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 衣锦还乡(八)(1/2)

加入书签

  c_t;????第八章衣锦还乡八

  许攸傲然的‘挺’直了身躯,昂首阔步的踏入了袁术的大帐,丝毫不理会身后纪灵那压迫‘性’的气势,对大帐四周按刀而立,杀气腾腾的亲卫更是恍若未视。(?广告)。更多最新章节访问:?。

  进了大帐,看到高踞上座,傲慢不以为礼的袁术,许攸也不生气,而是微笑着一礼,道:“公路别来无恙乎”

  “许子远”袁术按刀而跽,微微提高了声调:“足下若是前来叙故旧之情,请恕袁某身负禁卫之责,无暇招待,还是请回吧”

  许攸哈哈一笑,他看得出,袁术虽然想竭力装出一副声‘色’俱厉的模样来,奈何又怕闹出动静,声气不敢太大,结果那让人一听就听得出是刻意压住的声调,与他狰狞的面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反倒呈现出一副‘色’厉内荏的样子来。

  “公路这是要下逐客令吗”许攸不顾袁术那想杀人的目光,径自坐到了一旁的席上,敲了敲面前的几案:“故人来访,难道连一杯水酒也不肯招待吗公路何太无情”

  许攸这一番颇为惫赖的行为,倒让袁术很是无奈。他松开了刀柄,坐回到座位上,沉声道:“许子远,你不远千里赶来中山,想必不是专程来找我叙旧的吧若你要说的,还是当日的妄言的话,那还是乘早闭口罢,省得我动手,坏了你我之间十数年的‘交’情。”

  许攸却没有直接应答,而是对‘侍’立在‘门’口的纪灵喊道:“这位壮士,可否为我打一壶酒来,润润喉咙燕地风大,我这一路而来,已是口干舌燥,烦渴难忍了。”

  纪灵不敢搭话,而是望向了袁术,在得到袁术的首肯之后,这才转身出了营帐。

  “哼,足下此刻口干舌燥,都这般的伶牙俐齿,待会润过喉咙,还不知道要说出怎样的析辩诡辞来”袁术狠狠的瞪了许攸几眼。

  许攸仍不应答,坐在席上气定神闲的等纪灵为他端来了酒,斟满了杯,缓缓饮完之后,这才从容不迫的说道:“公路所料不差,我此来,还是如上次会面时一般的说辞,因此,有些话,我也就不再重复口舌了。我只想问,这么久了,公路难道还没有想明白吗”

  袁术再次紧张的直起了身躯,左手按上了刀柄,紧紧的抓握着,手背上青筋毕现。而此刻他的内心深处,更是如鼎沸一般,上下翻腾起来。

  当日许攸携襄楷来访,襄楷那个术士虽然装神‘弄’鬼,说得玄乎,可袁术知道,那不过是危言耸听罢了。然而,许攸不愧是他知根知底的老朋友,一番话,鞭辟入里,直接打中了他的要害。

  如今,看似一帆风顺的袁术,实际上,在仕途方面,已经进入了一个瓶颈期,需要遍历卿守,苦熬资历,才能有进一步的发展。

  这对寒‘门’子弟来说,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成就了,可对世家公子出身,好高骛远,野心勃勃的袁术来说,却还不够。尤其是被袁绍盖过了风头后,他就更不满足了。

  可是,想要从现在的职位上得到超擢重用,要么就得结好中官,通过中官的举荐,得到皇帝的青睐,要么就是结好弘农王,然后通过弘农王背后的重臣、外戚两大势力,一力提携,方能得偿所愿。

  然而,这两条路都行不通。前者,袁术年轻气盛,多少还有些士人风骨,不屑为之;后者,一来他得罪过刘照,与刘照不和,二来,袁绍正是通过这个途径迅速腾达起来的,而且已经俨然成了何氏一党的重要人物,袁术就算走这条路,也不见得能压过袁绍去,所以,他就更不愿意选择后者了。(

  那么,还有第三条路吗

  有,许攸告诉他,还可以废黜今上,另立天子,而且另立的这个天子还不是皇子弁,而是另有其人,到时候,凭借拥立之功,袁术自然可以傲立于朝堂之上,加官晋爵,甚至将袁绍踏在脚下。

  这听起来的确很美好,可惜,几乎没有半点成功的可能,差不多就是一张画饼罢了。

  “子远”袁术终于换了一个比较亲切友善的称呼:“我当然想过,也想得很明白。你们的图谋,不过是水中捞月罢了。自来废黜天子,要么是有顾命重臣一力为之,如霍光王莽故事,要么是坐拥雄兵以武力篡夺,如七国故事,你们不过纠结了几名儒生术士,就想行此逆天之举我袁术虽然愚笨,但也不至于相信你们的这几句鬼话”

  “哈哈哈哈”许攸仰天大笑:“公路啊,富贵险中求,不冒天大的风险,怎么能得来泼天的富贵要是有霍光、王莽这样的重臣,废黜天子自然不是什么难事,可这功劳,还有公路你的份吗至于雄兵吗,我虽然没有七国十数万虎贲之众,但也绝不是你口中的几名儒生术士那么简单。”

  袁术闻言,震惊之余,又觉得不敢相信,于是他急切的问道:“不知子远有何凭恃”

  许攸却再一次的笑而不答,只是安闲的坐在席上,悠然自得的啜饮着美酒。

  袁术知道,许攸这是要等他表态才会进一步告诉他更多的内幕,他转了转眼珠,狠狠的一咬牙根,道:“子远今上昏弱,宠幸阉官,致使朝政败坏,民怨沸腾,我袁氏四世三公,海内人望,行伊尹霍光之事,有何不可弘农王黄口小儿,矫情自饰,外托亲贤之名,内怀妒忌之心,我早就与其形同水火,至于那婢生子,哼,我与他更是誓不两立我之所以迟迟不肯表态,并非不愿与子远共图大事,只是担忧子远手中的实力不足哇”

  “公路真愿与我共图大事”许攸追问道。

  “当真”

  “如此甚好,不过,公路此前屡屡推拒于我,如今虽然应允,但其中的诚意,却让人难以尽信啊”许攸意味深长的说道。

  袁术登时暴怒起来,一脸“你特么逗我”的神情,可不等他将怒火发泄出来,许攸便借着说道:“公路勿恼,废立乃是大事,其中牵涉到不知多少人的身家‘性’命,我不能不谨慎行事,故而也就不能将详情尽数告知公路。公路只需知道,此次举事,有王冀州全力襄助,手中的兵力,与扈从的卫兵不相上下。”

  “原来你拉拢到了王文祖王芬字文祖”袁术恍然大悟。

  “非也,此次谋事,本就是王冀州为首,襄公矩襄楷字公矩与我,不过是‘门’奔走效劳之人罢了。原本,我等只是计划,一方面由王冀州拉拢本州的豪杰之士,准备起兵,另一方面则由我联系四方的忠义之士,四方响应,特别是京师之内,若有人能够响应,里应外合的话,则事半功倍,大业一举可成”

  听到这里,袁术不由得嘿然道:“你最先想到的响应之人,恐怕就是袁绍那小子吧”

  许攸脸‘色’略有些尴尬,他叹了口气,道:“没错,袁本初是司隶校尉,不仅手握重兵,更掌管着幾内各郡的关防,有他策应,王冀州便可以挥兵直接杀到洛阳城下。唉,可惜他正与何氏一‘门’打得火热,不肯加入啊还有曹孟德那家伙,他手中掌管着数万黄巾降卒,一旦征发入伍,便是强兵悍卒,若得他相助,王冀州手中的兵力就更充足了,可他也早就成了弘农王的心腹之臣,谨慎起见,我都没敢去游说他,生怕一转身,这个消息就会被他告知弘农王。”

  袁术嘿嘿冷笑,笑声中说不尽的讥嘲之意。许攸不以为意,道:“幸好天不佑

章节目录