽静的小院,并派人事先准备做了初步的准备,又将宁姑姑派去跟了祺娘一路。看到祺娘及贴身的几个下人已经顺利地搬入建好的院中院,各色物品也都齐全,又嘱咐守卫人员要小心谨慎后才离开。

  这边司马十七郎正在考较旭儿的学问,还让他写了一篇字,见卢八娘进来满意地说:“旭儿果真聪慧。”想到捷儿一定要了一只笔涂鸦,便又赶紧说:“捷儿也聪慧得紧。”

  捷儿便扔了笔把他涂成一团黑的纸拿给卢八娘看,“母妃,你看,你看!

  卢八娘笑了,两个儿子在一起就是这样,吵吵闹闹的,又特别有趣。自己若是有了什么烦心事,只要与他们在一起,过了一会儿便会笑颜常开。

  司马十七郎也是满脸的笑意,“今天我让军中杀羊庆祝,一会儿就能送来,我们吃羊肉喝羊汤。”

  司马十七郎和卢八娘的孝期还没有过,依礼法他们还不能吃肉,但是两人都没有真正遵守。卢八娘是从心里没有把齐王的孝期当一回事,她的饮食完全依旧,但当然会瞒住外面的,而司马十七郎出征后也没有再坚持素食,要去打仗的人不吃肉哪里有力气?

  眼下的新王府就在离羯人与氐族相距不过百里之地,正是淮北的最前线,司马十七郎将王府设在此处正是要亲自守国门,保社稷。在战争随时就可能爆发的地方,根本就不可能严格按照孝中繁文缛节去做,而且这也是礼制所允许的。

  送到王府的羊肉与军士所食的完全一样,用大大的行军锅煮出来的,除了盐外几乎没有其它调料,卢八娘挑剔地尝了一口,觉得味道很鲜美后又夹了一块吃了,司马十七郎看着她的表情笑道:“怎么样?这时候的羊特别肥嫩,根本不用多加调料就非常好吃。”说着自己也大口地吃了起来。

  旭儿和捷儿食欲一向好,他们吃饱了就开心地在父王和母妃两个人的陪伴下玩了半晌。

  终于两个儿子都睡了,殿内静了下来,司马十七郎的手在卢八娘的脸上轻轻抚过,“整整一年零九个月的时间啊!”

  他们分开有一年零九个月了,最长的一次分离。

  “以后我们不再分开这么久了,好不好?”卢八娘也抬起手放在十七郎的脸上,细细摩挲着。

  “好,我们再也不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